山水画家陈迪和房县野人谷采风 接受专访

时间:2016-11-25 09:02 来源:今日房县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文、图 / 龚成龙 高书文

编者按:“趁著春衫游上苑,要求国手教新音。”古人将在某一领域居于全国最高水平的人称作“国手”。当下,什么是国手呢?在围棋界,是专业“九段”;在书法界,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在美术界,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这样的国手,房县有多少呢?据县文联统计,截止目前,县内有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2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1人;还有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17人,湖北省美协家协会会员4人。无论在层次上,还是在数量上,在十堰各县市区都位居第一。第三届全国楹联书法篆刻大赛季军;全国第二届手卷书法作品展入展;第26届湖北省摄影艺术展摄影记录类铜奖……房县“国手”们以自己的技艺和修为展示着“房县情怀”。

“家有梧桐树,自有凤凰来。”近年来,北京、西安、深圳、武汉等地书法家、画家来房县交流日渐增多。11月20日,湖北省国画院院长陈迪和一行8人来到房县。记者对陈迪和进行了专访。

陈迪和

山水画家

方笔山水画创始人,国学理论学者。1962年生,湖北阳新人,湖北大学毕业,现任湖北省国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江山行”画家组主席、湖北省书画研究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陈迪和在房县创作

记者:您是方笔山水创始人,但是你这次在房县创作的松风水韵图和山晴图这两张画作,方笔只用在了栏杆、山石等局部造型上,与之前几乎笔笔方笔的画作相比,方笔使用并不突出,这是有什么讲究吗?

陈迪和:方笔是毛笔的一个笔法。毛笔笔法分圆笔、方笔和散笔,但不论是方笔还是散笔,最终还是以圆笔为主。之前的一些画专重于对方笔笔法的研究和探索,基本上连用方笔进行创作。这并不代表每张画都是这样,中国画还是以圆笔为正统。而不管圆笔方笔,都只是一个形式和载体,能用来表达中国画的笔墨就行了,不是非要专守一个风格,一成不变。所以,现在画画是圆笔、方笔、散笔兼用,根据具体情况,随时变化。

记者:到达房县的当天所作的松风水韵图看起来并不是房县的景色,采风后所作山晴图也是将挂榜岩、村舍、路边的柿子树抓取结合在一起,都不是实景?

陈迪和:中国画本身就不是画一个具体的物像的。中国画是表达中国文化的一种形式,是通过物像传达它的精神和文化思想,比画具体的物像高尚得多。如果仅仅是描述一个具体的物像,那就是一个画匠,一个艺人。

陈迪和在房县野人谷镇采风后创作《山晴图》

记者:怎样算是一幅好画,怎样算是一个好画家?

陈迪和: 中国画要立足于传统文化。现在很多人将中国画与西方的油画、水彩相比,这是有问题的。西画是看什么摹画什么,是一种技艺、技巧。中国画不一定追求表面的形逼真,而是在表现精神的情况下,表达出很多天地、人文各方面的理念的东西。这就是画以载道。

这个“道”就是中国文化表达的最主要的东西,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道”包括天道和人道。天人合一,就是对人类、社会、自然各方面规律的探索。中国画家不是拿笔在画什么东西,而是拿笔在讲道理。所以能传达出这种中国文化内在精髓的画才是好画。

画家首先是一个文化人。我们从前的中国画,“诗书画印”是其构成的四大元素。这其实也是构成中国古代文人的四大元素。无论是诗人、书法家、画家,“诗书画印”都是必须具备的东西。中国画与文学、书法等各方面都是通的。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是通过这四个方面传承的。后面又加了琴、棋,也是通的。中国画画家不光只是作画的匠人,还必须是个大文豪,是个学者。古人的画叫文人画,现在大多数呢,都是艺人画,以前是大文豪,现在叫艺术家。中国文化中,以前的艺人地位很低,文人地位很高。艺人是只有手头的,没有脑袋的。而脑袋是掌握大局的。现在很多都是艺人,不是文人。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跟现在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缺失有关。

记者:到底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

陈迪和:中国传统文化包罗万象,但有一个中心:育人文化。就是让一个人成为“人”。这是我们文化的积淀。每个人都成为一个“人”的话,社会就和谐了。育人就是育社会。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文化一直在传承?中国文化几千年一统下来,没有断。我们说家族文化、民族文化、四海之内皆兄弟、天下一家,都蕴含这个道理。

中国传统文化也是规律文化、道德文化。“道”就是自然规律,“德”是按自然规律办事。“道德”从行为上看,是一个方法论,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方法。从表现来看,是一种社会精神。一个人要按道德来办事,知道来龙去脉,判断是非曲直,接下来应该怎么搞,就清楚明了了。现在把“道德”只看作精神层面的东西,看作行为举止应该怎么着的问题,就非常狭隘了。精神层面的道德要求归根结底也是按规律办事:你爱人,人才爱你;你尊重人,人也尊重你。中国文化是一切从根本出发,解决源头问题。

中国文化是哲学。不管是中国的文字、书法还是绘画,第一步,都是教你这种哲学思想。比如书法运笔,是行为哲学。写一横,运笔先左后右再回收,如太极,在某个范围之内,不能出,就是教你做人做事要在一个度里面,不能过头,也就是中庸。一个“人”字,也是教你只有相依相靠互相支持才是人。每个汉字都有自己的含义,其结构、笔画、组合都有哲学思想蕴含在里面。

陈迪和在房县创作的《松风水韵图》

记者:刚讲到诗书画,有“书画同源”的说法,也有“诗论高于书论,书论高于画论”的说法,你怎样理解?

陈迪和:中国的诗书画印都是用来表达中国文化“道”这个核心的载体,书法绘画都是用毛笔创作,所以无论是传达的内容,还是技法方面,书画同源。

但往往“大道无言”,那些真理性规律性的东西是很难表达出来的,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只能感觉它。就本体而言,作画是最难的。书法要表现的是文字造型和“道”,文字有语言的功能,有固定的形态,而绘画只能通过无范式的造型表达出“道”。

然而就表现形式而言,就反过来了。用语言表达出最真理的东西,相当难,很多作家一辈子都是零,许多大文豪大作家一辈子也就一两句。比如苏东坡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讲的就是规律问题: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人要跳出事物来才能客观看清楚事物本身。还比如“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讲的是人要心胸大,视野广,才能看到更多的东西。这些都是看似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多少人说不出来呀。因为它总结了社会人事各方面的规律,总结了别人没有总结的东西,拿出了人类生活的共同经验。这种符合规律的、真理性的认识,才是精华。五千年来多少文人墨客,有多少人能留下来一句半句?所以这个难度很大。而书法可以借助文字造型,绘画则完全是具象的可以通过线条感知。因此就表现形式来看,诗又高于书,书又高于画。

记者:关于“道”和“技”,是该先以“道”引领“技”的发展,还是先夯实“技”,再寻求“道”的领悟,也是房县年轻书画家们的困惑。你认为该如何处理“道”和“技”的关系?有先后之分吗?

陈迪和:有先后。“道”不是知识,是切切实实的人生体验,是悟,不是一下子可以掌握的。肯定得先有“技”,没有“技”的话,怎么能够表达“道”的东西呢?只有你的技艺非常精湛、非常成熟,各方面运用自如的时候,才能通过“技”的东西来表达“道”的东西,所谓心手合一。古人十五六岁就成家,但是讲三十而立。成家后,上有老下有小,经历了人生要肩负的东西,才会慢慢有生活的体验,才可能有悟。而真正深刻体悟到人生道理,可能要到四十五十六十岁。这时才有境界,进入境界,才有“道”。没有“技”,悟出来也表达不出来。所以不能好高骛远,眼高手低。

但是,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道。如果只停留在“技”上面,没有“道”,那就是一个纯粹的艺人、匠人了。作为一个文人,必须要将“技”上升到“道”的层面。

记者:你是方笔山水画创始人,方笔的发展源头来自哪里?该如何处理传承与创新的关系?

陈迪和:首先,中国的文化,不论是书法、绘画、文章,都先学古人,二学自然。方笔是毛笔的一种笔法形态,以前没有专门的人研究它,但是都用这个笔法。比如隶书、魏碑、清代大家金农的书法。在古人的绘画中,方笔也常有出现,但画家们亦只是偶尔为之。我单独拿出来,进行研究探索,将其放大,就成了创新,丰富了毛笔的笔法运用,对中国画的发展应当是有益的。我的创新就是在继承中开拓。

其次,创新本身就是传统。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教你天人合一,因人而宜、因时而宜、因事而宜,不要守,不要一成不变,而是必须跟世事变化相一致。它本身就是一个教你创新的文化,但是这个创新呢?中国文化追求的是精神的东西,形式可以变,精神是不能变的。

只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容量太大、太深了,要有突破太难了,突破一点就非常了不起。中国文化追求的是永恒的真理性的东西。中国书画它是一种文化积淀。它不是跟你周边的几个人比,跟你所在的省里的书画家相比,跟全国的书画家比,你好你就真的好了。同一个时代的书画家,你不用比。因为可能一个时代里面都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好。中国书画家的造诣是在上下五年来比的,还要跟后五千年来比。所以你拿出来的东西,必须是真东西,对人类对社会有贡献的,是不变的,是对的,是能够丰富这一块的。所以中国文化人要有创新难度很大。文字发展五千多年,书画发展两千多年,要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和比较。所以,要创新还是要先模仿和继承。

记者:现在湖北的创作水平在全国处于一个什么位次?

陈迪和: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以一个时间点来对一个东西进行评判本身就不客观。湖北从历史来看,是楚文化的发祥地,也是中华文化的主要来源。近当代来讲,也处于思想文化发展的中心区域。从美学来讲,从文艺创新,到“八五”思潮,湖北是个闹得很热的地方。湖北的思想文化一直很活跃、很前昭;湖北的艺术家一直也是全国最为活跃的。在全国大的体系下,湖北始终处于领先的位置,是个美术大省、美术强省。

但一时的强盛不代表永远强盛,思想的活跃不代表一定就是对的,也不代表就不对,它不代表怎么着的问题。湖北的文化与当代整个中国的文化一样,都处于一边强劲发展、一边反思的进程之中。

记者:“湖北画家画湖北”活动已走进过近二十个县市,就你观察,县级文化发展生态处于什么状况?

陈迪和:由于我们国家之前的历史等各方面综合因素,各地之前基本上是一直经济发展为先。但是经济发展起来之后,文化就成为一个重点议题开始得到重视。各县级的文化发展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

记者:那县级文化发展的方向在何方?

陈迪和:本土文化发展。县级文化大体上就是乡土文化、乡村文化。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的根本是各个地域文化的发展。我们现在的文化事业在党的统一指导思想下,在有方向有质量有追求地发展。但从文化本身来讲,文化发展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各个地域发展之后,才有整体的发展。如果全国一个样,那是文化大消融,不是文化进步。

另一个,是建立新的文化传承形式。几十年来,我们国家前期是革命文化,近几十年是商业文化,传统文化丢的比较多。建国后,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平民社会的文化形态。在新的文化生态里面,就要找出新的文化建制、新的文化传承形式。现在需要培养出符合时代的、符合社会进步的一个新的文化群体,这个群体既能继承我们原有的传统文化,又能在继承中发展我们的文化。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记者:具体该如何发展本土文化?

陈迪和:一是立足于大文化根基,就是掌握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地方文化发展与中华大文化必须在一个体系内。

第二,把握当地文化的特色,这是当地文化发展的根本和主体。一个地方的山水、人文、历史情况,其来龙去脉都应该清清楚楚。每个地方的文化肯定也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宜,这就是地方特色。

第三,挖掘出精品、佳作,加强对外宣传和交流。我们处在经济时代,不能说饿着肚子去搞文化。文化是引导,但搞文化的同时也带动经济效益等其他东西, 当然更好。

记者:我们当地书画家该如何为本地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呢?

陈迪和:书画家不能整天想着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也不能想着地方经济为自己服务。当地书画家首先要把基本功练好。第二,必须团结起来,互相尊重、互相友爱,抱团发展,共同探索,共同研究,共同进取,这个很重要。一群人在很好的氛围里面,共同搞出来的东西肯定是有本地方特色的。拿出去,肯定跟其他的不一样。

有些地方的文化氛围不好,互掐,自傲自大。这只说明他自身有问题,自身文化底蕴不深、修为不足的人才会自傲自大。这也与现在艺术文化生态有关。现在都叫艺术家,艺术家可以自由奔放,你要求他有多深的文化积淀呢?但书法和绘画是一种文化,文化是有取向的,有规矩有法度,不能随便来,它传递的是道的东西。书法家画家首先是个文化人。

在文化的长河里,没有任何人值得骄傲,没有任何人可以说自己好的。你好不到哪里去。怎么可能与几千年的人比呢?自傲自大的人的文化修养、视点根本就没到那份上,他就不是个文化人,最终只是个艺人。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文化人,文化人的言行举止都是讲道理的,他首先尊重于万物。我们讲生命的“命”字,人一叩,叩拜于万物,敬畏万物,才叫“命”。不懂敬畏,连生命都不懂,还会有艺术生命吗?地方的文化人要懂得这一点。

记者:小地方环境有限,“请进来”少,“走出去”也少。对本地书画爱好者,你有什么学习建议?

陈迪和:首先,不要认为自己只是房县这个地方搞文化的人,不要认为自己是小地方的。如果把房县的风土人情搞好搞精,搞出一套自己的理论,那就是全国的专家、全世界的专家。第二,还是刚说的,地方的文化人要互相尊重,一个人是成不了事的,要通过集体的智慧,互相交流、促进提高。有竞争是好的,竞争不代表排斥。和而不同,这是文化发展的基础。同而不和,那就完蛋了。第三,对中国文化要有思考,搞清楚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把人类、历史、国家、地方包括自己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就知道怎么着了。来龙去脉就是文化。

另外,“大家”不在大城市。现在市面上都没有“大家”,都是场面上、地位上的“大”。“大家”在哪里呢?在历史里面、在书里面。所以首先要习古人。其次是思维方式。以前讲秀才不出屋,能知天下。孔子一辈子就走了中原边上的七个国家,现在人一年就能走完。现在人的信息量远远超过古人,住在北京与住在房县的大山沟沟里没什么区别,不存在大小城市小地方的区域问题,主要在思维方式。现在稀缺的是安得下来、静得下来。我偏安一隅,十年磨一剑,还怕磨不出来吗?三年就磨一剑了。但现在往往大城市搞不出来。

记者:采风之后,房县给你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陈迪和:房县山好水好人也好,历史积淀也很深,这个地方应该出人才。来之前知道房县是山区县,以为就是在山沟沟里。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块开阔的风水宝地。

房县很有历史积淀。楚国最早的祖先从南阳发配而来,房县可能是楚国最先形成的根据地。房县可能也是人类最早活动的地方,人类由高山经高原最后迁徙至平原地区,房县处于大巴山脉,也是迁徙最早途径的地方。这里的七里河遗址,也证明四千年前房县就有人类在此定居。

房县可以多角度挖掘本土文化。比如“流放”,流放不能作为文化,是个历史现象,但被流放者带来的东西,成为了这个地方的积淀。房县是唯一一个有特殊恩宠的流放地,换个思路,说明房县是个物华天宝的好地方,是个东山再起的地方。因为流放,房县人的性格、做人做事更加谨慎更加好,更加奋发图强,可以挖掘这个方面的东西。文化首先是积极的东西,消极的东西不能成为文化。

陈迪和与省国画院画家在房县野人谷景区采风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