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余逍遥做“诗仙”

——“纪念中国新诗诞生百年”我市部分诗人作品赏析

时间:2017-01-13 08:59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经百年发展,新诗已建立起从说到看、到读的完整体系,适合中国人的现代思维和现代言说,成为具有创造力的独立文学品种。值此“新诗百年”之际,本报会同市作协选发我市部分诗人的诗作,以志纪念,以飨读者。

编者按:中国新诗自1917年《新青年》刊载胡适等人首批白话诗发轫,迄今已有百年历史。与文言诗相比,新诗完成了一个彻底转型,断然将古典、精致、熟透的文言诗语转换为现代言说。经百年发展,新诗已建立起从说到看、到读的完整体系,适合中国人的现代思维和现代言说,成为具有创造力的独立文学品种。值此“新诗百年”之际,本报会同市作协选发我市部分诗人的诗作,以志纪念,以飨读者。

杰克罗素梗的临死告白

滕家龙

微信播报:22点40分,在人民中路人民商场门前人行道上,一辆白色宝马740撞飞一只狗狗。据目击者称,宝马女下车后先是查看一番保险杠上的血迹,接着走到奄奄一息的狗狗跟前狠狠踢了一脚,骂道:“贱命!命贱!”然后驾车驶去。围观者说,这是一只被人遗弃的杰克罗素梗母犬,看样子还在哺乳期。它一边极度痛苦地呻吟,一边用眼睛在人群中热切地搜索。10分钟后,它死去了。可是,它的眼睛没有闭上,微微张着被血染红的嘴,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上苍让我降生

唯一的理由

就是做你的守护和陪伴

在我的DNA里

满满的都是忠诚

盈盈的都是勇敢

唯独没有背叛

就连那一小点的聪明

也纯净得一尘不染

我不懂得富贵

也不会嫌弃贫贱

只要在不碍事的角落里

给我个小小窝和一点残羹剩饭

我就把一世不二的忠诚

谦恭地奉在你的脚前

主人啊

你就是我的生命逻辑

你就是我的大地和蓝天

我永远不会忘记

是你给了我一个家园

那时我来到世上才三十五天

是你赐给了我名字

“毛毛”,每次只要你一声轻唤

我的骨头都会酥软

你给我洗澡和梳理

一同在小区散步消闲

当你看书累了时

就会喊我给你衔去香烟

你带我去超市购物

让我跟你一起下饭店

你总是喜欢摩挲我的额头

有时也让我

在沙发上卧在你的身边

你带我去公园看花

还开车带我去郊外玩飞盘……

那是什么样的日子啊

风儿是那样轻柔

阳光是那样灿烂

对我来说 这样的日子

每一天都像是过节过年

我只能用热乎乎的舌头

和温顺的尾巴向你表白:

真心地谢谢你!谢谢天!

有一段时间

你是那样的烦躁和不安

你会长时间地守着电脑

不停地敲击着键盘

要不就是在房间踱步

一根接一根地吸烟

多少次忘了喂我

也不再陪我出去遛弯

接下来看见你装箱打包

往日安宁的家里一片凌乱

我猜想你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

可是,我只是一只狗狗啊

无法为你把烦扰分担

我只能躲在角落暗自啜泣

惴惴中期盼你能渡过难关

这是一个风雪欲来的傍晚

你一进门就喊:

“毛毛,走,带你去玩”

看见你多日少有的高兴劲儿

我的心里别提有多喜欢

我们开车来到郊外

你拿出我熟悉的银色飞盘

空旷的草地寒风阵阵

我却觉得特别特别地温暖

啊,不幸已经过去

生活又回到从前

你从衣兜里掏出香肠

一边喂我一边细语喃喃

你的眼里噙着泪水

温热的掌心摩挲我的额头

不知有几十上百遍

我正感到纳闷

你却使劲抛出了飞盘

我下意识地奋力追去

嚯,这次你抛得真够远……

当我刚刚叼起银色飞盘

突然,汽车引擎响了

再一看,你和汽车都走了

刹那间,我的脑际一片空白

我疯狂般地追 我疯狂般地赶

我歇斯底里地吠叫和呼喊

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我实在跑不动了

我太累了,我已经怀有孩子了

车身越来越小,车灯越来越暗

车子早已驶出了我的视线

大雪纷飞 朔风呼啸

在这死寂的旷野 

我,一只被遗弃的狗狗瑟瑟发抖

迷茫惊恐那是怎样的无助?

那是怎样的孤单?

可我没有抱怨,我只想说

主人啊,你可以不要我

可你永远是我的主人

即使我一生找不到你

我的心依然在把你守护和陪伴

城市的霓虹,城市的嘈杂

刺鼻的汽车尾气“千栋一律”的高楼大厦

使我的视力下降嗅觉也不敏感

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水马龙

让我在恐惧中更加眼花缭乱

我的皮毛脏了

褐色眼圈中间到脑际的

那道白色分隔线早被污染

我杏仁般的眼睛迷蒙了

黑亮的眸子不再清澈明净

我的尾巴也无法竖起 像往日

旗帜般骄傲摇摆招展

在这繁华的城市里

人们开始叫我“流浪狗”

其实,我每天的奔波

都是在寻找我们住过的地方

更是期盼你能出现在我的眼前

可是,快二十天了

我还没有找到你

也没有找到和你一起居住的家园

有时我栖身废弃的工棚

有时在待拆的破房里度过一晚

任何一声轻微的响动

都会使我心惊胆战

饥饿,干渴,长夜的苦寒

最难忍受的还是对你的思念

三十天过去了,四十天过去了

大雁已经北归,燕子在新柳间呢喃

有天晚上,我又寻找到一个地方

一股熟悉的气味令我浑身打颤

这不是你和我的小区么?

啊,这是我们的家园

7栋3单元2楼!

我不顾一切跑到门前

按捺住激动扒门叫门

门缝里露出似乎熟悉的嫩脸

“狗——野狗”

女士高声惊叫

没等我缓过神来

屋里边冲出一位壮汉

他扬起手中硕大的棒球棒

狠狠地朝我打来

要不是楼梯扶手挡住

我不死也得伤残

我匆忙逃离

壮汉死死追赶

高声大叫着:有疯狗,快喊保安!

许多窗子亮了 许多窗子开了

窗子里伸出许多

小大人、半大人、老大人的嘴脸

有的指手画脚 有的怒发冲冠

我不是疯狗我是“毛毛”

我在这里住有将近两年

主人去哪儿了?

我真的成了丧家之犬?

噢,那位女士,我们多次遇见

你一边夸我漂亮,好乖

一边向我的主人抛着媚眼

噢,那位壮汉,我不是疯狗

只是有点脏、有点饥渴

最要命的是整日里提心吊胆

噢,人们哪,动物中是

狗狗最早与人类相依为命

陪伴你们已有一万四千年

那时,你们没有今天这样霸道

你们的祖先依穴而居

行动笨拙食物短缺

刚刚才会简陋的语言

物种间的分野

也不像今天这样明显

狗狗忠于上苍的安排不离不弃

始终无怨无悔守护着你们的生命和家园

洪水泛滥

野火蔓延猛兽袭击 天崩地陷……

狗狗从不会独自逃离有时拿生命发出警报

再大的突发凶险

狗狗从来总是冲在你们前面

死心塌地和你们一起躲避

一次又一次的灾难

在那漫长的岁月里

谁知有多少狗狗,为你们

死去,或是终身伤残?

在你们辉煌的进化史里

狗狗们也许没有丰功伟绩

可我们真的献出了全部的忠诚和勇敢

今天,你们却容不下我这条小小的生命

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

无情地把我驱赶

你们可以不喜欢我

但不要伤害我

因为我也是一个古老物种

地球同样也是我的家园    

我的五个孩子们出生了

偏偏在这最不恰当的时间

这是他们的宿命

由不得人也怨不得天

在另一个小区楼房下面的防潮层

洞口隐蔽阴湿黑暗

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得益于我的直系祖先

200年前,杰克罗素牧师

培育出狗狗的一个分支——

会在地洞里驱逐野兔狐狸

机敏热情有耐性的白色梗犬

我们曾为人们的狩猎增添多少乐趣?

在法兰西在英格兰在世界各地,

陪伴你们优雅的消闲唉,

洞里没有阳光没有草垫

为了能喂饱我的孩子

我四处寻觅食物和水源

最令我揪心还是孩子们的安全

上苍啊,

给我一点时间吧

不要让人们看见洞口

累死苦死让我把他们养满月

那时,请你赐给他们

一个善良的主人和一个温暖的家园

不久,洞口还是被人发现

于是,白酒瓶啤酒瓶

砖头石块旧皮鞋……

洞口前堆了一片片

最是那楼上泼下的开水

真让我惊惧得魂飞魄散

这天午后,洞口聚拢不少人

商量着怎样把我们驱赶

有说烟熏,有说火烧

有说喊警察一枪毙了

有说捉住卖给火锅店

一个智慧的声音说

堵上洞口饿死它们

多么干脆!多么简单!

一片喝彩声里

洞口被堵上了

洞里更黑更暗

我使劲地刨使劲地拱

鼻头裂了爪子淌血

石块太硬太大了

看来我们只能死在里边

一天、两天,孩子们

发出阵阵凄厉的呜咽

暗夜里让人毛骨悚然

人们啊,

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狗狗

从来不会把你们的利益侵犯

你们是尊贵的高等动物

怎么有些行为

比低等动物还要下作和低贱?

主人啊,

今生怕是再也不能与你相见

历历往事萦绕我的心间

记得那天晚上陪你散步

一辆疾驰的摩托车

醉醺醺地朝你冲来

我扑过去拖住他的一只脚

摩托车倒了,

我的左前腿骨折了

让我庆幸的是

你一切平安

还有一次在小区的花园

你读书陷入沉思

一条土公蛇悄悄向你逼近

我不顾一切冲过去与它缠斗

土公蛇逃走了,

我的脖子却被咬伤

你抱起我直奔宠物医院

清理、排毒、包扎

注射昂贵的抗毒血清

硬是从死神手里夺回我

连医生也不停地把你夸赞……

是啊,你和我有多少故事

虽然相处还不到两年

我身心疲惫,总是产生幻觉

一会儿听见你的声音

一会儿看见你就在眼前

洞口传来一位大妈的声音:

“咋说也是生命。作孽啊!三天了。

狗狗,我扒开洞口

你带着娃娃逃命吧

这儿有碗水还有一些剩饭

”洞口打开了,

脚步渐行渐远夜色渐浓,

人们都已睡去

我才敢爬出洞口

吃了大妈留下的食物

回到洞里把孩子们奶了一遍

大妈说的对啊

要换个地方,

这里已经太凶险

我跑出小区奔向大道浑身阵阵发冷,

四顾一片茫然

哪里才能找到能容下我们的一个小窝

哪怕它再破再烂?

是啊,狗狗何等渺小

像诸多已经消逝的物种

这一天,也许不会太远

这时,我忽然听见:

“毛毛——毛毛——”

是你在喊,

就在马路对面啊,

真的是你么,

主人会不会又是我一夜又一夜的梦魇?

啊,真的是奇迹么,上苍    

会不会又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妄念?

我急忙从斑马线上奔过去这是你的训导,

每次跟你上街

你总是反复叮嘱过马路

一定要走斑马线

突然,一辆轿车疾驰而来太快了,

我实在是来不及躲闪……

我的腑脏全被撞碎

我的骨头全被撞散

血从我的口鼻中不停涌出

我知道,我要死了

这没什么,

宝马女不是说狗狗天生贱命!

注定命贱!

唯一的担心我那些幼小的孩子怎么办?

唯一的遗憾我无法继续寻找你了

再也不能把你守护和陪伴!

天上好大好圆的一个月亮

月亮里好俊好美的一个你

你的手里还拿着那个月亮般的银色飞盘

我真想扑进你的怀里

可是,我站不起来了

不能陪你一起去郊外游玩

一阵浓浓的乌云飘过

月亮不见了,你也不见了

好生的上苍沉默不语

我依然无法闭上企盼的双眼想你,

就是想你!

我的主人,这是毛毛

和我那些未满月的孩子今生今世最后的呼唤……

(作者系市作协主席)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单页阅读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