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阳,人类的“老家”

时间:2017-02-15 08:59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曲远河人(即考古命名的“郧县人”)发掘于1989年5月18日,这是轰动世界的一天,完整的远古人类头盖骨化石出土,是极其稀有的。考古大家贾兰坡先生乐观估测为300万年,属南方古猿一族,应与非洲的“路茜”同一岁月。

兰善清

考古学家们目前尚未发现人类先祖如此依赖、如此不离不弃地走过了一个完整进化链的地方,而他们在郧阳发现了,他们非常惊奇,无比感慨,不禁发问:这里是女蜗的摊场还是亚当夏娃的伊甸园?

长江黄河之间的这块北纬三十度的地方,人类先祖发祥地。

一个足迹接住一个足迹,坚实的步履历历在目。他们在此呈现的进化轨迹,让世人不得不承认这里写下了中国的创世纪。

显赫了亿万年的恐龙团队在白垩纪的生命大灭绝中怆然退场,地球家园没了主宰,骤然黑灯瞎火,万马齐喑。

又几世几劫,浓烟散去,尘埃落定,至新生代第三纪,大地才又缓过劲来,有了相对安详。以无比耐受力挺过暗夜、苟延残喘活下来的生灵们,再度分享到温暖阳光、安全食物、清新空气和甘醇之水。它们或迅猛成长,或脱胎换骨,蜕变更生。于是,一场本能的自身革命悄然实现,曾经的卵生蛋养,祖传延续,居然跃进为胎生乳养,父滋母育。这是生命进化中历史性的进步。从此,一个递补恐龙身后空白的哺乳时代浩浩荡荡到来,死寂的大地舞台又龙腾虎跃。

热闹非凡的生命群体里,有群自兽孔目爬行动物演化而来的小生命,小老鼠那大,整天混迹于大象、野猪、熊猫中间,上蹿下跳,攀岩爬枝,自得其乐。小得不显眼,微不足道,谁也不把它们当回事。它们靠吃虫子和植物果子生活,不与谁争食,便也无物为敌。它们总是闲不住,总是好动,尤其小脑袋瓜子不停转动,心眼便一个一个长出来。心眼多了,身心也跟着发达,渐渐地它们品种优化了,模样好看了,块头增大了,团队也发达了,呈辐射状铺开。从母乳喂养那天起,到后来变得机智灵动,成了灵长类,它们先后大约走过了一千万年的路程。它们就是曙猿,类人猿黎明的曙光,人猿进化史上最早的一缕曙光,它闪现于4500万年前。中美考古专家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江苏溧阳、山西发现了它们的化石,从其石化的形态里考证到人猿嬗变中的早期信息,断定它们是从哺乳动物脱颖而出的高等灵长类,是猿的祖先,人类祖先的祖先,它之后,便有了高等类人猿,南方古猿,猿人,直立人,能人,智人……

有理由相信,与江苏、山西同处在扬子板块附近的秦岭古海陆地南坡——郧阳,也应是曙猿问世的地方,因其有过恐龙广泛生活的基础。秦岭以南在新构造运动中,山地渐起,河流成形,古长江古汉江已成模样。南边的巴山缓缓崛起,与北边秦岭联袂上升,夹在中间的郧阳陆地像一畦菜地,南北两山作田埂,中有初生的汉水作水渠,避风向阳,万物生长,环境条件相当不错。考古专家对岭南郧阳更新世地理风光作此表述:气候类似寒温带,山顶有小面积山岳冰川,山腰下有森林灌丛,河流谷地有流水沼泽和草地,虎獾猫等出没于其中,牛马鬣狗豺狼活动于草地沼泽。从后来发掘的“郧县人”推知,此地亦是人类的伊甸园,曙猿们一定也选准这里,在此履行起亚当夏娃的使命。

汉水一侧的郧阳区青曲镇曲远河,是一条圣河,河水如碧如醴,圣洁无比,哺育了山山岭岭、无穷无尽的灵花异木,奇珍佳物,曙猿们以其灵异的感应占有那灵异的水土,得其所而受其益。优秀的基因因优异的环境更加优化,它们的形体再度长大,脑袋进一步好使,行为更加乖巧。这一变,丢了不少猴性,添了不少人性,学会了懂事,琢磨事。有一天,它们突然觉得自己总不够高,抢东西总不占优势,极不甘心。它们就试着将两下肢站立,两上肢高举,分别发挥作用,看看能否增进一些能耐。试试,很别扭,不方便,也不习惯,可是又感到很新鲜,效果也不一般,于是就一咬牙坚持了下来,坚持到习惯成了自然。

我愿意这样合理想象他们当初是因这么一种动机而直立起来的。

曲远河人(即考古命名的“郧县人”)发掘于1989年5月18日,这是轰动世界的一天,完整的远古人类头盖骨化石出土,是极其稀有的。考古大家贾兰坡先生乐观估测为300万年,属南方古猿一族,应与非洲的“路茜”同一岁月。欧美媒体竞相报道,宣称“郧县人”动摇了非洲起源一元说。舆论狂热之后,专家又用先进科学技术经十多年认真研究,在二十一世纪法国和中国分别出版的《郧县人》上公布了基本准确年限115万年,属直立人,手足分工不久的一支初级人群。

从化石出土的地层鉴定分析,这支人群不是某时某处偶尔迁来,而是在此已生活了很久很久,在此完成了一阶段又一阶段关键性进化,其中直立起来就是此间完成的。两个“郧县人”死亡的年龄约40岁,阳寿已大大超过了其他灵长类。他们生前模样经沈阳刑警学院首席教授赵成文借骨还魂,予以复生,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副形象:额头低平,眉弓粗壮,眼窝深凹,鼻短上扬,唇长牙密,面宽而平,不失猿的影子,更似我们中的你我他,接近华夏蒙古人种。这显然是我们的原始祖先。

达尔文在没有考古实证的时代里,凭天才猜想,提出了挑战宗教的人从猴来的惊世骇俗观点,200年后,对曙猿发掘研究,给了他有力佐证。而他又靠主观推测,人种都由非洲衍生,最先推出非洲一元论,这见解却在曲远河猿人出土后遭到最大质疑和挑战。尽管曲远河人比非洲南方古猿要晚,但这一“晚”并不意味着曲远河人就是自非洲传来,看那额头、鼻子、脸型,都是华夏特征,尤其那并不高耸的鼻子,是长期适应北纬30度北方气候环境使然,是这一方水土造就的结果。天不变道亦不变,以至于百万年后今人仍可以从他们“头”上找到“我们”的样子。

曲远河,一泓天赐圣水;汉江,一脉流淌在大地的乳浆。两水交汇,两股母乳喂养,曲远河人诞生了。

有了手脚分工,人就更加闲不住。直到有一天,他们用巧手下意识的用石头砸击石头,砸出锋刃,砸出尖口,砸出棱角,可以切割,可以砍剁,可以划开柔韧的兽皮,比原石好使得多,他们才无限惊喜地意识到自身能力再一次增强了,生存更有优势了。1989年考古发掘专家清理到石器499件,其中有文化意义的石斧9件。所谓文化意义是指,附加于石头的人的创造力和思想行为,诸如石斧、石核、石片之属,非原始石头之类也。尤其手斧,代表了猿人一定水平,具有超过一般石块更多的使用价值,被专家认为是旧石器时代标志性工业器具,所以,美国哈弗大学莫维士教授就把有无手斧作为是否进入过旧石器时代一个硬杠杠。过去,中国一直没有发现手斧,元谋、蓝田、北京猿人生活场所均没有,而非洲出土了150万年前的石斧,欧洲出土了50万年前的石斧。所以,西方史学家就一直认为中国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旧石器时代。当曲远河的9件石斧现世后,霎时震惊考古界,其轰动的程度不亚于头盖骨。曲远河人制作的梨形、椭圆形手斧,一端尖薄、一端宽厚,很有特点,专家们称之为人类早期的标准化工具。

中国人类史前文明重要开端——旧石器时代,郧阳曲远河乃肇始之地之一。

石器,简单不过的石头改造,叫器,也许今人好笑。然而在人类智慧初级阶段,能有这点小聪明小动作,已非常不简单。而且,小小的发现如同一句简单又神奇的“芝麻开门”咒语,智慧与生存大门便由此而开,有了一个石头的灵感,创造力、生产力就从此滚滚而来,一切都豁然开朗了。改变一个石头,就是改变一个人类,就是创新一个纪元!这是智慧之神的出现,因为智慧,人无与伦比,高高凌驾于万物之上。不过,智慧是天使也是魔鬼,并非只为人好,你在享用智慧果实时,弄不好也会遭受智慧的报应。生发如许的感慨并非由今溯往而起,是从曲远河人头盖骨上一个特别的痕迹产生的。那位猿人左天灵盖有一较大破损,专家们反复研究推测,都认为那不是后天岁月里自然力所致,是生前造成,是个石击创口,他之所以毙命,是受了石器猛击,头被打破,一命呜呼。谁击?一般动物不会用石头,那是他同伴。他用石器击倒猎物,正专注地独自饱餐,这位同伴赶来了,分享估计没有可能,那就报销你没商量,于是,背后靠近照准致命处就是一下,撂倒了,猎物到了自己嘴里。你看,创制石器的原始动机不过是为了猎物,用着用着就到了自身,人类一开始拥有智慧就自我造孽了。所以,上帝称吃了智慧的果子的人们负有原罪,智慧原来是一种禁果。

这时期,与郧阳背靠背的秦岭北坡灞河左岸四级阶地上的蓝田公王岭,也兴起一支人群,他们和曲远河人一同承泽大秦岭,进行着生命进化,成为直立的一代,那就是蓝田人群。人类学家认为,旧石器早期秦岭南北都是诞生人类的温床,两支人群齐头并进,共同完成了直立之初的一系列难题。那时的秦岭仅仅相当于一般山岭,不高不峻,平均海拔千米左右,动物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纵横来去,奔跑无阻。金丝猴、无颈鬃豪猪、虎、豹、狗獾、大熊猫、东方剑齿象、三门马、中国貘、短角丽牛等,众生百灵,南北可见,与曲远河人为伍,与蓝田人为伍,被曲远河人所食,也为蓝田人腹中物。丰富的动物营养丰富着它们的大脑,原已聪明的大脑,又智慧多多了,它们胆壮气足,自立自强。这有一个15万年的相对温暖期,是冰冻期里难得的好光景。用不着洞穴寄居,阶地、灌丛就地过夜,草作被,地作床,树叶作衣裳。因此他们留给今人的遗骨都在阶地里,不在山洞中。曲远河人、蓝田人、元谋人,都是阶地上欢快的一族。

寒冷肃杀的冰川时代不容人类过多自在,转眼又不期而至。从森林到原野,从大河到小河,积雪成冰,集冰成川,聚川成山,冰封了鲜活的生机。眼见无法存身了,猿人们撇下同伴尸骨,沿着曲远河向东走,向更高的大山钻行。一道道山涧,一条条峡谷穿过,他们来到了南阳盆地一旁的滔河岸边,在一堵寒武纪的山体前欣慰站住:一个黑魆魆的洞,成群兽类出入。嗬,存身有处了,不走了!它们驱杀了动物,清理了场所,一屁股坐下,摆开生活的架势。这一住便是二十万年,这里叫梅铺,这也就叫梅铺人时代。

梅铺猿人于1975年发掘出土,专家认定为距今70万年,他们大约生活于第四纪更新世中期,为曲远河人后尘。曲远河人的发掘,为梅铺先人找到了来历。由曲远河而梅铺,由阶地生存而洞穴寄生,郧阳人与冰河时代周旋,迎着大自然脸色将生存方式调整转变。

10万年冰雪岁月,10万年阳光普照,冰河时代以10万年一次间歇频现于第四纪更新世,在再一次的冰雪消融后滔河水加大,滔滔而起,漫进了洞口,塞实了他们居所,一些同辈埋进泥沙,葬入洞底。这居处看来无法再呆了,走吧,再走,携家带口上郧西去。

郧西神雾岭,林木森森,杂草葳蕤,白龙洞避风宽敞,进出方便。猿人们走进去,折来树枝,抱来柔草,一番整理,家又有了。原来住在这里的麋鹿、猪獾,逃跑不及,顺便填饱了他们长途奔走后的辘辘饥肠。寒天无早晚,山中无日月,占据着有利洞口,不用观天望日,就有送上门的吃喝。受寒冷所迫,动物们怀念温暖的山洞,便活蹦乱跳地自投罗网,解决了猿人们吃的问题。这也似乎是上天着意在为人帮忙。洞中生活,使他们能够有时间静静琢磨手中的工具,石斧能否有个把子,石片能否有个柄子?在打磨锋刃时,不经意弄出了火花,惊喜不已。是什么石头有火?他们发现了燧石,是这种棱角石碰撞冒火,把它收藏好,从此他们从火星到火苗,小心翼翼地捕捉。终于有一天,他们用油脂用树叶捉住了火,燃起了第一堆熊熊大火,大火照亮了暗穴,驱散了寒冷,也让兽群望而生畏。

有了火,吃的水平也提高了,白龙洞人人丁兴旺,枝繁叶茂,一支一支的人走出来,足迹遍布天河、甲河、泥河、金钱河、冷水河、大水河,只要没有冰封的地方都有他们寻找生存的足迹。还是冰河期,一时的相对温暖,长时的绝对冰冷,人在冷暖的间隔中游击生存,白龙洞人学会了适应。冰川遭罪,但也好处不少,它冻酥岩石,磨平山脊,制造沃土,孕育淡水,大地一旦回春,立马欣欣向荣,白龙洞里他们也没少经历这样风和日丽、大地盛产的好光景。

公元1976年,考古专家发掘神雾岭白龙洞,从猿人牙齿化石及地层分析,其生活年代应在50万年前。50万年,这是一个与北京人同期的时期,北京人开始用火,这里也不落伍;50万年,一个与梅铺人相接续的时段,显然,这支人由曲远河发轫,在梅铺停留,如今又走到了白龙洞时代。

转眼四五十万年又过去,后裔们把生活的中心移到郧西香口乡黄龙洞,这地方靠山面水,山有果,水有鱼,取食便利,更兼火术、石器,他们生活又是一番天地。仰射空中飞鸟,俯捉河中鱼虾,掘穴中鼠兔,缚林中牛羊,无所不达。面对能够驾驭的飞禽走兽,他们已知道从容求取,或昼伏或夜出,或春狩或秋猎,有理有节。2004年,考古专家发掘黄龙洞时,从人的生活遗存和动物化石明显看到,那时的人们生存已有了许多自觉性,按规律、按季节进入了智人层次。黄龙洞人食物十分丰富,发掘的动物化石6纲18目44科68属83种,而其中就有6纲17目44科68属82种动物为人所食。候鸟、鹿是他们按其生长规律捕获的禽兽;水牛是其最主要取食对象,次为中国犀、水鹿、东方剑齿象,再是鸟、鱼、蟒。东方剑齿象是庞然大物,重5000公斤以上,可取纯肉3750公斤。水牛近千公斤,能取七八百公斤净肉。这等大型兽类不是一人能扳倒的,也不是几人能消费掉的。可见黄龙洞时期,人群已相当壮观,足够的数量、足够的能耐,对动物们形成了压倒优势。作为早期智人,还具有大量食肉的动物野性,又有人类谋食的文明表现。

考古专家认定,黄龙洞人至少生活在距今20至10万年前。

黄龙洞人延续的是曲远河人、梅铺人、白龙洞人血脉,这整体可称之为郧阳人。他们从更新世早期到晚期,伸出双手,拿起手斧,燃起火把,一路走来,演义了华夏人类祖先一脉贯通的早年漫长历程,他们历经了第四纪200万年里17次冰期、间冰期,方传递下现代的我们。

黄龙洞人是开启新石器大门者,他的出土,填补了中国此一关键时段人类化石空白。此前,考古专家没见到中国这时段化石,在描述人类基因树时,就说华夏人在最后冰期里绝了种,是非洲夏娃传来的,黄龙洞人的考证,便使他们的假说成了瞎说。世界人类考古史上,当非洲以外的地方找不到相应化石说明问题时,就会把非洲一元祖先推到那里去,说那都是非洲传人,闹出了多次的非洲一元说,很不慎重。难得郧阳三十多年来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在关键时候出现,给了不正确推测以纠正,给了世界考古界一次又一次惊喜。曲远河人115万年—梅铺人70万年—白龙洞人50万年—黄龙洞人20-10万年,这是一个连续而没有断环的华夏人类演进链,非洲夏娃没处插足。

先祖在郧阳!

郧阳,汉水之滨、大秦岭之南,一个人之初的母腹之地!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竹溪修缮清代建筑甘宗祠

    近日,竹溪县完成了距今260多年的清代“官厅民祠一体化”古建筑甘宗祠修复和三合土地面、木质建筑物涂桐油防腐工作,将转入粉刷、彩绘、装修等后续工程。

    2017-04-18 08:52

  • 明朝湖广巡抚诗中的武当道观

    说起明朝的张居正,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他是明朝政坛上的一颗明珠。而发现这颗明珠的人,正是湖广巡抚顾璘。

    2017-04-12 10:47

  • 史话郧西屠羊说

    十堰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100万年前人类头骨的发现,意味着十堰的历史悠久;辽瓦店子不断层的文物出土,昭示着人类活动在这里的绵长。但是,随着人类的迁徙,地名的变迁,川流的戕改,时光的流失,十堰的历史要么被历史长河吞没,要么被时光隧道扭曲。

    2017-04-05 08:52

  • 赛武当的传说

    武当山天柱峰东面下琼台的深谷里,有一座好看的山峰,立陡立陡的,就像一颗玉石珠子。人们说它是跟武当山比出来的。

    2017-02-22 09:04

  • 竹溪偏头山风情

    竹溪偏头山森林公园位于竹溪县城南郊9公里的标湖林场辖内,总面积1884公顷,有偏头山、标湖、孔家包、龙泉洞、三包等五个风景区。偏头山森林公园以森林风光为主,自然景观、景点达40多处,尤以偏头山、祖师庙及隐真洞等最具盛名。

    2017-02-15 09:07

  • 房县军马铺传说

    房县军马铺,原名金马铺。相传在东汉末年,房县是一望无际的大森林,诸葛亮为刘备打天下,带着一队兵马进攻西川,在房县走了三天三夜,途经金马沟口的张家崖,丢下了一匹体弱多病的战马。诸葛亮于心不忍,便从袖中拿出三颗种子,命令士兵将其种在张家崖上,又对战马附耳交待一番。

    2017-02-15 09:00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