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水往事

时间:2017-11-09 17:24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胡金海 张湾区红卫小学

我的老家在郧阳区,在儿时记忆中,那是一片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水环绕着山,山拥抱着水,山水相依,养育了一代代纯朴的山民。

听父亲说,爷爷是一个摆渡人。一个人,一条船,夕阳西下,船桨摇摆,水面上倒映出挺拔坚韧的身影。老远听到了过河人的呼喊,爷爷不管有多忙,总是想着让他们早日回家团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爷爷的背影成了汉江河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到了父亲这一辈,没能操持起这份家业。母亲很早就嫁给了父亲,跟父亲一起开始了打渔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那种艰辛,那种清贫,真是我无法体会的。一叶小舟,两个人,感觉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 ,晚上回来鱼满舱啊”,充满了那种纯朴的生活味道。最让人开心的就是,傍晚收网的时候,能满载而归。黄颡鱼啊,翘嘴鲌啊,花鲫鱼啊,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鱼虾。父亲便会拿到河对面的公路上,招呼过往的行人,争取卖上个好价钱,贴补家用。母亲则会挑上几条小点的,给我们几个小馋猫炖上一锅美味的鲜鱼汤,这算是很幸福的事了。

当然,童年的我少不了到河边玩耍。河边有一大片乱石堆,湍急的水流冲走了泥土,悠悠的岁月磨圆了棱角,她是我们的乐园。我们一大群小伙伴,在里面躲猫猫或者捡一些好玩的小石头,再或者我们会抢着爬上最高最大的巨石,感觉那就是快乐,笑声、欢呼声充满整个村落。女人们在河边洗衣服,拉家常,有节奏的棒槌击打声在山谷间回荡。衣服洗完了,女人们纷纷离去,小伙伴们依依不舍地从乐园中出来,回家了。

可能是几代人在汉江边上长大的原因吧,父辈中的男人们水性很好。我也亲眼见过几次,胆子大的能从河对面游过来。且不说急速的水流,光是较窄的地方也有两三百米宽。夏天的傍晚自然不用说,很多大人在河里畅游,一头扎下去,半天才露出头来。小孩子只能大老远看看或者卷起裤管,光着脚丫在细沙上转悠。我至今还记得,那片水流不急的浅湾,水底满是小白鱼,男人们潜到水底捞起鱼丢到船舱的场景。

偶尔,我也会坐在父亲的船头,双脚放在水中嬉戏,感受着河水的清凉。较浅的地方能看见一种不知名的水草,密密麻麻,很旺盛的样子。有时,船桨被绊住了,上面挂了厚厚的水草,我们把它拿回去喂猪。

后来,上高中,上大学了,很少回到那片记忆中的汉江了。工作了,更是一年难回去一次,但儿时记忆中她的身影仍让人魂牵梦绕。每次想起老家,或者听说老家的一些事,总会情不自禁想起那片美丽的汉江。她奔腾不息,气势磅礴而又恬静安然的样子,令人神往!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