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岭之战:红军浴血奋战杀出重围

时间:2017-11-17 11:25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在血与火的峥嵘岁月里,1932年至1936年,红四方面军、红三军和红二十五军长征先后途经郧西,传播革命火种,进行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

红四方面军突围经过的上津镇七里峡(资料图)。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记者 罗毅 通讯员 李仁喜

在血与火的峥嵘岁月里,1932年至1936年,红四方面军、红三军和红二十五军长征先后途经郧西,传播革命火种,进行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

尤其是1932年11月12日,红四方面军在郧西县上津镇云岭(时称“任岭”)周围遭遇了一场生死突围战,史称“云岭战斗”(亦“漫川关战斗”)。《红四方面军战史》称此战:“是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红军将士牺牲2000余人,最终实现胜利突围。

遭敌围攻,红军陷入险境

油画血战漫川关。

1931年至1932年6月,战斗在鄂豫皖根据地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已发展到45000多人,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对鄂豫皖根据地的三次“围剿”。

1932年7月,蒋介石在疯狂镇压全国抗日民主运动的同时,重新组织力量,调集30余万兵力,对鄂豫皖根据地实施第四次大规模“围剿”,企图在短时间内消灭红军。当时担任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书记的张国焘,盲目轻敌,致使红四方面军在敌人大举围攻中遭受重大伤亡,处于极其困难的境地。加上张国焘在战略上的错误和苏区推行“左”的政策,以及敌我双方力量悬殊,红四方面军虽英勇奋战两个多月,歼敌近万人,但未能粉碎敌人的“围剿”。

为避免在不利条件下与敌决战,保存有生力量,红四方面军根据黄柴畈会议决定,计划第一步西越平汉铁路,转移到鄂豫边,待机再杀“回马枪”,转回根据地。由于撤退的决定很仓促,鄂豫皖中央分局的意图没有全面向下传达,敌人拼命围追堵截,打破了红四方面军转回根据地的预想,红四方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

1932年10月15日,红四方面军主力两万余人,在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以及中央代表张国焘率领下,在广水车站与卫家店之间越过平汉铁路,开始西征。11月初,到达郧县(现郧阳区)南化塘地区,部队在南化塘休整了3天,正准备在此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并向党中央电告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的原因和今后的打算。但是红军的计划没能实现,敌人又跟踪追来。胡宗南部企图从东、南、北三面合围红四方面军,敌四十四师从东北方向扼守于花山坪、滔河一线,敌六十五师从东面压境,敌一师从南包抄过来,已进至距南化塘仅10余里之七棵树地区,东南方向,敌五十一师占据白桑关、黄石坪一带。在敌人三面进逼的情况下,红四方面军被迫放弃在南化塘建立根据地的计划。

11月5日,红四方面军离开南化塘,计划经漫川关入汉中,继续向西转移。

紧要关头,徐向前决定集中突围

红四方面军一路翻山越岭,涉水跨涧,途经郧西县三官洞,陕西省商南县东赵川、山阳县西照川直插漫川关地区。1932年11月11日,红四方面军到达上津镇云岭至陕西省山阳县漫川关镇康家坪一带。

云岭山脉长近百里,高达千米,自北而南坐落在湖北省郧西县、陕西省山阳县交界的金钱河边。古为“楚寨秦关”,素有“铁箍云峰”之称,历为兵家必争之地。红四方面军原计划先占领漫川关,然后,沿金钱河出上津、过大小坝,进一、二、三天门,再出湖北口入陕南。

可是,当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进入云岭地区时,国民党陕军三个团已抢先占领了漫川关,卡住关口,堵住了红军西去的道路。国民党在此布置了四个师的兵力,对红四方面军四面合围。敌一师的两个旅由南向北逼进,已由郧西县进至漫川关南云岭、雷音寺、七里峡、古庙沟一线;敌四十四师占领了漫川关东北张家庄至马家湾一线;敌六十五、五十一两个师到达漫川关以东,切断了红四方面军的退路;敌冯钦哉之四十二师则自漫川关以北石窑子向南压进,己基本形成了包围之势。敌人的气焰十分嚣张,妄图将红四方面军全歼于湖北省郧西县云岭至山阳县康家坪10余里的深山峡谷之中。

情况十万火急。红四方面军的两万多人,陷入了前进无路、后退无门的困境之中。已是11月中旬的寒冬天气,北风呼啸,漫山遍野一片枯黄。部队战士的给养已经消耗殆尽,草鞋磨破,一双双脚板也都裂口流血。离开根据地老区后,已经转战20多天,饥寒交迫。漫川关这一险关隘口,如果突不出去,红四方面军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敌重兵围困下,地形对红四方面军极为不利,加上红四方面军连续行军作战,长时间没有得到休整,战斗力大大减弱,张国焘十分惊慌,竟主张部队分散突围。徐向前沉着冷静,分析判断了敌情,认为分散突围会被敌人分割包围吃掉,主张到北面敌人尚未完全封锁的包围圈,集中兵力突围出去。军总部采纳了徐向前的意见,决定强攻漫川关以东的北山垭口,集中突围。

生死存亡,许世友坚守突围通道

根据战役拍摄的电影《血战漫川关》海报。

徐向前遂令红十二师为先锋,红七十三师配合,红十师、红十一师抵御夹击之敌。12日清晨,至关生死存亡的突围战打响了,徐向前向红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许世友下达了攻占北山垭口的命令,徐向前紧紧握着许世友的手说:“世友同志,全军安危唯此一举,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垭口,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受命后,许世友与全团将士信心倍增,以高昂的斗志,誓死拿下垭口的雄心投入战斗。三十四团的勇士们冒着暴雨般的子弹,迎着纷飞的弹片,勇猛地扑向张家庄垭口,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又冲了上去。部队突出重围迅速转战,许世友接到前方侦察员的报告:前方发现了一条穿越漫川关的险道(上津镇七里峡),但道路很窄,只能通行一个人,请示总指挥徐向前是否选择这条路。徐向前当机立断:“从这条道穿过去!”可是没走多远,前边又传来报告:“路越走越窄,驭炮的马也难以通过!”为了迅速脱离险地,尽快摆脱可能尾追的敌人,徐向前又果断地命令:“马和炮全部扔掉,不得有误,继续前进,时间就是生命。”

为了保全大局,笨重的装备和马匹全部扔掉了,部队轻装跑步前进。徐向前、陈昌浩等站在最危险的要道边,指挥部队加速前进。许世友率三十四团在垭口的无名高地上坚守着这条全军赖以突围的唯一通道。

敌人也深知丢失了垭口势必前功尽弃,凭借兵力和装备上的优势,整连、整营、整团向无名高地发起进攻,企图把缺口重新堵上。敌我双方都竭尽全力拼搏、厮杀,反复争夺着这块阵地。三十四团化险为夷,顶住敌四十四师两个旅的疯狂进攻,粉碎了敌人围歼红四方面军于漫川关地区的企图。红四方面军战斗在高地最前沿的一营营长、三个连的连长和指导员以及大部分排长相继壮烈牺牲,营教导员身负重伤,全营500余人,仅剩百余人。

经过两天激战,红四方面军从漫川关西北面突出重围,翻越野狐岭,抢占竹林关要隘,进入商县以西之杨家斜。此后,红四方面军又翻越秦岭、渡过汉水、经汉中入川,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

打破了敌人围歼红军的企图

云岭一战,红四方面军以2000多人牺牲的代价,突出重围,脱离了险境,进入陕南,再次打破了敌人围歼红四方面军的企图。红军大部队越过了漫川关,又翻越了野狐岭,接近了竹林关,驻扎敌守军虽然有两个团,但并无戒备。他们万万没有料到,红军会如此迅速地赶到。徐向前又指挥红军一举攻占了竹林关,占领了通往陕西关中平原的古道,使红四方面军获得了新生。

徐向前元帅在《徐向前回忆录》中说:“漫川关突围,是关系到我军生死存亡的一仗。许世友那个团立了大功,二一九团打得也不错。”

老将军罗应怀在《突破敌重围,转战三千里》的回忆录中是这样记叙这场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战斗的:“川关战斗,是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当时,我军处境之险恶,战斗之激烈、残酷,是前所罕见的。枪子和弹片把无名高地上的松树枝叶削得光秃秃的,只剩下一根根半截子树桩。我们营上去的五六百人,战斗结束时,只剩下八十多人。我打的旗,被弹片撕成一条条碎片,连旗杆也被子弹打穿了好多孔。二营撤离阵地时,发现有两个班的十几名同志由于长时间趴卧在冰天雪地里,竟被严寒夺取了生命……我们以一个团的兵力,硬是顶住敌人四十四师两个旅的进攻,消灭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掩护了全军的胜利转移。这种顽强的战斗作风和勇敢精神,在全军传为佳话。”

直到事隔五十年后,徐向前同罗应怀回忆起当年的战斗情景,还无限感慨地说:“漫川关突围,真是危险啊,多亏了三十四团在山垭口顶住了”。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