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的郧阳岁月

时间:2017-12-21 17:3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李自成以及其他几支农民军首领张献忠、罗汝才、王国宁、杨友贤等与大明势力苦耗的十数度春秋,百分之八十是在郧阳辖内度过。郧阳似乎与他们有缘难解,几乎维系了他们起义的重要过程。

 

兰善清       

1629年8月起义;1644年元月称帝,5月败走京城,殒身九宫山。一代枭雄李自成,39年人生光景,有11年进出郧阳。饮马汉江,在生死刹那,他是否回眸汉江两岸曾庇护了他的浩如烟海的山川?是否想到再度隐遁此地吃回头草?

李自成以及其他几支农民军首领张献忠、罗汝才、王国宁、杨友贤等与大明势力苦耗的十数度春秋,百分之八十是在郧阳辖内度过。郧阳似乎与他们有缘难解,几乎维系了他们起义的重要过程。

落难也罢,雄起也罢;顺也罢,逆也罢。汉江东逝,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即空。郧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看明崇祯早年郧抚之境情形:“群盗纵横,不胜条纪。”“郧土虽存,郧民已尽,客兵既撤,主兵无多。”起义军甚多,当地百姓都跑光了,外省派来的军队随后撤走,当地兵力少得可怜。

“群盗”何来?来自陕北。

明崇祯六年冬,陕北农民军被延绥巡抚陈奇瑜追剿,出山西、奔河北、过河南,均无立足之地,后发现汉江流域兵力部署不足,且这里山大谷深、路长地广,退可以息兵养兵,进可以纵身捣入京城,于是走小路悄然抵达郧阳辖内。

于豫西山中接收王自用2万人马的李自成与张献忠合兵共力,进入郧阳后,李自成率军10万驻汉江以北的郧阳区杨溪铺、青曲等地,这是李自成初涉郧阳。到达郧阳抚台核心区,他似乎并不满足,还要进军汉江南北广大的山川。于是,他带兵北上破郧西上津,然后兵分五路入陕西商洛,屯兵百余里,一月内横扫秦岭南麓各州县,把汉江以北广阔的地盘荡平了。

张献忠率农民军过汉江东进南下抵荆襄,数十万农民军将汉江以南的山川悉数占领。

李自成率领农民军于崇祯七年春向西挺进,至兴安州(今陕西安康)车厢峡时,再次遭遇陈奇瑜率领的明军追剿。

此时,已升任陕西、河南、湖广、四川军务总督的陈奇瑜,其职司自然也包含了郧阳。

车厢峡绵亘四十里,巉岩壁立,累石阻途。李自成率领农民军为避围攻,误入谷中,明军立即前后堵截。时值阴雨季节,明军一堵就是两个月,令李自成疲惫不堪。好在他机智,派密使送重金及宝物贿赂陈奇瑜及明军诸将领,又安排顾君恩诈降,致明军中计,他则迅疾脱身逃走。

李自成脱险后,又带兵连克陕西澄城、甘肃乾州等地,随后出秦关入河南会师高迎祥。而张献忠的军队连克四川东部地区各州县后,也奔向河南与高迎祥会师。

两大农民军主力南北纵横捭阖,而郧阳巡抚卢象升亦用兵神异,在河南确山、裕州,安徽滁州都出师得胜。

不过,尽管卢象升指挥若定,局面仍不乐观。农民军如蜂似蚁,风起云涌,“自汉入郧者前后20万,自潼关至豫者10余万,自商入宛者又10余万,楚豫一时鼎沸,孤郧三面皆危。”(卢象升《与蒋允仪书》)卢象升战罢中原,回头配合湖广抚臣唐晖及各州总兵围攻郧阳府周边的农民军,三月后方平定汉江南岸,而汉江北岸的农民军仍很活跃,他一时鞭长莫及,只好一面争取援兵,一面募兵开屯,增加军备、筹集军饷、修城筑寨,加强布防。“日不得食,夜不得眠,日在深山绝谷之中,千里无人之地,与士卒仆夫起居。”(《卢忠烈寄外舅王带溪书》)他身先士卒,亲力亲为,对地情、敌情了然于胸,尤其对当地民情知之尤甚。《郧民万分困苦及川营月饷不赀》疏文中细述“人烟断绝、千里不毛、郧土虽存、郧民已尽”之状,便是他关注民生的见闻实录。

卢象升利用汉江军事通道的优势,特加训练水军、增加兵船,上至陕西旬阳,下至湖北襄阳,均部署了强有力的江防。他对抚治下的属官特别体恤,知人善任。崇祯七年,他写给崇祯皇帝的 《保任道臣请补要地守令疏》,对郧阳守道李綦隆、荆州参政陶崇道、襄阳副使苗胙土、襄阳知府唐显悦等颇有作为的官员大加褒奖,请求朝廷委以重任。对“居官不职、备御无能”的均州知州吴玄钟、洛南知县谭登仕、谷城知县郑云鹏等官员予以申饬,究责定罪。

崇祯八年,李自成与各路农民军挥师凤阳,直捣皇陵。卢象升遂会诸将于凤阳,奋力征剿,又回师河南,平息中原战事。此时,清军大举突破喜峰口,威逼河北平原,崇祯皇帝便升卢象升为兵部左侍郎。也就是此次任用,使一向主战的卢象升遭到主和之辈掣肘,最终在抗清的阵地上以身殉国。

继任的督军是熊文灿,此人没来之前听说中原寇乱,颇为雄气地掷言:如果我去,鼠辈安敢造次?崇祯皇帝听到这话很不高兴,立即就把他派到了这里。

熊文灿来了,还带来了左良玉,军事力量大为增强,对农民军形成压倒之势,可结果却大不理想。

熊文灿自崇祯十年四月到任至崇祯十二年十月被斩,两年多的时间里做了什么?北方的洪承畴、孙传庭围剿了高迎祥,继而在潼关打得李自成只剩十八骑,战绩显赫,农民军濒临绝境。左良玉在汉江上游追杀张献忠,重创其实力,逼得张献忠再度潜入汉江南岸的郧山河谷。熊文灿则是围剿聚集在南阳的马进忠、罗汝才农民军,他采取“求贼”之策,即农民军不肯从,便好酒好饭加钱财求农民军放下武器。而农民军则看透了他以和求功的苟安之心,便在一遇到危难时就伪以投诚,从而得以相安于熊文灿的防区、养兵于熊文灿的防区。

这一阶段是农民军起义以来的第二度低谷时期,北方的孙传庭、南方的左良玉都战绩极佳,李自成只好呆在陕西商洛山中养病读书。张献忠二度进四川失利后,绕了一个大圈到湖北谷城落脚,派人与熊文灿沟通,送上金银,招安的事儿一谈即成。熊文灿还奏报朝廷给了张献忠一个总兵副将头衔,安排他就地驻守谷城太平镇。此时,罗汝才等人也到了这里,通过贿赂朝廷派驻武当山的宦官得以曲意投诚,安顿下来。利用被招安的时机,张献忠和汉南农民军度过了高迎祥死后的危困期,也迎来了一个重要机遇期,那就是著名剿兵战将抽调抗清前线,中原战事乏将,可以趁势而起。

李自成、张献忠瞅准时机,运筹新的动作。此间,他们举行了历史性的“双雄会”,决定了再度举兵的重大战略。而熊文灿对此浑然不觉,只管坐镇襄阳向崇祯皇帝频奏平安无事。而张献忠宣布重举义旗后,首先做的事是向民众展示被他贿赂的官员的名单,上至熊文灿,下至地方绅士,金银财帛、女色房产,悉数公布,在一面墙壁上写了五丈长,他要让这帮人的贪渎之丑昭然于世。

随着张献忠在谷城重举义旗,熊文灿的仕途及生命也走到了终点。有意思的是,替代他的人则是曾举荐他的朝廷命官杨嗣昌,这似乎是要让杨嗣昌自食荐人不良之后果。

面对烽火狼烟,杨嗣昌有何良策?他踌躇满志,但言大于行,向崇祯皇帝献上“四正六隅、网张十面、三月剿灭农民军”之战术,即以陕西、河南、湖广、汉江北为四个正面战场,由四位巡抚分剿专防;以延绥、山西、山东、汉江南、江西、四川为六个侧面战场,由六位巡抚分防协剿。

张献忠与罗汝才于房县会师,杀明军将领罗岱,歼官兵一万有余,差点俘获左良玉,一路直捣竹溪西北白土关,挺进川陕交界太平县,驻扎于山势雄伟的玛瑙山。同时,重振义旗的还有曾被招安分驻于郧阳各县的惠登相、常国安、王国宁等,荆襄各地被招安的农民军也随张献忠而起,呈山呼海啸之势。

被火烧屁股的杨嗣昌督军无力,更无战绩。只是趁张献忠一时大意,派兵突袭玛瑙山,打了个胜仗。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左良玉率兵从四面合围了张献忠的营寨。张献忠带着200名将士钻进密林逃跑。逃亡途中,张献忠重施故伎,派人用重金贿赂左良玉,左良玉欣然接受。杨嗣昌知道后急速领兵追击,张献忠“以走致敌”“避实捣虚”,打得杨嗣昌疲惫不堪。张献忠从鄂西转战四川达州、泸州、广元等地,行程五六千里。当明军精锐部队聚集四川时,他又东下进入湖广,昼夜疾驰,突然出现在襄阳城下,一举攻下襄阳城。

得知张献忠再反朝廷,在商洛山中卧薪尝胆的李自成也重祭大旗,出武关,过汉江,进入郧阳地区。姚雪垠在《李自成》二卷二十六章写了以李自成为首领的农民军强渡白河的情景:刘宗敏护送李自成率部强渡白河后,自己却没能随之渡江,逶迤至下游。悬崖峭壁,前无渡后无路。千钧一发,刘宗敏的白马“雪狮子”随着主人猛抽一鞭,腾空而起,纵身跃入云端绝崖,悠悠然似蛟龙御风落入奔腾江流,大军无不瞠目结舌,大呼:“将军归来!”片刻,白马奇迹般驭着刘帅凌然浮出碧潭,冲着浪花游向下游南岸!至此,农民军一千余人冲出危境,遁入汉南郧山中。

这段河流就在郧阳区胡家营镇辖内,当地人将其称作“将军河”。

李自成欲与张献忠会师,张献忠不仅没按谷城“双雄会”达成的共识友善接待李自成,反而起了伤害之意。其实此前在谷城会面时,张献忠就起了暗算李自成的心,是李自成敏锐察觉,说了一番肺腑之言才打消了张献忠的念头。

没能联合张献忠,李自成就率兵暂驻郧阳黄龙、鲍峡、十堰一带,相当于在杨嗣昌驻襄阳的眼皮底下隐蔽下来。

物匱民饥,李自成的农民军不愿掠民,饥肠辘辘之际,是满山红遍的火棘果救了急。李自成不禁感叹说:“此乃救命之粮啊!”他的这一感叹,后来便成了火棘果的新名称,人们就叫其“救命粮”,而且在郧阳民间一直沿用至今。

张献忠不愿与李自成联合,反倒成了李自成的好事。围剿农民军的明军此时把注意力全集中到张献忠身上,李自成便平安无事,在汉南郧山中驻扎休整,后于崇祯十三年十月再过汉江,东进河南西部。

正值河南闹饥荒,李自成喊出了“随闯王,不纳粮”的口号,杀富济贫。民众见来了救星,便踊跃参军,李自成的队伍人数迅速增至几十万。崇祯十四年春天,李自成带兵攻破洛阳,杀了富有的福王,用福王的钱赈济饥民,扩建部队。从这以后,李自成掌握了战争主动权,迎来黄金时代。

王室遭灭门,这事非同小可,杨嗣昌罪责难逃,于是他绝食而死向朝廷谢罪,继任他督军的是高斗枢。

高斗枢于崇祯十四年六月到任。

此人藉郧阳知府徐启元和守军王光恩兄弟之合力守住了郧阳府城,但没能守住襄阳一带。

崇祯十五年十一月,李自成横扫河南后,率部40万由南阳进湖广,向襄阳进攻。据守襄阳的是左良玉,他是在河南开封朱仙镇被李自成、罗汝才打败后逃回襄阳的。此时的左良玉再也不敢与李自成打硬仗,见大兵压境,他立即到樊城造船,准备必要时顺汉江退走东南。而当地百姓对左良玉恨之入骨,就放火烧毁了他的船只。

李自成率农民军渡汉江,攻樊城,左良玉拔营东遁。农民军紧追不舍,直至占领荆门,执杀湘阴王全家。然后攻承天府钟祥,克京山,占汉阳。攻武昌。后渡江失利,遂经云梦再返襄阳。

回师襄阳的李自成开始建立政权,改襄阳为襄京,设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府,自任文武大元帅,分设官职。这是李自成从一般义军起事转向政治夺权斗争的转折点,从此,他进入了打天下、管理天下、建立政权的新阶段。有政权体制就有了建立国家的愿景,所以,汉江流域应是李自成政权的发轫地。

设官地区有河南的开封府、南阳府、信阳府、汝宁府,湖广的承天府、荆州府、德安府、襄阳府等。李自成把军队整编为两类:一为攻城略地之“五营”,一为镇守地方军。与此同时,他开始清除异己,独揽大权,建立自己的绝对权威。今非昔比,此时的李自成对建国有了足够信心。张献忠前来投奔,从前隐衷,彼此怀揣,没几天,张献忠知趣离开,自立门户。罗汝才投奔而来,横扫河南,下湖广,实力不比李自成逊色。李自成自封“文武大元帅”时,封罗汝才为代天抚民德威大将军,但不赋予他向全军发布号令的权力,等于赋闲。贺一龙,是“革左五营”的领头人,与马守应一起长期活动在安徽。这些人实力强劲,属于卧榻之旁窥测之人,李自成毫不犹豫对他们动了手。

一日,李自成邀罗汝才、贺一龙于老营赴宴,罗汝才借故不去,贺一龙应邀而至,当场被乱刀杀死。第二天一早,李自成率精骑百人,谎称有事相商,杀罗汝才于卧室后,宣布其通敌罪状,安抚其部众。马守应此时还在率兵攻打湖南澧县,闻讯大惊,不敢再回李自成身边。贺锦、刘希尧、蔺养成等几位农民军首领乖乖做了李自成部下。

建立政权后,下一步如何走?当时方略有三:一是从汉江长江东下,占南京,以之为京城,再北伐;二是从襄阳出兵,过河南,直往北京;三是先占西安,以关中为根据地,再出兵北伐,夺取北京。最终,李自成采取了第三种方略。

随后,李自成率农民军再至河南,在郏县打败孙传庭后进西安称帝,改元大顺。

李自成这一离开再未踏进郧阳,但他一直惦记郧阳府城未拿下,始终保留了一支攻郧的队伍没撤。路应标、冯养珠攻郧就源自于此。此事在崇祯十七年正月,汉江流域自汉中至荆襄,重镇一一被拿下,唯郧不克。一直到李自成进北京,这里也还拿不下,最后倒是因府署一位叫李源泗的生员离间,路应标和冯养珠互相攻伐,城内守军乘势杀出,郧城再次解围。

守郧有功,崇祯逝后,南明小朝廷仍念记高斗枢,将其任命为湖广巡抚,管理江夏。

张献忠于崇祯十五年离开郧阳,此后没再踏入这里。他攻占武昌,把楚王投入江中,在武昌称西王。随后,多路出击湖广、江西,屡战屡胜。为与李自成分制天下,他于崇祯十七年初第五次进四川,决定在古蜀立国。

张献忠率兵40万从荆州溯江而上,连夺沿途13个隘口,抵重庆东大门铜锣峡,遂而攻克成都,控制四川大部地区。继而称帝,建大西国。清顺治三年,张献忠率兵与清军作战,于四川成都凤凰山中箭身亡。

至此,李自成及农民军在郧阳十余年的故事收笔。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