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贞: 修建郧阳史上第一座“档案馆”

时间:2017-12-25 10:3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这件事在藏书界轰动一时,很多人暗里讥笑王世贞太过傻痴,失去祖传家业不值得。王世贞听后不以为然,他认为没有什么比《两汉书》更值得典藏的。这也道出了档案史料征集收藏的重要性,开创了郧阳地区开展档案史料征集的先河。

王世贞曾任郧阳巡抚。(资料图片)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特约记者 胡晶 记者 章新俊 报道: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郧阳从一个山区小邑一跃成为中南地区重镇,前后历经205年的抚治时代。作为明代“后七子”之首的文坛巨匠王世贞,就任郧阳巡抚一年多时间,亲历档案事务,修建郧阳史上第一座“档案馆”。

饱读诗书,王世贞显才华展抱负

王世贞(1526年—1590年)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直隶太仓(今江苏省太仓县)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郎中、青州兵备副使、浙江参政、山西按察使、太仆寺卿、右副都御史抚治郧阳、南京刑部尚书等职,明代著名藏书家、文学家、史学家、戏曲理论家。《明史》称他,“才最高,地望最显,声华意气笼盖海内。一时士大夫及山人、词客、衲子(出家人)、羽流(道士),莫不奔走门下。片言褒赏,声价骤起”。

王世贞的曾祖父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父亲官至兵部尚书。王世贞出生于家学渊源的官宦之家,自幼便显示出不凡的才华。他聪慧伶俐,生有异禀,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昼夜不释卷,至忘寝食”。家族积累的藏书,使他从小就受到家学的熏陶。王世贞很早就表现出了吟诗作赋的才能。一次,他的老师骆行简分韵教他们作诗。王世贞分得一个“漠”字,当即出口成诗:“少年醉舞洛阳街,将军血战黄沙漠。”骆行简十分惊奇,告诉他:“你异日必将以文鸣世。”骆行简的褒扬无疑给了少年王世贞以极大的信心与鼓舞。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王世贞高中进士。他表示,将“感国恩之旁魄,则惟所以效追武之焜耀,则惟所以绳将以王氏有闻于世世哉,臣不佞庶几有望焉。”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王世贞不仅要将王氏家族的风流闻名于当世,继承为官的荣耀,而且欲以文学名垂千古。

上任郧阳,为大家无书可读而悲叹

王忬诗作《登太和山四首》拓片,碑刻存于南岩宫两仪殿前的石壁上。

王世贞虽生于官家,却不属于官场。由于不曲媚攀附的文人秉性,他的仕途充满坎坷与艰辛,几起几落。在他43年的官宦生涯中,有21年时间都赋闲在家。在给诸友人函中,他多次提及平生之志,表达了想成为兰台令史修史著作的愿望,“仆生平不自量,妄意欲整齐一代史事,以窃附于古作者之后……而二百余年来无一人受兰台之管者,乃上称金匮,下衷稗官”(兰台:汉朝时皇宫内用于藏书的中央档案典籍库,称之为兰台,后泛指档案保管机构和档案工作的代名词)。档案情结对王世贞的深重影响,在他几十年的生涯中如影随行。

万历二年(1574年)九月,王世贞由太仆寺卿擢升为右副都御史,以提督军务兼抚治郧阳等处,开启了他抚治郧阳之路。

王世贞上任,驻于抚治中心郧阳府城都察院。他纠劾贪纵、咨访将才、清屯田、兴水利、首创库贮节银之例等一系列措施,使郧阳府俨然成为重镇和名镇。

他在振兴郧阳府的同时,仍难以割舍内心的档案情结,为明代郧阳府档案典籍的积累和保存做了大量工作。

王世贞是个视书如命之人。到郧阳这个山高林密、交通阻塞的穷乡僻壤担任地方长官,他深切地感受到郧阳文化教育的落后,更为自己和同僚以及学府诸生们无书可读而悲叹。他在《郧阳藏书记》中感慨道:“今天下号为同文,而郧以僻陋故,去嵩洛图书国不千里,而邻于鹄形鸟言之民,抑何其不幸也。”面对这种落后的局面,王世贞不只是停留在感慨、悲叹和怜悯上,而是立即行动起来,重人文教化、重典籍积累,以改变郧阳无书可读、无档可存的文化贫瘠局面。

筹钱购书,郧阳有了第一座“档案馆”

万历三年(1575年),即王世贞到任第二年,他想方设法筹集资金购书。他派遣数名官员,分赴燕京、建业、苏州等地,历时数月购回包括十三经、二十一史,上至周朝下到明朝的重要史籍93部共3000余卷。

王世贞要求在这些史籍的封面和尾页加盖“郧阳抚治”的印鉴,以示这些史籍为郧阳抚治所公有。同时王世贞在郧阳筑“牡丹亭”,题“清美堂”,将珍贵史籍专门收藏在“清美堂”之中。王世贞极力提倡读书,鼓励郧阳地方官员、府县绅士、府学儒生等前来借阅,读完后归还原处。

王世贞一生著书颇丰,仅以《弇州山人正稿》和《续稿》两部类似全集的著述合计381卷,200多万字,其中大部分的编撰工作都是在郧阳完成的。王世贞在郧阳还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共计写诗274首、文57篇。至此,郧阳府当年作为一个曾经流民逃难、流寇猖獗的“蛮夷之地”,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座“档案馆”——“清美堂”。

王世贞以一己的爱书之心而惠泽郧阳生民,改变了郧地诸生只知几种经书而不知“子、史、集”的状况,为郧阳的文化建设作出了不朽的贡献。随之而来的当地社会教化、人文意蕴、传统文化得到了潜移默化的发展。

痴迷藏书,一座庄园换一部书

郧阳抚治所在旧址。(资料图片)

王世贞嗜书,痴到不惜舍一座庄园换一部善本。叶昌炽《藏书纪事诗》中记载,王世贞“得一奇书失一庄,团焦犹恋旧青箱”,说的就是这段故事。

话说王世贞遇到一书商出售宋刻《两汉书》。该书是原版初刻,装潢精美。尤为难得的是,这部书是元代收藏大家赵孟頫的旧藏,书前扉页上绘有赵孟頫的小像。王世贞见书后欣喜异常,得书心切,但是一时之间手头没有足够银两,遂和书商议定以自己的一座庄园来换取这部秘刻。书商喜出望外,立刻成交。

这件事在藏书界轰动一时,很多人暗里讥笑王世贞太过傻痴,失去祖传家业不值得。王世贞听后不以为然,他认为没有什么比《两汉书》更值得典藏的。这也道出了档案史料征集收藏的重要性,开创了郧阳地区开展档案史料征集的先河。

去伪存真,撰写明代首部考证类史书

明人注重记载,自明初宋濂等人撰写《洪武圣政记》等书以后,当代史的撰述未曾中断。因此,后世的人可以累朝不断地从官方、私人处发现实录、传记、年谱、碑铭等珍贵资料。

这些来自官方或私人的史料,固然是研究当代史的有用之材,但官史之曲讳、私史之舛误,是一个较普遍的现象,迫切需要撰著一部体例完备、内容翔实的国史。

王世贞的《史乘考误》是明代第一部以考证为主的史学专著。全书共11卷,其中前8卷以研究实录和野史为主,后3卷以研究家乘(即家谱、家事记录)为主。《史乘考误》通过档案史料互证,结合当朝典章制度与古代史知识,对国史、野史和家乘进行考证辨伪,澄清了众多历史真相,总结评判“国史”、“野史”及“家史”的优劣与得失。王世贞一生接触和研究的档案史料之多,是他同时代的人难以匹比的。这正是他撰著《史乘考误》的坚实基础和主要凭据。王世贞的这一史学成就与档案传承历史,去伪存真的作用一脉相承,具有极高的史学价值。

碑刻父亲诗作,为武当山留下珍贵档案

王世贞不仅注重档案典藏,更注重档案史料的传承、传播。万历四年(1576年)农历六月初一,王世贞的弟弟王世懋出任江西布政使司左参议,取道郧阳,与兄长王世贞相会。王世贞见到久别的弟弟兴奋不已,兄弟俩促膝相谈,饮酒赋诗,互诉离别之情和别后见闻,并陪同弟弟登临武当山。

在这期间,兄弟俩还做了一件对于他们家族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为其父王忬立诗碑。父亲当年冤死的场景历历在目: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十月,严嵩父子作祟,王忬被冤杀。王世贞、王世懋兄弟二人相对而泣,扶丧而归。后来穆宗即位,隆庆元年(1567年),王世贞兄弟为父申冤,得到徐阶等人的帮助,王忬的冤案得以昭雪。

为纪念父亲、传承父亲的文学功绩,他们将父亲当年留下的《登太和山四首》诗句镌刻镶嵌于南岩宫两仪殿前的石壁上。诗句气势磅礴,给人以非凡超人的想象。二位兄弟都没有留下墨迹,王世懋只是对父诗作了校正。

正是由于他们以这种独特的载体形式将父亲诗句留存展示,才使得几百年后人们能够欣赏到王忬的绝美之作,也成为今天世界文化遗产武当山碑刻档案的精品之一。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