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阳美丽罐沟实为骡马古道

时间:2018-01-15 10:28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罐沟界碑。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吴忠斌 图/记者 吕世银 报道:郧阳城区东北约25公里处,有一条狭长而美丽的沟叫罐沟。这里苍山环立,夹沟相峙,三五农舍掩映在浓荫竹林间,蓝天白云下时见炊烟袅袅,宛如世外桃源。鲜为人知的是,这个偏僻冷清的山沟曾经是郧阳府通往陕西赵川的商贸大通道。1月10日,年过七旬的郧阳文化研究学者邢方贵带记者实地探访了骡马古道罐沟,在残砖断桓间依稀可见其昔日的繁华。

今日冷清罐沟实为骡马古道

房子的两根廊柱是用旧时的柱础垒叠而成。

记者一行驱车从郧阳区城关镇出发一路向东北方向行驶,至大堰子胥湖附近一岔路口处,改行一山间公路,向罐沟进发。

雪后初晴,天空湛蓝。山沟两旁山坳峭壁上生长的苍柏翠竹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青翠欲滴,偶尔传来的鸡鸣犬吠让整个村庄显得静谧而绝美,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前行约5公里,一座镌刻着“美丽罐沟”四个大字的界碑霍然出现在面前。

曾多次踏访罐沟的邢方贵介绍,罐沟不但有奇山异水,还有着丰厚的历史遗存。清代直到建国之初,罐沟是郧阳府通往陕西赵川的商贸大通道。由汉江航道运抵郧阳府城的细布、煤油、瓷器、铁锅、西药、染料等,由马帮经此运往郧阳大柳,翻山运往赵川;而赵川及郧阳的火纸、木炭、桐油、木梓、生漆、药材、木瓜干等,也由此山道运往郧阳府城,经由汉江运往老河口、汉口、上海各地。太平时日,这逶迤山道间商旅的马帮驮队往来不绝。

沿公路前行约10公里,路边一座由青砖和土坯砌盖而成的老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邢方贵抚摸着厚重的青砖告诉记者,这正是遗存的当年大户人家带爽堂的老屋。

老屋前有一个重约千斤的石碾,随行的村干部介绍,这是碾毛竹用的,是当年火纸厂的遗留之物。旁边有一个10米见方的大池,里面长满了荒草,是泡毛竹用的石灰池。

“南来北往的商队给罐沟带来了巨大的商机,精明的商人纷纷来此淘金。”邢方贵介绍,这些商人或利用遍山的毛竹开办火纸厂;或开货栈收山货,打桐油,熬木梓油;或开客栈迎来送往……也有康乾盛世从各地迁郧的移民定居于此,亦农亦商,耕读传家。

后来经过同治元年(1862年)太平军攻略郧阳的七日烧杀,1958年大炼钢铁的毁灭性砍伐及数十年向郧县(现郧阳区)城关供应柴炭,大树砍伐殆尽,高山裸露,飞禽走兽渐次消失,高山无法涵养水分,沟底溪水也如猫尿般时断时续。山上药材、野果,溪边竹林杂木渐渐稀疏。赖以生存的自然条件逐渐消失,居民也渐次外迁。改革开放以后,罐沟迎来了新生,生态逐渐恢复,山复青葱水复绿,村村通公路直贯沟垴。山里人家开始开展多种经营,开办农家乐,打开山门,以丰厚的山中特产和美丽的青山绿水欢迎四方客人。

郧阳府最大乡村客栈见证昔日繁华

从老客栈上拆下的石窗也被房主利用起来。

记者在邢老带领下沿通村公路一路前行,但见前方山势渐显开阔。行约10公里,在一处二层楼房前,邢老示意大家下车。指着门上方并不显眼的“罐沟村八组二号”门牌号,邢老告诉记者,这就是当年郧阳府最大的乡村客栈,也称“罐沟中院”。

邢老说,据郧阳府城老商号的人讲,客栈是两层“跑马楼”的四合院式转角楼,规模不小。左侧是骡马栈。过往客商的骡马到客栈后,只用交到伙计手里,自然会有人上料、饮水、刷尘。客栈中部一楼是饭店,客商于此喝茶、打尖;有住下来的,则与相逢的老客户点一桌荤素菜肴,来两壶老酒,推杯换盏,吆五喝六;二楼是一间间的客房,供客人留宿。

更令人称奇的是客栈右侧二楼是“红灯区”:入夜一盏盏红灯挂起。一间间分割开的雅间里,都是曼妙女子,多为周边穷人家女孩来此卖笑求生。

1949年后,山区公路、铁路渐次修建,社会秩序趋于稳定,汉江黄金水道的作用日渐减退,山间马帮也就消失了。罐沟这家超级大客栈也随之“门前冷落车马稀”,直至彻底衰败。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客栈前厅已为大路,后边剩余的庭院也在风雨飘零中,摇摇欲坠。后被别人买下,彻底推倒,重建为三间小二楼。

记者一眼看出,房子的两根廊柱是用旧时的柱础垒叠而成,细数之下竟有20个之多,廊檐下还闲置了好几个。房主邢文科告诉记者,其实远不止这些,还有些柱础被埋到墙根脚里了。

邢文科介绍,盖小二楼的砖用的也是老客栈原来的砖,大小和城墙砖差不多,一些石窗也被利用起来。

记者发现房主家用的茶盘是旧时木制,装酒的酒坛是古董青花瓷,一房门竟是用精工雕刻的双字祝寿大匾截制而成。房前屋后随处可见青砖旧瓦,雕花建筑构件。

见记者兴意盎然,房主特意从阁楼里找出一扇雕花旧门,记者细量,此门高过七尺,宽逾两尺,虽然漆面斑驳脱离,雕花仍然栩栩如生。房主说,此门共有六扇,材质银杏,原为镀金。

这些老客栈残存至今的盘、罈、建筑构件,依旧可以让人想见这客栈当年的豪华、富有与规模。

众多道观遗迹实证罐沟为观沟

路边残存的一块圣母祠碑。

今日看似荒僻的罐沟还有个神奇之处,就是这沟里寺庙道观很多。

清同治五年《郧县志·营建卷四·寺观》记载:“铁龙王寺,西北七十里。祷雨辄应。(求雨一定灵验)。”

1983年《湖北省郧县地名志》所记载的当时大堰公社罐沟大队带“寺”的自然村落就有寺沟、立寺坪、上立寺坪、菩萨庙四个。邢老说,一个不大的山区生产大队,居然有四个叫寺庙的地名,这绝不是巧合。

随着时代的发展,那众多的寺、观就如罐沟中院那大客栈一样衰败到几乎绝迹。但历史上曾经有的,总会留下些印记。

邢老说,经过多次考察,他在罐沟下院的古民居前发现一块圣母祠碑。而罐沟上院居然有三间古庙屹立在风雨飘摇中。前墙上镶嵌的一块尺余长的小碑石,是“光绪十二年(1886年)季春月(三月)中浣立”。碑文说明此为社庙:“地方创修社庙,全赖倡首之人,贫富捐施钱文,勒捐监修姓字,万古永远留名。”罐沟首倡修庙的“耆监”八人:项国有、周传道、项元功、项元成、张开祥、李阳文、口春发、杨登启。这份名单说明“项”姓是当地的大户和首富。碑末注明“(捐款)碑竖正殿墙内”。这社庙修葺至今已有132年(1886年—2018年)了。

62岁的随行村干部卜昌国告诉记者,当地老人们说这里原来是铁佛寺,庙前一大片开阔地以前是一个很大的道观,香火盛时有百余名道士,所以这里应该叫“观沟”而不是“罐沟”。

1983年,《湖北省郧县地名志》记载说,此沟沟口狭而沟里面大,形似一罐,故名“罐沟”。卜昌国说,其实“观沟”改叫“罐沟”另有他因。因当时,郧县辖区也有一个村叫观沟,二村经常搞混淆,所以村里才把“观沟”改为“罐沟”。

记者在村干部卜昌国的带领下,在一民居的角落找到了一块残断古碑,磨灭的几乎不可辨认。隐约可看出是社庙功德碑,立碑时间是“光绪拾肆年(1888年)嘉平月(腊月)”。

碑的另一面,是记事。可辨识的碑文中称:“尝思莫为之前,虽盛弗扬;莫为之后,虽美弗传,于以知有创于前者,则必赖有继于后也。我保铁佛古寺系前朝信士郭秀固等……”这段文字证实了这庙属佛教的铁佛寺,创修于明朝。

这些历史遗迹告诉我们,作为鄂陕商业大通道的罐沟,曾经是多么繁盛。在“外修生态,内修人文”,大力开发旅游经济的今天,我们有责任还原它的神奇历史。不但给四方游客提供苍苍青山,潺潺溪流,更向他们展示灿烂博大的郧阳历史文化之一端。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