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赏梅

时间:2018-01-28 17:09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吴天荣

年年岁岁梅花开,岁岁年年香如故。数九寒天,万物凋零,满眼肃杀。驿站外、断桥边、墙角处、悬崖旁,梅花迎风绽放,独立霜天,给萧瑟大地增添一抹亮色,给寂寥的人们带来一场惊喜。

梅花天生丽质,花形秀美,花姿优雅,气味芬芳。世世代代的人们对梅花情有独钟,将其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梅自古是高洁的化身。

百姓爱梅花,生了女儿取名“梅”,旧时“梅”成了女孩用名最多的字。文人骚客更是对梅偏爱有加,咏梅的诗词歌赋从古唱到今,如“竹影和诗瘦,梅花入梦香”;“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开”。

唐人爱竹,宋人独爱梅。北宋林和靖隐于西湖,结庐孤山,植梅养鹤,娶“梅”为妻,养“鹤”为子。“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梅花的传神写照,也是林和靖写给 “梅”妻的不老情话。“梅妻鹤子”,高洁出尘,闲淡清远,比陶渊明“修篱种菊”还要清雅,成就了爱梅的千古佳话。

现今,才女白落梅隐居江南“落梅山庄”,她说自己前世是一株梅,故而今生爱梅成痴,每日修梅弄花,烹茶观雨,风雅而飘逸,冷艳清绝亦如梅。

我爱梅,梅花开了,我总会偷得浮生半日闲,去赏梅花、拍梅花。如果有幸遇上瑞雪压枝,拍摄到梅雪争艳,那真是不胜欢喜。

2018年元旦刚过,十年不遇的瑞雪突降,大地一夜之间银装素裹。清早起来,我第一时间跑到楼下,看小区里那几株梅开花没有?遗憾的是,梅姑娘还犹抱琵琶半遮面,花骨朵儿还没见影儿呢!

1月24日,瑞雪再降,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大地再披盛装。恰逢梅花也开了。早晨,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上围巾,带上相机,踏雪寻梅。

人民公园那片梅林,是我极爱的。有些枝,昂然挺立;有些枝,疏影横斜;有些枝,纵横多姿;有些枝,曼妙有趣;有些枝,瘦骨铮铮;有些枝,修长俊美。梅花又多又大,色泽艳丽,红的、白的,粉的……有含苞的,有半开的,有怒放的。在冰雪映衬下,更加娇艳,暗香盈袖。

我都不知道拍了多久,拍了多少照片,恨不能把每朵梅花,都装进镜头里。一片片雪花钻进脖颈,忍不住打阵阵寒噤,尽管戴着手套,手还是冻得发紫,有些僵了。

望着一树一树的梅花,我的眼前,浮现出另一幅画面。那一日,“栊翠庵中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大观园众儿女在芦雪庵联句,宝玉又落了第。李纨罚宝玉到栊翠庵,访妙玉乞红梅。宝玉身披大红猩猩毡,宝琴披着大红凫靥裘,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四面粉妆银砌,连阅尽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见多识广的贾母都说“比画儿上还好看”。

我在想,孤傲绝尘的妙玉,林黛玉在她眼里,都成了俗人,她的梅花该是怎样冰清玉洁,仙气凛然?如果不是宝玉,她是断不肯拿梅赠人的。又假如,宝玉今天和我一道,置身在眼前的这片梅林里,他又会喜爱哪一枝?抑或贾母见了我镜头下的梅花,会不会也赞叹,比画儿上的还好看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梅,每个人都在心田里植着自己的梅。愿,梅慰我心,我心似梅。

(作者地址:十堰市北京中路58号)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