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岁月》(10)

时间:2018-02-11 13:17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38年的创业史、发展史是京华的一笔财富,京华集团是38年来留下的基业。这份财富、这份基业,特别是38年来京华的精神、文化、价值观,是应该让未来的京华人保留下来,传承下去的……

徐金环(右三)和她的京华姐妹们。

第六章:笑中含泪

回首往事有感慨,艰难困苦真实在。

走南闯北找货源,手提肩扛背回来。

一群妇女创业史,泪中带血闯过来。

一份辛劳有甘苦,苦尽甘来登舞台。

京华量贩店成功了,京华超市公司成功了。十堰市的市民消费者在关注着她,十堰市的商界在关注着她,十堰市的新闻媒体也在关注着她。已是十堰京华超市董事长的徐金环在接受十堰电视台《车城大讲坛》人物专访时这样说道:“我们京华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京华的发展,凝聚着我和我的员工们的心血、汗水,也可以说,也有很多泪水……京华员工,多是女同志,女同志要想跟男同志平等的话,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男同志能一分心做好的事,女同志可能要用十分的精力、十分的用心去做,只有这样,你才能赶上。所以,女同志要干出一番事业,就要付出更多……我总有一种责任感,总感觉有一根无形的鞭子在抽我,逼着我要不断地去拼搏,不断地去创新。实际上,我做的每一件事,并没有人要求我怎么做,都是我自己要求自己去做好的。”

这是多么朴实和感人的语言!徐金环与她的京华超市,徐金环与她的管理团队、与她的员工正是靠着这样艰苦奋斗、吃苦耐劳、忘我奉献的精神,一点一滴地打造了京华的成功。

看着京华量贩店开业庆典火爆的场景,看着京华超市公司从此超越十堰同行,走在竞争的前面,看着京华员工们那满是喜悦的笑脸,徐金环是感慨的。在筹备京华量贩店开业的过程中,有两件事让她刻骨铭心,想起来都后怕。

一件事是因为筹备量贩店各方面的投入过大,京华超市的资金压力太大,在一些设备的投入上,是省了又省,能够节约的尽量节约。可是,就在临近开业的前一个星期,货架出问题了,购进的货架因为便宜,但质量不过关,已经上满货的整列货架倒了下来,砸伤了几个正在上货理货的员工。开业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再去换新的货架已经来不及了。唯一挽救的办法是把已经上满了的货架上的商品再卸下来,连夜找两台电焊机把所有的货架脚部加固,又将货架的顶端固定,防止货架再出问题。

那么多的商品都上了架,现在又要一件一件地卸下来,时间不等人,采购们外出备货时已经把京华量贩店开业的请柬都发给了省内外的供应商了,要是到时候开不了业,那带来的损失就大了。只是万幸这些货架是在筹备上货时倒的,要是在开业的当天倒了砸着了顾客,那就真是不可想象了。筹备量贩店开业前后将近两个月,徐金环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这下她更不敢回家了。整整一个星期,徐金环都在货架旁指挥监督加固,她实在是放心不下啊!有时实在太累了,就歪在一旁的椅子上眯一会儿。武汉华联超市帮助筹备开业的团队的张店长,见徐总50多岁的人了,每天还亲自帮着搬货,帮着拿这拿那,每天都累得直不起腰来,他多次心疼地对徐金环说:“徐总,您回家去休息一下,去睡一下,这里有我们年轻人,我们会把事情做好的。”但徐金环一步也不愿离开量贩店,她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她在检查落实每一步筹备工作,看着那量贩店开业倒计时的牌子,她的心永远是悬着的……

另外一件事则是只有徐金环一个人心里承受的压力最大。2000年9月,十堰市承办了世界传统武术节,时值武当山600年大庆典,武当武术节开幕的时间定在9月22日,武当武术节开幕的主会场就定在京华量贩店上面的十堰市体育馆。武当武术节还邀请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外宾和运动员参会,这对于十堰市来说,可以说是一件大事。十堰市政府要求,武当武术节期间,所有的商业活动全得为武当武术节让路,不允许发生任何冲突。

京华量贩店的开业庆典定在9月16日,武当武术节的开幕定在9月22日,中间间隔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不是明显的在筹备过程中要发生冲突吗?而这时,京华量贩店不光是开业庆典的邀请函发出去了,就连商品促销的海报、京华量贩店的促销快讯都发出去了,十堰市几大报纸的报纸广告也已经定好,设计好发布的日期了。万一市政府要求京华量贩店推迟开业,为武当武术节让出时间,那京华企业的声誉和经济损失,就难以估量了。

为此,徐金环一次又一次地去找十堰市的领导,向他们解释,向他们汇报,向他们说明企业的客观情况,希望得到市里的理解、支持和帮助。她找了十堰市政府,找了十堰市委宣传部,又找了十堰市武当武术节的筹备委员会。担惊受怕的一天又一天,她反复地解释,反复地说明,反复地请示,反复地汇报。当着十堰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她几乎浸着眼泪在表述京华量贩店筹备过程中的艰辛和来之不易。市委宣传部的领导理解徐金环,知道徐金环和她的京华超市创业的难处,安慰徐金环说:“老太太,我也是京华的顾客,我完全能够理解您们的难处。京华量贩店的筹备和开业是京华企业的大事,而武当武术节呢,则是我们全十堰市民的大事。这样吧,我们尽量做一些协调工作,做一些调整工作,尽量不让两件事情发生冲突,尽量保障京华量贩店正常开业。”

徐金环的朴实无华,徐金环的实实在在,徐金环的真实诚信,又一次帮了她。十堰市政府、市委宣传部、武当武术节筹备委员会做出了调整,只要京华超市公司京华量贩店的开业不影响武当武术节的开幕,她们可以照常按计划筹备量贩店的开业庆典。徐金环在回答记者采访时曾说:“不论你干什么事,你都要以诚待人,勤勤恳恳干事,踏踏实实做人,这才是根本。”

什么是根本?已经成为京华超市公司行政副总的杨成梅体会尤深。1984年,她作为一名国营企业的会计调到五堰街办的六堰商店,当一名商店的会计,跟徐金环和商店的出纳一起,三人组成了管理班子。当时办公室的三个人既是管理人员又是采购员,徐金环经常带着杨成梅和几个店长到上海、江浙一带跑市场采购商品,引进新的品种。她们出差,永远选择硬座甚至是站票,到上海、杭州、苏州、扬州、镇江、无锡采购商品,她们总是选择最便宜的靠近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的小招待所,不论是三个人出差还是四个人出差,她们总是只要一间房,几个人挤在一起,有的睡床上,有的打地铺。那时候招待所不允许多人住一间房,经常要查房。她们通常是先进房两个人,再进去一到两个人。如果遇到夜间查房,她们就赶紧整理好地铺上的被子,躲到厕所里去,等查房的人走了,再重新铺好地铺睡觉。

她清楚地记得,无论采购的商品是轻是重,她们一帮女同志全都是自己手提肩扛,自己上货卸货,从没请过哪怕一次搬运工。到了上海,她们也只敢住在火车站旁的小招待所里,然后出去打货。因为上海太大了,她们怕住别的地方找不到回来的路,只有火车站好记好识别。因此,不论多远,她们都是走去走回,顶多坐公交车。下雨天常常是护着货,浑身湿透地回到招待所。夏天,女同志穿的丝袜常因为脚走出了血泡而脱不下来,她们就用小剪刀剪开丝袜再脱下来。就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她们也跟着徐金环咬牙坚持,从不叫苦。她们中间,徐金环年龄最大,吃的苦最多,还是商店和公司领导,可她从来都是吃苦在前,身先士卒。

有一年,杨成梅带着店长彭玉莲、李红去进货,她们把现金绑在腰上,绑在大腿上,跑上海、跑杭州、跑东阳、跑常熟等地去进货,回头又跑福建厦门、石狮,跑广州、跑中山去进货,她们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跑市场,一车又一车地拉回商品。在那个通讯不是很发达的年代,每个家庭连电话都没有安,更没有手机可以联络家里。可她们都是有孩子的母亲。她们坐在硬座的火车上,有时就躺在火车的行李架上、座位底下,护着钱就睡着了,她们太累了。这一趟出差整整48天,48天里因为无法与爱人联系,无法看见孩子的身影,无法帮助家里,哪怕是做一餐饭,洗一次碗。作为母亲,她们只有忍受内心思念的煎熬,因为她们知道,公司还处于求生存的艰难时期,她们必须与徐金环一样付出百倍的勤奋和努力才能支撑公司经营下去。当她们亲自押着最后一卡车商品回到十堰时,天已是深秋,夜间十堰城区的灯火虽不是那么灿烂,可也着实让她们感到了温暖。直到这时,彭玉莲才想起自己的孩子,她眼睛红了:“哎呀!天都冷了,我孩子的棉衣棉裤还没做好呢,也不知孩子是否冻着了。”李红一听,顿时哭出声来:“我想孩子了……”杨成梅眼睛一酸,也落下泪来:“好了!好了!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我们马上就可以高高兴兴地回家见孩子了。你们都辛苦了,公司的领导不会忘记你们,全体员工也不会忘记我们的。”

刘美娟(右一)和她的采购们。

什么是根本?已经成为京华超市公司采购副总的刘美娟更不会忘记。这个1986年从广东兴宁来到十堰的身材娇小的农家孩子,有幸有缘认识了徐金环,徐金环把她介绍到六堰商店当营业员。她跟随着徐金环,从营业员做到公司财务,任出纳、当会计;又从财务部门调到业务部门,搞经营,当采购,她在京华超市公司出差是最多的。她清楚地记得1997年3月京华批发商场第二家店筹备开业的时候,她带着老店长李世秀和公司采购张德锐到上海去进货,好不容易商品凑齐一车拉到招待所,她们就开始自己装车上货。由于个子小,扛起大包的商品来递不上卡车,她就只能站在卡车上接货往上拉。一个家纺的大包商品有点重,站在车顶的刘美娟去接,正想往上拉,可由于力气太小在使劲过程中一个趔趄,差点从车顶上栽了下来,吓得心怦怦乱跳,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曾经多少次,她们都是这样自己装车自己卸货;曾经多少次,她们都是只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路从上海押车回十堰。那时候治安条件比较差,公路上时常会出现车匪路霸的明偷暗抢,每次押车回十堰都是心惊肉跳。有时出去采购的女同志如果住的小招待所偏了一些怕危险,就每个人随身带一根木棍给自己壮胆。有时为了赶火车跑市场,上车太挤了怕上不去,就先让一个人翻车窗爬进去,再把下面的人拉进来。坐在闷热的火车厢里常常是几个小时没吃没喝的,就为了早一点赶到下一个市场去采购商品。

从上海押车回到十堰帮忙卸货,一回到家中刘美娟就觉得家里的气氛不对,饭桌上放着一个送饭的保温桶。刘美娟忙问爱人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保温桶干什么?这是在给谁送饭呐?爱人老刘已经习惯了刘美娟经常出差采购顾不了家的情况,就说:“没事,你妈妈病了,在住院。你才回来卸完货,一会儿还要把货分到店里,你就明天再去医院看妈吧。”那时京华的采购押车回来,通常是要尽快地把货分到店里去,以方便商品尽早上架销售。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刘美娟赶到医院看母亲时,才知道妈妈得的是癌症,已做完了手术。妈妈对刘美娟说:“孩子啊!这一次妈妈要是挺不过来,就差点见不到你了。”刘美娟望着病中瘦弱的妈妈,大哭起来:“妈妈,对不起,因为要出差,要采购,我这做女儿的不能及时在您跟前尽孝……”爱人老刘说:“是爸妈不让我告诉你的,怕告诉你了让你分心,影响工作。”

刘美娟清楚地记得,分管采购工作中压力最大的一次采购是筹备量贩店开业的备货。因为这之前京华只有六家小的连锁超市,年销售额不到4000万,每次采购备货的压力不是很大。而这次,京华量贩店将近5000平方米的卖场,得备多少货大家心里都没底,毕竟以前从没开过这么大的卖场,十堰市也是第一家呢。要是一开业,当天就缺货怎么办?要是一开业,三天或者一个星期就卖断货了又不能及时补货怎么办?因为这之前京华六家连锁超市的供应商主要都在省内,武汉汉正街的供应商都占了很大的比例,因此刘美娟担心仅这些原有的供应商恐怕满足不了新开的量贩店的备货和销售。于是她召集全公司的采购们,发动以前经常出差打货的老店长刘霞、彭玉莲、李世秀、李红等动脑筋、提建议,看看怎样才能找到更多的厂家、供应商,保障京华量贩店的筹备、备货。

于是,京华超市公司第一次这么大规模的市调、采购、备货工作开始了,她们北到山东威海、青岛,南到广东广州、潮汕、深圳、中山、东莞,东到福建厦门、石狮、泉州,西到四川成都、重庆、贵州贵阳,至于以前经常打货的长三角上海、浙江、苏州无锡常熟更是都留下了京华采购们的足迹。武汉有京华的办事处,是商品采购的中转站、大本营,京华武汉办事处更是每天上货卸货忙个不停。

实在找不到商品怎么办?采购们就自己动脑筋、想办法,能够到武汉或者其他城市的超市里去抄商品上的厂家地址电话的,她们就到别人超市卖场里去满世界地抄厂家的地址电话,被别人赶出来了,就换一家超市再抄。就这样不断地被别人撵出来,又不断地进去抄地址电话。若是金额小的商品,就干脆买下来;若是金额大些的商品,京华的采购们实在被逼急了,又急于找到厂家地址电话,就干脆违心地去扯下标牌来。就这样,用最原始的办法,用最笨的办法,她们采集了大量的生产厂家和供应商的信息资料,然后按副食、百货、家纺、粮油、家电等分门别类安排到各个采购部门,去针对性地分头联系、上门拜访、商议洽谈商品采购事宜。

为了找到更多合适的生产厂家和供应商,刘美娟带着年轻一些、身体好一些的采购去赶糖酒会。糖酒会是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主办的大型的全国性商品交易会,于每年春秋两季举办两次,因其规模大,效果显著,因而被业界誉为“天下第一会”。这样的直接面对厂家商家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每次的糖酒会都会有成百上千的厂商参加,除了主会场的产品展示和形象宣传之外,一般厂家和商家都会在糖酒会主会场周边的各大宾馆酒店里定下商务间进行商务洽谈。刘美娟与采购们到了这里完全是目不暇接、如鱼得水、如饥似渴。他们完全忘记了吃饭、喝水和休息,他们不管这些宾馆酒店有没有电梯,他们根本都不去坐电梯,因为他们必须一层楼一层楼地去寻找厂商,去敲开每一个房间,去进行每一步接触洽谈、收集资料。这就是营销人员、采购人员工作中最常见的“扫街”的做法,意思是必须像“扫街”一样,不遗漏任何一个厂商。有的宾馆酒店几十层、几百间客房,他们连中午下去吃个饭的时间都不敢耽误,必须抓紧时间去接洽、去谈判、去签订采购合同。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京华量贩店还等着这些商品开业呢!一天下来,他们脚走肿了,腰走酸了,浑身瘫软,又累又饿。后来,多少年以后再回忆这件事情时,当时才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张德锐和舒阳还笑着说:“当时只知道脚肚子走得转筋,怎么连肚子里也转筋呢,原来是忘记吃饭,饿出来的……”

刘美娟(前排右三)和她的采购团队。

京华量贩店筹备期间,京华公司的采购们基本上都是一个月左右没回十堰,他们在上海、广州采购服装,在江阴采购毛线,在扬州采购布鞋,在无锡采购皮鞋,在石狮采购大宗商品,在湖南、四川、贵州采购调料。这些货有的是直接通过货运零担班车发往十堰的,有的则要通过京华的武汉办事处中转。在临近开业的头几天,刘美娟几乎每天都要在京华汉办督促帮着装货,常常装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顾不上吃饭和忘了吃饭。与刘美娟一起在外的这些采购们,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同志,有的正在热恋中,有的孩子还在吃奶,有的家中还有病人,她们本该是享受着亲人们呵护的柔弱女子,可是她们为了京华超市公司,为了京华量贩店,几乎都没有什么怨言。在京华汉办帮着装车,这些女孩子有些要从早上5点多钟一直装到晚上11点多钟,有几个女孩子都累倒了。可是,她们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她们就是咬着牙、含着泪也要帮着把货装上车。因为她们心里清楚,她们的量贩店在等着这些商品上架,因为她们亲眼看到她们的徐总、刘总是在怎样地亲力亲为。一次刘美娟和徐金环为了货运的事情打电话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地铭刻在这些姑娘的记忆里。因为连着几天指挥装车,刘美娟的嗓子喊哑了,接到徐总询问发货事宜的电话,刘美娟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可心里又急着想说清楚,想表达明白,她一边嘶哑着喉咙对着手机去“喊”,一边泪流满面地痛苦着,在旁听着看着的姑娘们情不自禁地都流下了眼泪。

就这样,一卡车、一卡车的商品从武汉京华汉办发往了十堰,保障了京华量贩店的开业和销售。当开业当天销售突破40万的喜讯传来的时候,又有谁知道这喜悦中包含了多少京华采购姑娘们的汗水、泪水和辛酸呢?每当回忆这一段时,刘美娟总是忍不住地要报出她们的名字:周明芬、叶萍、彭汉菊、张玲、刘霞、孙艳林、吕雪梅、李世秀、王芬、吕小莉、乔桂仙,等等。当然还有采购部精干的小伙子王宗立、张德锐、舒阳、曾全发,等等。

什么是根本,京华的老店长刘霞是深有体会的。她是最早的一批“六堰商店”时被五堰街办安置招工进来的,从那时六间平房的小商店起,她和徐金环、杨成梅以及后来都成为店长的彭玉莲、李世秀、李红、刘美娟等就是京华公司出差采购最多的几个人。最早的时候公司还没有采购部门,出外打货常常是徐金环或杨成梅带着两个或者三个店长就出去了,因此,刘霞算是当时的京华公司出差最多的人之一了。出差多了,自然家就顾得少了,爱人的意见肯定就有了。记得有一年,那时孩子还小,因为要赶着到重庆去出差打货,所以没跟爱人商量就叫公司定好了火车票。那天下着雨,当她匆匆回家收拾着出差的衣物行李准备出门时,爱人烦了:“这还像不像个家了?三天两头出差?回到十堰也一天到晚在店里忙,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出去了。”

刘霞楼下,准备一起出差的刘美娟拎着行李,等在雨中,听到了刘霞丈夫的斥责声,一时真不知去如何相劝。渐渐地,这两口子争执起来,吵了起来,一个坚持出门出差,一个坚决阻挡不许出门。突然,刘霞的爱人气得将她出差的行李从窗口扔到了楼下的雨地里,水溅了刘美娟一身。矛盾激化了,刘美娟一看这下更不好劝了,可是离火车开车的时间已经很近了,无可奈何,刘美娟赶快去找公司的负责人徐金环。徐金环赶来了,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慢慢劝导说服刘霞的爱人。工作最后虽说是终于做通了,刘霞的爱人虽说也放刘霞去出差了,但这次他犟上了,要出差可以,那就带上孩子一起去,否则,免谈。火车票已定好了,临时改签退票换人都来不及,没办法,刘霞只好抱着孩子与刘美娟一起去赶火车了。让她记忆深刻的是,在重庆的沙坪坝市场打货的时候,因为要跑几个档口去拉货,她只好把孩子放在一个老板的店里,自己和刘美娟去打货。当她和刘美娟跑前跑后地打完货再来看孩子时,孩子已在人家店里的柜台上含着眼泪睡着了。作为母亲的刘霞一把抱起孩子,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刘霞和京华的老店长们经常出差打货,遇到家里人一点小小的抱怨和不理解是常有的事,但抱怨归抱怨,不理解归不理解,最终还是支持的。毕竟,店里只有这些女同志,哪家没有孩子,没有老人,没有家务事呢?经常出差打货遇到坐硬座,住小招待所,自己扛自己拉,自己装车卸货的苦点累点她们都还不怕。她们最怕的是一个人跟随卡车司机押货回十堰,那时候,不论是从上海上千公里的路程,经过好几个省,还是从武汉押车500多公里连夜赶回十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期,还没有这么发达的高速公路的情况下,装货的卡车通常走的是国道和省道,有时还要走夜路。那时的公路上车匪路霸也有盗抢拦车的,刘霞跟京华所有出差打货押车回十堰的女同志一样,总是给自己壮胆,希望自己不要遇到车匪、路霸。否则,一个司机一个女同志,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刘霞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次押车,是有一年的腊月,为了春节销售,她大年二十四押着一车货走到了丹江口的土关垭,天已经黑了,突然下起了大雪。司机顿时紧张了起来,因为是山区,只要一下雪,山道上会结冰,卡车司机多备了防滑链,下雪时绑住轮胎,以防止卡车摔下山去。这次因为赶得急,车上的防滑链没带,而土关垭是个什么地方?“土关垭、土关垭,山险路陡司机怕。”别说是下雪的恶劣天气,就是平常白天这里也是车行缓慢小心。京华的采购们几次都在土关垭吃过亏,特别是采购部的吕雪梅,竟然两次都在土关垭车行缓慢时被人扒上车偷走了货物。要知道,京华公司对采购的管理规定,是谁丢了货物谁都得自己赔偿的。为此,吕雪梅甚至整整赔了几个月的工资。

望着漫天的大雪,看着漆黑的天空,再看司机紧张地将车慢慢地往前开,刘霞胆战心惊,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深沟,这要是一滑下去,可就意味着车毁人亡。为了保险起见,刘霞跟司机商量,自己下车来,在风雪中找到石头垫在后轮胎下防止车子下滑,让司机慢慢往前开,慢慢往前挪。就这样,在风雪中整整挪动了几个小时,刘霞和司机才找到了一家有防滑链卖的小店,等她们赶到十堰时,已是腊月二十五了。在十堰同样担惊受怕等着盼了一天的徐金环,看着浑身浸透、一身泥水的刘霞从车上下来,她再也忍不住地一下跑上前去抱住刘霞:“我可终于把你盼回来了,你可真把我吓死了!”

这就是京华最早的员工的根本,这也是徐金环的“京华根本” 。

京华的老员工是如此,京华的“新员工”又何尝不被这种“京华根本”感染?京华量贩店的第一任店长黄杰是1998年才被徐金环慧眼识珠诚聘到京华来的,这个从大学教师的岗位上下海的“秀才”,下海以后做过销售,做过食品饮料和酒水生意,也开过广告公司,到京华后负责批发业务和广告宣传,就是没有具体做过商品零售和店务管理。当徐金环叫他当京华最大的店,也是十堰第一家大卖场的店长时,他虽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担起了这副重担。在筹备量贩店开业的那段日子里,他只身一人住在离量贩店不远的宿舍里,每天为京华量贩店几乎倾注了全部的精力。他回忆那段日子,称为“痛并快乐着,累并期待着”,称为终身难以忘怀。他如饥似渴地学习超市规划、管理、营销,学习采购、财务、策划。只要有任何学习的机会他都不放过,他跟武汉华联的管理团队学,他跟营销策划的顾问老师学,他跟京华的老店长请教。而一投入到量贩店的建设筹备中,他又几乎到了一个忘我的程度。量贩店开业的九月初,有一天正是他36岁本命年的生日,可他一个人在十堰,整整忙了一天,根本都忘了自己生日这件事。凌晨两点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爬上八楼自己的宿舍。这一天他只吃了两个没啥油水的盒饭,此时已是饥肠辘辘,可因为太忙,家里连瓶开水都没烧。这时他才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36岁的生日,顿时一阵酸楚的滋味涌上心头。可因为实在太累了,他一口热水都没喝,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一起来什么都忘记了,马上往量贩店赶。就这样,他几乎天天在量贩店忙着,几乎每天都是吃的公司订的盒饭,以至于每到吃饭时看到那个盒饭心里就发毛。有一次在办公室,正好遇到京华的一个家属送了一碗排骨藕汤过来,看着别人吃饭那个香,闻着那个味,他馋得直咽口水,忍不住跑出了办公室……

量贩店成了他心中的一个情结,他觉得那是成就他人生最重要的地方。以至于后来不当京华量贩店的店长了,他还是忍不住一直惦记它,总会不自觉地走去看一看,逛一逛。每当到量贩店时,他的眼前就仿佛又回到那个忙碌、紧张、投入期待地筹备量贩店的火热情景之中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单页阅读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