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岁月》(18)

时间:2018-02-11 13:17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38年的创业史、发展史是京华的一笔财富,京华集团是38年来留下的基业。这份财富、这份基业,特别是38年来京华的精神、文化、价值观,是应该让未来的京华人保留下来,传承下去的……

“京华之母”徐金环。

第十四章:京华之母(一)

京华之母徐金环,历经坎坷不畏难。

身先士卒三十载,积劳成疾负重担。

散财聚才气魄大,长袖善舞令人赞。

机遇把握灵性在,商界巾帼美名传。

在京华企业三十多年的创业发展过程中,京华的当家人徐金环曾无数次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十堰市的电视台、报社在对徐金环的报道中不乏赞美之词,然而这些采访和报道中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溢美之词,莫过于称徐金环为“京华之母”。

2006年10月13日,在京华超市10周年专题采访中,当时《十堰晚报》的记者毛以国采访徐金环。他问道:“徐总您好,是否可以用母子关系来概括您和京华的关系呢?这种情感是怎样积累形成的呢?”

徐金环顿了一下,满怀深情地说:“京华是我一手带大的,真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凝聚着很多心血和汗水。当然,这其中少不了职工的支持。从上无瓦片、下无寸土,到有了自己的明确定位,以及拥有了自己的连锁体系,其中所经历过的酸甜苦辣,让我对京华的一点一滴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当想到自己公司及员工,我心里就涌动着难以割舍的情愫,很强烈,很强烈的……”

随后,毛以国采访了黄杰:“黄总,徐总可以说是‘京华之母’,没有她就没有京华。那么,在您的心中徐总是怎样的地位?您最看中她什么?”

黄杰动情地说:“徐总在我心目中分量很重,她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对她特别感恩。”接着,黄杰又连着用几个“很”字来表达了他对徐金环的敬重:“徐总很踏实、很勤奋、很敬业、很慈祥。”

在采访京华超市总经理刘美娟时,刘美娟感激地说:“徐总是一个像母亲一样关心我、照顾我、培养我的人。她对我在工作上高标准、严要求,却又能够包容我、原谅我。她对我在生活中则像母亲一样慈爱、细心、关心、呵护。包括我子女的上学、父母生病的探望、我受了委屈的安慰,她让我感到非常温暖,真的是慈爱如母。”

“京华之母”徐金环在十堰商界的口碑也是众口称赞的。在十堰商界,不论是十堰第一大商场人民商场的老总贾国启,还是十堰商超企业与京华超市互为竞合关系的寿康永乐超市的老总王国华,说起徐金环都称赞道:“这老太太了不起,她商业眼光敏锐,市场感觉好,会用人,有独到之处,值得人钦佩!”就连后来五堰商场的副总陆成炎在提到徐金环时都禁不住竖起大拇指说:“徐总是我心目中敬佩的人物,虽然我没跟京华发生直接的业务上的往来,但徐金环的诚信和人品在十堰商界有口皆碑。这样说吧,如果有机遇、有缘分,在京华企业未来投资的项目上,我会毫不犹豫地以个人名义投资入股。与徐总这样的人合作,我信她。”

“京华之母”徐金环在十堰商界的长袖善舞,在市场风云变幻中的机遇把握,在企业改制和利益分配时的散财大气,在用人惜才方面的独到之处,常常作为故事和传奇在十堰社会各界流传。可在京华企业内部,作为当家人的徐金环又是怎样展现出她作为“京华之母”的一面呢?

徐金环在回顾京华创业和发展所走过的艰辛过程时说,在京华三十多年,有三件事让她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第一件是1992年京华经营处于最低谷,当时的京华商场、荣华商场都是举债建成的,是负债经营,赚的一点钱首先要还债。由于生意不好,公司几次都发不出工资。望着辛辛苦苦一个月却拿不到工资的员工那乞求的眼神,就像针一样扎在心口。徐金环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把京华带出困境,我一定要对得起这帮同甘共苦的姐妹。

第二件事是公司的老店长李世秀带着用心采购回来的品牌毛线到十堰市内一家商场去推销,那家商场负责人本来已经看中了这款品牌毛线,准备签合同上柜销售时,得知李世秀是来自五堰街办的小商店京华时,就带着歧视的冷眼将李世秀轰出了商场,嘴里还喋喋不休地说:“我们国营商场怎么会进你们街办企业的货?这种东西谁叫你们拿来的?”

李世秀带着满腹委屈回到公司,含着眼泪对徐金环诉说道:“他们不要毛线就不要毛线,干吗拿话伤人,欺侮人呢?难道我们街办企业就低人一等吗?”

2005年,徐金环获评十堰年度十大经济人物。

徐金环看着自己的员工遭受歧视和委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想当初,李红、刘霞、李世秀、彭玉莲等老员工到一些二级采购供应站、批发站去进货,也是遭人白眼,对方都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徐金环咬着牙,又一次暗暗地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为这些京华的姐妹们找回尊严,一定要带着这群京华的姐妹做出样子来,让这些人看看,京华的这群姐妹是有志气、有能力、有作为的。

第三件事是那年腊月廿五刘霞外出采购春节商品在土关垭遭遇大雪,当看着刘霞历尽千辛万苦、一身泥水终于回来时,徐金环既担惊受怕,又心感内疚:这些京华的老员工都是些多么能吃苦、多么敬业的可爱的员工啊!可我徐金环作为企业的当家人,却只能看着她们吃苦受累。每当听说采购商品的哪个女同志又单独押车在赶回十堰的路上时,徐金环的心总是悬着。她担心车匪路霸拦车劫车伤着她的员工,这都是些年轻的母亲甚至是正处在热恋中的女孩子啊!万一要是出点事怎么得了?老采购员周明芬回忆道:“徐总对我们采购押车回来,真的就像母亲担心自己外出的儿女一样,每次总要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问我身体怎么样?路上吃了没?没遇到盗抢吧?而且每次都要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们女孩子注意保护自己,千万不要伤着自己,只要人没事,哪怕货丢了都不要紧。”

“京华之母”徐金环的用人之道也是值得称道的。这一点,在京华不论是高管团队,还是中层经营管理团队都体会犹深。在京华高管管理层,徐金环对黄杰的诚聘、对钟萍的引进、对刘美娟的提拔培养、对杨成梅的数次管理职位调整,以及对李化菊的信任,都有她求贤若渴、知人善用的独到之处。

而在对中层经营管理团队的用人上,她也不乏慧眼识珠,用人所长。

店长张燕回忆到,那是1994年的时候,刚刚高中毕业的她被五堰街办招工推荐到京华。见到徐总的第一面,她就觉得徐总平易近人。徐总打量了一下张燕,感觉到这姑娘有潜质,当场就决定录用参加员工培训。进京华后的张燕果然不负重望,最后成为京华最优秀的店长之一。

提到张燕,在京华谁都会想起“外派店长”这件事。张燕说,在她的心目中,徐总既是公司的领导老总当家人,又像亲近自己的母亲。她清楚记得当年自己外派郧西去当店长,徐总找她商量的事。张燕回忆说,当时徐总把她叫到办公室,给她倒了一杯水叫她坐下,然后轻言细语地说:“娃子啊,你看我遇到点难处想跟你商量一下,现在郧西店的店长家里有些特殊情况,要调回来,那边缺个店长,我把公司的店长过了一遍,觉得派你去比较合适,你看怎么样?”

一声“娃子”已经让张燕备感温暖,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称呼。此时的徐金环已经是十堰商界响当当的知名人士,此时的京华已经是年销售过4亿元的超市连锁企业。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她完全可以直接调配张燕到郧西店去,可她没这么做,她重情惜才,她将公司的客观情况说出来,然后以商量的口吻来征求张燕的意见。

张燕感动了,她说她一生都记得这一声“娃子”的呼唤,她答应了徐总,只身一人去郧西走马上任。刚到郧西,一看到住的地方那个环境,一看到店里经营的那个情景,她立刻就想打退堂鼓,想回十堰城区。可是那一声“娃子”的呼唤仿佛萦回在耳边,张燕在心里说:我不能回去,我不能当逃兵,这是一个母亲交给女儿的责任和担子,这是一份重托,我一定要在郧西做好,我一定不让徐总失望。

这一决定让张燕成了京华超市外派时间最长的一名店长,这一决定也成就了张燕的成长,这一决定也使张燕成为京华超市一个不可多得的优秀店长。

徐金环看望家属员工。

老店长李顺云对徐总对她的任用也印象深刻。她说,她是最早的店长之一。京华量贩店筹备的时候,她作为副店长辅助黄杰,后在量贩店做执行店长,在量贩店做了四年。当时食品沟店的经营情况不是很好,徐总找到她,想把她调到食品沟店去扭转一下经营局面。李顺云不想去,毕竟在京华量贩店做久了,京华量贩店又是京华最大的店,容易出业绩,而食品沟店则由于店面的局限性、地理位置的局限性,经营上难度要大得多。李顺云对徐总说:“我倒不是怕困难,也不是拈轻怕重,当初量贩店筹备的时候,那么累,那么苦,我都没有退却过。虽然量贩店与我的家只隔着一条马路,我宁可叫年幼的儿子给我送饭都不回家,我都不叫苦。现在,我的确是身体差了,有病在身,如果再叫我到食品沟店去当店长,不分白天黑夜地干,我怕我的身体扛不住。”

那几年,李顺云的身体不好是大家都知道的,这也是客观存在的实情。可是当时正值京华快速扩张发展之际,很多新开店的店长都是从主管提上来的,食品沟店经营的调整,实在是没有合适的店长可以胜任。徐金环只有慢慢地耐心细致地与李顺云分析公司的店长安排情况,分析食品沟店的经营调整情况,并且答应李顺云先让她到食品沟店去当店长,尽量调些能力强的主管去协助她,一旦有了合格的店长人选或是经营状况得到改变,立刻把她调回公司总部的营运部,不再派她到前勤当店长。

李顺云到食品沟店去当店长了,她深深地体会到徐总作为京华当家人的不容易。徐金环也兑现了承诺,后来为了照顾身体不好的李顺云,一直让她在营运部搞管理工作。

王宗立当过村主任又当过兵,还在武汉的企业干过。1996年,由于家庭原因他回到十堰,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当时京华正在筹备十堰市也是京华的第一家连锁超市,当五堰街办将他引荐到京华时,他去看了京华的食品沟和老虎沟市场旁的两家店。说实话,当时他看不上眼,这么小的两家店,这么小的街办企业,能有多大作为?在去留犹豫之间,是徐总挽留了他,并且考虑到他是个男同志,又是个小伙子,就安排他帮助筹备京华的第一家超市,也安排他协助一些采购的事宜。想着他们几个小伙子收入不高还要在外面租房住,生活压力比较大,徐金环就把他们安排到柳林小学对面的京华临时仓库去住,一来解决了小伙子们的住处,二来晚上还可以照看一下仓库。徐总的关心和照顾,让王宗立的心安定下来。

然而,又一件事让王宗立更坚定地留了下来。那是在筹备京华第一家超市的时候,由于搬货物不小心伤了右脚大拇趾,脚肿得穿不进鞋子,王宗立仍是每天穿着拖鞋在店里忙碌着。这事被徐金环知道了,她心疼地对王宗立说:“你看你脚都肿成这样了,小心感染,能休息尽量休息。实在不愿意歇着,你也不必非到店里,在店后面的小仓库帮帮忙就可以了。”王宗立知道大家都在忙,哪能歇得下来?可徐总的话还是让他感到了温暖,这是一个温暖的集体,她的当家人就像家长一样关心照顾着每一个家人。

王宗立留了下来,徐金环知人善用,用人所长。此后,王宗立调到了采购部,成了采购部的骨干。再以后,王宗立做了京华采购部的部长,成了京华采购部的“王头”,成了刘美娟的左膀右臂,也成了徐金环所钟爱的管理骨干。

徐金环爱心助学。

在京华,徐金环的为人大气、勇于担当也是人所共知的。黄杰记忆最深的是1998年徐总诚邀他加盟京华时,谈到工资待遇问题,黄杰提了个月薪2000元,并说初到十堰时因为是帮助同学创业,年薪是3万元。徐总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要知道,当时作为京华的总经理,她自己的月薪还不到1000元,可她不光答应了黄杰月薪2000元的要求,还在发奖金时尽量照顾黄杰,使他的年收入尽量接近3万元,这使黄杰成了当时京华收入最高的人。

提起量贩店的筹备,印象最深的事可能就是货架倒塌事件。这件事让当时参加筹备京华量贩店开业的所有京华人都忘不了。最刻骨铭心的人是黄杰。因为到那个货架厂家去考察的人是他,签货架合同的人也是他,货架倒塌他应该负主要责任。可是,当时在全体人员都傻眼的情况下,徐金环异常镇静,她当时没有丝毫埋怨,而是冷静下来,集中力量解决问题,这样一个当家人的胸怀让黄杰永生难忘。

当京华量贩店做成功了,当十堰商界有那么多人知道了京华的黄杰,当不止一个商家伸来橄榄枝,想高薪挖黄杰时,黄杰心如止水,毫不动心。在与京华共事之后,在了解徐金环的为人之后,黄杰知道,只有京华才是成就他事业的舞台。

徐金环爱心捐款。

徐金环的大气还体现在她对金钱的淡漠上。直到2010年京华企业战略转型前,她的月薪在京华高管团队里都不是最高的,拿的奖金也不是最高的。她不止一次对企业顾问说:“在京华我的股份最多,年终分红我肯定分得也最多,而平时的工作又多是他们在具体经营管理。所以,让他们的工资高一些、奖金高一些也是应该的。作为一个企业的当家人,就要大公无私、严于律已。如果太过于计较个人得失,那会让别人看不起,那很丢人。”

这不是简单的几句表白的话,这是大气,这是胸怀。

刘美娟至今难忘徐总提拔她当总经理时淳淳教导她的话。她说:“当一个总经理,做人你要以诚待人、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要有胸怀,不能太计较个人得失。做事你要公平公正。公生明,廉生威。对待员工,你要关心爱护。对待客户,你要讲诚信,守承诺,说出去的话要兑现。工作上要做出表率,处处以身作则,自己做不到的,就不要要求别人做。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这样才能让员工心服口服。另外,遇到问题要多思考,多请教有经验的人,多请教专家顾问,注重多学习、再学习,经验和阅历都是在学中干、干中学得来的。”徐总的这些教诲让刘美娟受益终生。

黄杰还说,徐总这人要求严格,不讲情面。别看她平时对人挺关心照顾,可在工作上要求却很严苛。她给你安排的事你马虎不得,印象比较深的是:她特别喜欢检查,她安排的工作一定会来检查你的落实情况,你千万不要抱侥幸心理。这一点黄杰深有体会。某件事她说过了,过了一段时间,你认为不那么重要,可能她忘记了。那是不可能的。她说了下个星期要检查落实情况,那下个星期她肯定就要来检查,这个没有例外。所以,黄杰心里清楚,只要是徐总安排的事,你最好老老实实做好。

京华超市抗灾救灾捐款。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社会上有一股不正之风,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一些想升职或者想调岗的员工都想给领导送点礼物以拉近一下关系。京华的店长费红丽清楚记得,有一年春节前开员工大会,徐金环当着全体员工的面说:“现在有些员工想趁过年给我送点礼物,想让我帮她调调岗。这次,我当着全体员工的面对大家说,只要你在工作中努力好好干,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不要指望通过送礼来提拔你。你干得好,干出成绩了,自然会得到提拔和重用。”费红丽说,徐总这个人绝不讲情面,绝不徇私,管你是谁,在工作中做得好,她自然会重视你,你要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她照样处罚你。曾经,她将自己在京华工作中失误的侄儿处罚停薪待岗三个月。这一点让所有京华管理人员记忆深刻。

但徐金环绝不是一个无情之人,她在呵护员工上又是关怀备至。

鲁成莲清晰记得,她到公司四个月就提拔当了柜长。可因为刚进京华时还是农村户口,虽然工作出色,工资待遇上不去,相当于没转正。徐总就想办法采取“招工”的形式转正提拔了她,毕竟那时的京华属于街办企业。鲁成莲说,估计她是京华最后一个“招工”转正的,第二年鲁成莲就被提拔当了店长。

在京华,由于是商业零售企业,又多是些女同志,不光逢年过节要抢生意、抓销售,就是平常的双休日也多在店里忙。因此,多数人顾不了家里,这样不免会产生一些家庭矛盾、夫妻不和,有的甚至会带来家庭变故或者是亲人患病不能照料。每当这时,徐金环就成了“消防队员”和“居委会主任”,她事无巨细地去做工作,去劝导、去关心、去探望。在李红、刘霞、彭玉莲、李世秀、李顺云这些老员工、老店长眼里,她就像个老大姐一般关心着你;在张燕、王宗立、周明芬,包括刘美娟等员工和管理人员眼里,她又像母亲一样呵护着你。

李红回忆到,她的儿子出生以后,因为特殊原因,上户口遇到一点问题。徐总知道后,第一时间安慰她,叫她不要急,她动用自己的资源,跑公安局、派出所,像办自己的事一样,帮李红落实了儿子上户口的事情。

刘霞说,她的爱人得重病时,她家里忙,工作上顾不过来,又是徐总主动到医院到家里去探望、去关心,还想尽办法帮她解决问题,让她感觉到徐总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

2006年,黄杰得重病住院,徐总心疼得不得了,她责怪自己对只身一人在十堰的黄杰关心太少,她说黄杰是在京华累病的。她细心地安排好黄杰的工作,细心地嘱咐照料好黄杰的生活,让黄杰安心静养。她对待黄杰就像对待家中的亲人一样,令黄杰备感温暖。

徐金环不仅对待自己的员工是这样关心和帮助,同时又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她热衷于做慈善做公益,她热衷于回报社会,她是十堰市首届慈善公益之星。她几乎每年都要抽出时间到社会福利院去,去捐助去看望那些失去亲人的孤儿。她还不止一次捐助那些贫困大学生,她总说:“十堰地处山区,又有一些贫困县,这些孩子考出来不容易,我们现在过好了,收入不错了,能够帮一下孩子们,就尽量帮一下吧,毕竟我们也是从困难中走过来的。”

她叮嘱公司的党政工团各个组织机构,不论遇到什么大型公益活动和社会捐助,一定不能落后,一定不能落下,要主动,要踊跃。2007年捐助艾滋病患者,2008年捐助白血病患儿,她都第一时间安排公司去参加。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她也第一时间叫公司赶快去捐款,不光是以公司的名义,她还以个人名义再捐款。十堰的郧西、房县、竹山、竹溪都属于贫困县,只要是听说哪个县又受了灾,她的心里就难过,只要市里组织捐款,她都会第一时间吩咐公司行政部去捐款。知道徐金环为人的,都说徐总有副“菩萨心肠”。

就是这个“菩萨心肠”的京华当家人,京华人特别是最早一批跟随她创业三十多年的老员工都说徐总是一个意志坚强、心理强大、有韧性、极具抗压能力的人。李世秀在谈到他们的当家人时说:“我跟随徐总几十年,就没看到过徐总掉眼泪。”

一个“没有掉过眼泪”的女人,该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如果只是用“女强人”来形容她,未免过于单薄了一些。她也有七情六欲,她也是血肉之躯,可她的骨子里铸就的却是责任和担当。

李红回忆到,那是1988年,徐总和她到上海进货,发现一种毛呢布料非常适合在十堰销售,打听到厂家在青海西宁,徐总二话没说,买了火车票就和她从上海赶到了西宁。从上海出发时穿的是单衣,可到了西宁却要穿毛衫。加上西宁都是吃的面食,作为南方人的徐总,吃不好,睡不好,加上身体又有毛病,但硬是撑着把毛呢布料订好运回了十堰。

鲁成莲回忆到,一次她与徐总和公司管生鲜的人员一起到山东家家悦集团去考察生鲜仓库和冻库。家家悦生鲜仓库和冻库凌晨两点就开始操作,作为董事长的徐总完全可以不起那么早,只要安排她们去就可以了。可是年近60岁的徐总凌晨就爬起来,坚持与员工们一起去考察家家悦的生鲜仓库和冻库。鲁成莲心疼得要掉眼泪。因为徐总跟她睡一个房间,晚上徐总的腰疾复发,疼得冷汗直冒,疼得牙齿咬得嘎嘎响,几乎一晚上没睡觉,可她凌晨两点却照样爬起来与员工一起投入到工作中。从家家悦的生鲜仓库和冻库回来,她又开始筹划设计京华所要建的冷库设备布局。她和鲁成莲她们一起趴在房间的地上,一边商量 ,一边一笔一画地画起来,完全忘了自己头天晚上腰疼得满头大汗的事。

鲁成莲还忘不了一件事,那是京华看好双汇冷鲜肉的市场竞争能力,准备代理十堰市双汇冷鲜肉。那是一个下雪天,徐总带着管生鲜的鲁成莲连夜从十堰赶到宜昌。因为要赶着应市,她们凌晨三点才赶到宜昌,一大早就又赶到双汇在宜昌的生产基地,经过考察决定与双汇合作,代理双汇冷鲜肉。从出发到考察到签订代理合同,在下着雪的冬天,两天内完成,结果使京华的生鲜经营大大提高了竞争能力。徐总做事的这种果断、这种高效率、这种不畏严寒的工作作风,令鲁成莲钦佩不已。

徐金环是坚强的,可徐金环也是柔弱的。在黄杰生病的那段日子,她接过了黄杰京华房地产的事宜,那时又是遭遇拆迁户闹事,又是忙前忙后地要为京华北京路的土地办证,每天工作压力异常大。快60岁的人了,睡眠也不好,通常一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因为心里总装着公司的事情,经常胸闷心慌,开会讲话时两只手颤抖得厉害。一天,徐金环毫无征兆地倒下了,送到太和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必须做心脏造影。检查结果出来,医生说是由于精神压力太大造成心血管痉挛。医生吩咐道:“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要少操劳,要放松,要解压。”从那时起,徐金环又患上了心脏病。她的腰疾也好、心脏病也好,都是在为京华的创业和发展中呕心沥血、积劳成疾的。

徐金环是个心理强大的、有韧性的企业家,也是一个另类的女人,一个“孤独”的人。普通的女人都有被人呵护的需求和愿望;普通的女人都有至少一个闺蜜,在她遇到挫折,受了委屈的情况下,她希望得到安慰,她希望能够找人倾诉发泄甚至是大哭一场……

受赠学子感恩京华。

徐金环却不是这样的女人,当问到如果遇到难处去找谁倾诉、她一生有没有最亲近的闺蜜时?徐金环认真地想了想说,她没有闺蜜,也不愿轻易在京华同事中“示弱”。她说,早期时,京华属于五堰街办的企业,遇到问题和困难,她跟当时五堰街办管商业的副主任倪华兰聊得多一些。后来京华改制,成立了自主经营的民营企业,她有了问题和困难,就按照工作习惯去找十堰市商务局的局长张新艺和副局长段知林多一些。另外,由于公司聘请了管理顾问,诸如遇到企业战略、经营甚至是人力资源方面的事情,她又与自己企业的管理顾问交流得多一些。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工作,为了京华,却从来没有一次因为个人的挫折、苦恼、委屈去找谁倾诉过。

或许,她总肩负着一种责任、一种使命。京华的早期,她想的是如何为京华的姐妹们找立足之处、找生存之道。当京华企业成为十堰商超连锁企业时,她想的仍然是如何让京华这个品牌屹立不倒、如何使京华的2000名员工能够有永久保障。她从来没有时间去想个人、想自己。她说,她身上永远有一个“紧箍咒”,自己身上永远有一份“无形的压力”,永远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企业有哪怕一点闪失,那么她作为京华的当家人就对不起这些一起风风雨雨、历经艰辛走过来的好姐妹……

有个诗人曾经说过:孤独是生命的礼物!徐金环是“孤独”的,这“孤独”是命运赋予她的使命、宿命。徐金环是“孤独”的,这“孤独”是人生给予的一个礼赞。享受孤独是一种境界,“京华之母”,徐金环当之无愧。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单页阅读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