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岁月》(28)

时间:2018-02-11 13:17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38年的创业史、发展史是京华的一笔财富,京华集团是38年来留下的基业。这份财富、这份基业,特别是38年来京华的精神、文化、价值观,是应该让未来的京华人保留下来,传承下去的……

我的姑妈

□ 徐 芳

有人说,她是十堰商界的一个传奇;有人说,她是女强人的典范;也有人说,生活是一所最好的大学,磨砺了她坚强的意志;也有人略通命理,说她的名字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是这种贵气成就了她,成就了十堰商超界的龙头老大。

然而,在幼时的我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但坚强的农村妇女——从小帮家里砍柴、做饭、种地,在失去父亲庇佑的大家庭(当时父亲被错划成“右派”下放到沙洋农场改造),和母亲一起,带领着四个年少的弟弟(后来最小的弟弟因疾病离世)辛苦度日。成家后,为了能在十堰这个陌生的城市生存下去,带领一帮小姐妹艰苦创业,成就了一番事业。她,就是我的姑妈——徐金环。

其实,我的童年和少年离姑妈比较远——1979年,她在十堰代销店做营业员,为生存苦苦挣扎的时候,我刚出生不久;1991年,她与农行张湾办事处合资建房成立京华商场的时候,我在红安父母身边承欢膝下;1997年,她的事业遇到瓶颈,在寻思开十堰第一家量贩超市的时候,我在武汉求学。我幼年时对姑妈的印象很模糊,对她的最初认知来自奶奶。奶奶曾对我说,我有位姑妈在农村吃了不少苦,后来去了遥远的十堰,咱们坐车过去得两天,她在那边做点小买卖很不容易。奶奶还曾经告诉过我,我的这位姑妈能干、要强、懂事,十几岁的年纪,已经能在村稻场搭建的舞台上有模有样地喊口号、演样板戏了。只是,聪明好学的她由于家境贫寒,弟弟们尚幼,初中勉强读完就辍学了。爷爷是私塾先生,文革的时候被当做“臭老九”、“右派反革命”屡遭批斗,没少受罪,长期在沙洋农场改造。家庭成分不好、家底又薄,当家的男人又长期不在家,柔弱的奶奶带着几个孩子,在那个浮躁的年代,自然饱受村里人欺凌。听我的父亲说,当时姑妈作为长女和奶奶去队里领工分粮,队里的人直接把姑妈装粮食的箩筐踢翻,还恶狠狠地说:“你们家欠队里那么多钱还想分粮食?”想必,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饱受欺凌的姑妈就暗自发誓:一定要过上好日子,让家里人都能吃饱穿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作为家里的长女,俨然是家里的主心骨、顶梁柱,天天随奶奶去队里劳作挣工分。在那个缺吃少喝的年代,奶奶好不容易弄回一点米面,姑妈都会主动让母亲和几个弟弟先吃。

我的父亲说,在那个缺少父爱、饱经风霜的家,姑妈虽然是女孩子,但是小小年纪倔强而又坚韧,默默忍受着生活中的风霜雪雨,那种记忆铭心刻骨。然而,正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经历不仅过早地让她分担起保护家人的重担,也练就了她铁骨柔情、奋斗奉献的品质,正是这种锤炼铸造了一颗强大的内心,才能去面对、化解后来的任何凶险,让她受益终身。

后来,姑妈嫁给了做建筑行业的姑父,跟随着姑父来到了十堰这个百废待兴的移民城市。弟弟们陆续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各自为小家庭打拼,一家人渐渐疏离。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姑妈的记忆就定格在春节——那个时候,姑妈偶尔会带着姑父和两个年幼的表姐回老家红安上新集村过年,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朴素的打扮,不过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在老家吃两顿饭寒暄几句就打道回府。待我长到十来岁,许是父母想让生长在小县城的我长长见识,于是逢寒暑假,父母就会把我送到姑妈家和表姐们小住一段时间。那时,姑妈家还住在人民广场老十五中学旁边,家是最早的“二汽”房,是那种外面还裸露着红砖的六十平方米的小两室。奶奶当时在姑妈家帮忙带两个表姐,再加上我的加入,六十平方米捉襟见肘,我和小表姐们只能打地铺席地而眠。由于姑父姑妈经常在外忙碌,奶奶也仅能照料我们的衣食住行,我和两个表姐那段时光还是相当自由的。即便是住在姑妈家,我也很少见到姑妈的面,因为我们睡着的时候,她还没回来;我们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出门了;中午她不回家吃饭,所以几乎没有交流的机会。

最初见识姑妈的“暴脾气”,是初中那年暑假的午后,我跟年岁相仿的小表姐海丽拿着棉花、棉线和竹竿,跑到屋子后的小河沟(现六堰金威后的铁桥处)用棉线系着棉花学别人钓青蛙。结果钓上来二十来只青蛙,开心得不得了。夜幕降临,我们偷偷把青蛙带回家,用塑料袋装了满满一袋,放在厨房的角落里。半夜里,青蛙挣脱了塑料袋,从厨房跳到客厅、卧室、床上,呱呱乱叫,好不热闹。劳累了一天的姑妈被满屋子呱呱乱叫的青蛙吵醒,气愤至极,把我们狠狠教训了一顿:不仅让我们下跪,还动手揍了海丽,勒令写检讨。可以说,那次挨训,是我整个暑假跟姑妈接触时间最长的一次,只是想不到是以这种尴尬的方式。

可怜天下父母心,姑妈身为人母自然也疼爱自己的孩子。只是那时,她创办的京华超市刚刚起步,要忙着出差进货,陪伴家人的时间少之又少,对两个表姐的管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表姐海燕懂事,性格温柔,挨骂的机会不多,但是海丽和我活泼顽皮,没少挨吵挨罚,跪搓衣板、写检讨。虽然每次来十堰,姑妈都会默默为我准备许多孩子喜欢的零食和礼物——一个漂亮的文具盒,一双精致的小皮鞋,总能瞬间让我爱不释手。即便这样,由于跟姑妈缺少言语交流,对彼时的我来说,对姑妈的“畏”远大于“敬”。少时的我曾顽固地认为:姑妈就是个严厉的大家长,不可亲不可近,我与她就像老鼠与猫的关系。

1999年的暑假,京华在六堰广场对面准备新开一家洋快餐——摩尼炸鸡店。为了锻炼我,姑妈安排我去炸鸡店当服务员,兴致勃勃的我就这样荣幸地成了摩尼炸鸡店的第一批员工。当时,负责摩尼炸鸡店的是文质彬彬不拘言笑的黄杰经理,以及说话特别温柔对谁都笑眯眯的钟萍经理。炸鸡店服务员的工作看上去简单,干起来可不容易。因为是十堰最早的洋快餐,生意非常好,店内经常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很多客人没有位置坐就只能站着吃,可以想象服务员得有多忙。我们每天早上5点前必须到店打扫卫生,窗户玻璃桌面地面必须一尘不染,必须做好各项开门前的准备工作。根据客流情况,中午和晚上半个小时抽空轮流吃饭,然后一直忙到晚上12点才打烊下班。而且,服务员每天必须按公司的标准姿势抬头挺胸地站立近十六个小时。很快,我的小腿就站得水肿,脚掌也磨出了一串串水疱,水疱又被磨破了,跟袜子粘连在一起。半夜回家,疼痛加委屈,洗脚的时候我忍不住当着奶奶的面哭了一鼻子。后来,姑妈抽空找我聊天,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她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啊,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容易。现在你还没有进入社会,这么一点苦都吃不了,以后会有什么作为呢?别人都做得了,为什么你做不了呢?做事情一定要坚持、有恒心,才可能成功。”看着她那双严肃而关切的眼睛,我郑重地点点头,没有打退堂鼓。四十天后,暑期工的日子结束了,我要去武汉继续上学,临行,姑妈给了我四百块钱,说是我打工的工资。拿着那四张“老人头”,我百感交集,第一次感觉到花钱容易挣钱难啊……从事商业工作太辛苦了。

2000年,我从武汉读完大学来到十堰,暂时借住在姑妈家,姑妈依旧很忙。那时,十堰第一家大型超市京华量贩店即将开业,家里基本上看不到姑妈的身影,她偶尔在家吃顿午饭,也是电话不断。饭桌上我们很少有交流,她总是一副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样子,吃得也很少,吃过饭就回房关上门,不知是在休息还是在思考。好在家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姑妈的节奏,各忙各的,不去打搅她。半夜起来喝水上厕所,经常看到她房间里开着灯,透过门缝,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清冷的光影。那段时间,整个家庭弥漫着一种凝重的气氛。虽然那时候沟通不多,但是在生活细节上,姑妈对晚辈要求特别严格:女孩子穿着一定要整洁大方;夏天工作期间不允许穿无袖的衣服;头发要梳理整齐,不允许染乱七八糟的颜色;吃过饭的桌子一定要抹得干干净净,不得有半点油污;晚上要按时回家,若因为工作晚归必须提前跟家里报备……她的口头语是: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无论做工作还是做家务活,要做就把事情做好、做完美,不要让别人说。

姑妈的一生基本上都奉献给她的商超事业了,所以兼顾家庭的时候很少,我似乎没有见过她下厨房,偶尔家里需要找个剪刀或者针线盒之类的,她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海丽说,她小学的时候,每月的家长会都是爸爸去参加,妈妈只去过一次,而且还记错了时间,白跑一趟没有开成。海丽说那个时候特别希望妈妈能参加家长会,哪怕一次也好啊,至少证明她也有妈妈关心、妈妈爱。可惜,这个愿望直至她小学毕业都没有达成。

我们是红安人,虽然身在他乡,但是每逢过年我们依旧保持了红安过年的习俗,会抢在大年三十的大清早吃团年饭,并认为吃团年饭的时间越长越代表这家热闹红火,来年更兴旺发达。可就是这样合家团聚的日子,姑妈依然放不下她的工作。记得2007年的大年三十,一清早,大家聚在一起准备吃团年饭,饭桌上热气腾腾欢歌笑语好不热闹,可饭菜刚端上来摆整齐,姑妈的手机就急促地响起来,对方声音比较大比较急促,坐在姑妈身边的我听明白了意思:一早郧西消防支队的带队检查,说郧西购物广场的消防没达到要求,要关门整改。这下姑妈坐不住了,边起身穿外套边打电话给钟总安排车辆,准备去郧西,当时外面天气阴沉飘着雨雪,我们都担心路上不安全,劝姑妈不要去郧西,可她还是没有半刻犹豫,饿着肚子匆忙地离开了家。姑妈就是这样一个喜欢操心的人,就算大年三十没有公司任务,就算工作现场有分管领导,她也是最先离桌的人。她总是匆匆吃几口饭就出门去了,因为她心里惦记着店里留守加班的员工,她觉得她作为京华当家人,必须也应该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和员工在一起,以京华家人的身份去慰问一线的员工们,哪怕送去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红包、一句简短的祝福语。在她心里,满满装的都是她的京华、她的员工、她的京华家人们。

毕业后的第五年,我有幸进入京华公司采购部工作。当时,京华总部办公区都集中在老虎沟口服装超市上面的小二楼。这样,我就经常有机会在公司的各种场合遇到姑妈。她每天来得很早,收拾得干净利索,腰板挺得笔直,走路虎虎生威,高跟鞋敲击在走廊地板上发出急促的“哒哒”声,仿佛擂响的战鼓。姑妈的身世造就了她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个性,办公室里经常能听到她洪亮的嗓门,或激烈或和缓;到门店检查各项报表,也是认真至极,眼里揉不得沙子,见不得敷衍糊弄;看到店里现场存在的问题,就会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大声表达她的不满。每次听说董事长要到门店检查,从总经理到门店店长、员工都要紧张好几天,如临“大敌”。不过话说回来,姑妈农村出身,没有架子,在门店检查的过程中,如果正巧遇到门店上货卸货,她会不顾腰椎老毛病,默默上去搭把手,力所能及地做些事。在很多人看来,她在工作上挑剔到近乎苛刻,可也许正是这种完美主义的管理风格,才缔造出资产过亿的京华王国。

姑妈的性格是个矛盾体,工作上她强势得有些不近人情,可内心又是善良而感性的。每当身边的员工及家属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她总要亲自去看望。每当员工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只要找到她,她都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好几次,我看到公司的女员工因为家庭琐事与老公吵架后跑到姑妈家抱怨哭泣,姑妈像个慈祥的母亲一样,拉着员工的手好言抚慰,温言软语,全然不见上班时那种强硬的做派。公司采购部有个李姓员工的母亲患了重疾,家庭困难,姑妈毫不犹豫慷慨解囊,并号召公司捐款帮助。她重视基层员工生活,每年都会和负责工会的杨总到困难家庭去送温暖,去安抚员工家属;每年年终她会召集经常外派出差的员工家属开茶话会,馈赠礼物(有时是一套西装、有时是一套温馨的床品或者生活用品)和奖金,表达公司对员工家属的感谢。每年她都会积极参加社会上的公益活动,给养老院、孤儿院的老人和孩子们送生活必需品,给失学儿童赞助学费,为白血病和残障人士献爱心,类似于这样关爱弱势群体的举措,不胜枚举。她把她的爱毫不吝啬地给了社会,而给自己小家庭的则太少太少。年少时,我和海丽曾私下嘀咕:“当她女儿(侄女)不如当她的员工,当员工起码还能经常见到她,还可以坐在一起细致地谈谈心,能得到她更多的关注和关心。”成人后才知道,姑妈虽然为自己的家庭付出的少,但她拥有大爱,一种关乎集体的博爱。

当然,姑妈自幼在家中顶梁柱的本质没有变:奶奶腿脚不好,多年来她一直负责医药费和照顾,对待家里的晚辈也是尽心尽力。哪怕只是红安籍的老乡,只要找上门寻求援助,她也尽力帮忙,或帮忙安排工作或赠送财物。当时,公司有不少红安籍的员工。可是当工作与亲情出现冲突,姑妈的态度也很明确毫不含糊,轻则重罚,重则辞退,她是绝不允许亲属或老乡在她的公司打着她的招牌消极怠工、拈轻怕重的。姑父的一位亲戚因为消极怠工,被姑妈知道了,在家把他骂得体无完肤狗血淋头,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能干你就好好干,不能干你就滚回老家,京华不需要偷奸耍滑的人”,当时姑妈的责骂声响彻整栋大楼。堂哥是我们晚辈中最聪明的,也是最调皮的,十几岁刚到京华上班时玩心重,姑妈没有少操心,骂过也打过,甚至让他停薪停岗回家反省三个月。对待亲戚晚辈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她决不会包庇和姑息。公司中选拔人才提拔领导,姑妈遵循的原则就是“能者上,庸者下”。我想,也正是因为她这种不徇私、不认人唯亲、奖罚分明的管理方式,才会让那么多优秀的人才愿意一直跟随她。

电影《芳华》里面有句台词:一个从来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姑妈的前半生似乎不曾被命运所善待,那个时候她尝尽委屈和冷眼,所以在她的后半生,她都能善待身边的人。她善待基层员工,懂得缺钱的痛楚和尴尬,她要求财务人员无论盈利情况如何,每月必须在15日发放工资,晚一天处罚财务经理、相关会计和出纳;她善待一起“打江山”同甘共苦的老员工,在划分公司股份的时候,宁愿牺牲个人利益,也要保障外派老采购员的股份;她善待合作伙伴,深知资金对于生意人的重要性,所以她按合同办事按时结账,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在业内得到众多供应商的支持和尊重。她就是这样,为人仗义厚道,做生意守合同重信誉,愿意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所以,京华这么多年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形象,无论做超市做餐饮,还是做房地产做小额贷款公司,生意场上的朋友都愿意帮忙,都愿意“抬庄”。也因为这样,京华的事业才会蒸蒸日上、越做越顺利。直到今天,我偶尔会遇到一些当年与京华超市合作过的供应商,有的已年过六旬儿孙满堂,但提及姑妈,他们仍然会饱含敬意地称一声“徐大姐”。

“人生七十古来稀”,转眼,从1979年为了在陌生城市生存而奋力打拼的弱女子,到目前身家千万驰骋商界的女强人,姑妈付出了近四十年的“芳华”,其中的辛酸和艰难,她从没向我们晚辈提及。但是,我们知道她的不易,从内心敬重她,并将她树为我们学习的榜样和标杆。姑妈一向很坚强,我似乎从未见她掉过眼泪,在我心中是“铁娘子”的形象,可在刘建华老师采访姑妈的时候,回忆三十年前创业初期的艰难困苦,尤其在回忆筹钱建商店、带领员工卖啤酒的时候,姑妈数度动容落泪。也许正是尝尽了生意场上的艰辛和酸楚,作为过来人,她从内心始终不太愿意自己的晚辈们再涉足商业。

“雪打霜欺立险峰,风雕雨塑更从容;向天再借四十载,笑看春秋步大同”。现在的姑妈,即将卸去董事长的担子,离开她无比热爱的工作岗位。现在,她给自己给家人的时间明显多了,她的目光不再凌厉,多了一份慈祥;脚步不再虎虎生风,而是多了一份悠闲从容;语气不再那么斩钉截铁霸气十足,而是多了一份和蔼温和。比起以前那个强势的姑妈,现在的她更能令家人、亲戚觉得亲近。虽然赋闲在家,但姑妈对学习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曾停歇——她上老年大学,有模有样地学习太极、游泳、书法,在朋友圈分享养生、为人处世心得、管理经验等等。虽然她的身体状态不太好,心脏、腰椎的老毛病也会令她烦恼,但是她始终傲对困境、笑对人生。

如今的我,也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年近不惑的职场女性。虽然我坚持走的路是姑妈当初不太愿意我们晚辈走的路,但是,经历过这十几年的风雨打磨,我深刻感受到了商海女人的不容易,也愈发从心里对姑妈充满敬佩、感恩和疼惜。我的姑妈徐金环,她克难奋进自强不息,用自己坚毅、果敢、质朴的一生,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青春之歌!她用自己的一生化作一盏明灯,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每当我疲倦松懈、迷失自我时,抬头看看心中的那盏明灯,又会充满力量,阔步迈向未知的未来!

徐芳于2018年元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单页阅读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