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岁月》(6)

时间:2018-02-11 13:17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38年的创业史、发展史是京华的一笔财富,京华集团是38年来留下的基业。这份财富、这份基业,特别是38年来京华的精神、文化、价值观,是应该让未来的京华人保留下来,传承下去的……

徐金环(二排右五)与六堰商店的姐妹们。

第二章:取名京华

风雨飘摇六堰店,城市规划要拆迁。

姐妹又无立足处,何处安家建商店?

规划人员讥讽言,执着克难把店建。

两个沟口两个店,取名京华谱新篇。

1985年,十堰市城区规划要拓宽主干道人民路,还要建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办公的银都大楼。而银都大楼的规划选地就是六堰商店所处的那两排临时的商业小平房。徐金环负责的这六家小店的墙壁上已经用红笔涂上了大大的“拆”字。

徐金环担心的事终于来了,她每天到六堰商店去上班时,眼睛都不敢去看商店墙壁上那大大的刺眼的红色的“拆”字。这两排小平房是1981年建成的,六堰商店在这里经营了四年多,按当时十堰市第三产业办的政策规定,经营超过两年就没有任何补偿,那就意味着一旦拆除,这好不容易熬过来的三十来号员工就无法上班了。而且这六家小店还积累了10多万元的库存商品呢,万一要拆了,这些商品又往哪放呢?

自从当了六堰商店主任将近一年来,徐金环、杨成梅、郑明秀等商店管理人员不分白天黑夜辛辛苦苦地带领大家找货源、进货、理货、卖货,好不容易熬得六堰商店有点起色了,这个大大的“拆”字让徐金环心情又沉重了起来,就仿佛压了块石头……

一年来的艰辛还历历在目……

刚被任命为六堰商店主任的徐金环看着连一节像样的柜台都没有的六堰商店,她很想改善一下经营环境,让六堰商店有点亮点。看着六堰商店的商品零零散散,品种单调,她想从更多的商业渠道去进点货,让商店的商品能够丰富一些。可是,这六堰商店毕竟是街办的小商店,一无资金来源,二无商业上的关系,就是到一些二级的批发站去进货,也常常遭人白眼。那些国营的针织品公司、商业公司、百货批发站的职工们有的瞧不起这些六堰商店的员工们,说她们是家庭妇女,只适合在家里带孩子。

面对这些困难,徐金环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一次次厚着脸皮,推着板车,亲自到百货公司的二级批发站,到纺织品批发站,到副食品批发站,到日杂批发站,到五金批发站去软磨硬泡地进货。不管这些批发站的职工们是冷嘲热讽,还是冷眼相待,徐金环永远是一张笑脸,她信奉一条:伸手不打笑脸人。因此,当店里的其他员工进不到货或是只能进很少的货时,徐金环每次都能满载而归,员工们不得不投来赞许的目光。

六堰山居委会的主任马洪英是徐金环到十堰工作后的第一位领导,当初徐金环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六堰山居委会的小代销店里当营业员。马洪英理解徐金环,知道她的不容易,总是想办法帮她,替她分忧。有一天她通过关系,得知当时十堰市三大百货商场之一的车城商场有一批换下来的货柜货架要处理,她马上找到徐金环,并亲自带着徐金环到车城商场,找到处理货柜货架的负责人,以很优惠的价格帮六堰商店解决了改善经营环境的问题。

马洪英又打听到郧县棉织厂有秋衣秋裤可以供货,于是她又带着徐金环去找在郧县棉织厂工作的亲戚,帮助六堰商店拓宽进货渠道,使六堰商店有在当时还是比较好卖的秋衣秋裤供应。

徐金环接手六堰商店的主任后,见用来办公的办公室地处六堰的百二河桥头,地段好一些,行人多一些。于是,她提出把办公室改成一家小五金店,小五金店不光只是卖五金产品,还卖诸如收音机、录音机、电扇、电视等家电产品。这些家电产品在当时可都是些紧俏商品,全是徐金环通过公关那些“武汉老乡”搞来的。这让十堰城区其他的街办小店羡慕得不得了,都赞赏六堰商店选了个能人来当主任,使六堰商店比从前还要经营得好一些了。

十堰市是为了建设二汽而形成的一个新型的移民城市,最初的城市版图集中在火车站到二汽总部的张湾,最初的主干道只有人民路、车城路和朝阳路三条,连接三条主干道的则只有公园路和东岳路。十堰市主城区的形成也就定位于这五条主次干道上。随着二汽汽车工业主导产业的兴起,城市的配套设施和城市居民集中居住地的形成,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先后建成了位于张湾的车城商场、位于五堰的五堰商场和位于六堰的人民商场。三大百货商场也就形成了十堰最早的三个商业中心,也就是三大商圈。

1984年9月25日开业的人民商场地处六堰百二河桥头的另一端,面积5600平方米,是当时十堰市最大最新的百货商场,并且紧邻徐金环的六堰商店。人民商场一开,周边的小商店基本上都没什么生意了,徐金环的六堰商店首当其冲。只是徐金环和她的员工们肯吃苦,她们采取延长营业时间的办法,起早贪黑。人民商场是国营百货商场,早上开门晚,晚上关门早。于是徐金环的六堰商店一早就开门营业,晚上一直开到路上行人很少了才关门,就这样从打时间差中抢点生意。

那时还没有双休,因此只要到了星期天,徐金环就带着六堰商店的员工拖着板车,带着好卖的针织品、床单、被套、秋衣秋裤、布鞋袜子等,到当时十堰市最热闹、最繁华、人流最多的五堰地段去卖。一天卖下来,收获还不小。

就这样,徐金环热情高涨地带着六堰商店的这群妇女姐妹们起早摸黑,想尽办法,不辞辛劳地拼命干下来,年销售竟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80万元,让六堰商店的姐妹们每个月都有相对稳定的工资收入。工资虽然不高,可在那个年代也足以体现这些女同志的价值,有的甚至可以支撑半个家。

现在六堰商店墙壁上那刺眼的“拆”字不光让徐金环心头压了块石头,也让六堰商店所有的姐妹们感到失落、失望和无可奈何。她们心里都清楚,六堰商店上无片瓦、下无寸地,每天都有惶恐的寄人篱下的感觉。现在,就连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都靠不住了,怎么办?怎么办?姐妹们的心都凉了,她们又一次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徐金环……

徐金环心急如焚,面对这三十来号姐妹们无助的目光、期盼的目光,徐金环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带领着这帮姐妹们,活下去!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六堰转盘。

六堰商店就三个管理人员,主任徐金环、会计杨成梅、出纳郑明秀。徐金环在办公室,憋闷了几天,终于对杨成梅、郑明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要盖个房子,盖个商店,给姐妹们找个家安个家,这样以后就不怕拆除,不怕被人赶了。”

杨成梅、郑明秀一听,愣住了,盖房子?盖商店?这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可随后她们又一喜,要是真能盖个自己的商店那该多好啊!那就真有个自己的家了。她们想都没想别的,这一年来,徐金环的所作所为,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每一点每一滴六堰商店的姐妹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凡是徐金环想做的事,想干的事,她们都支持都拥护。她们知道,这一年来,徐金环一心扑在六堰商店,一心扑在这帮同甘共苦的姐妹们身上,连自己家里的一双女儿都很少顾及。姐妹们信得过她,只要是她想干的事情,就是想千方设万法,她也要想办法干成。

为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徐金环去找了六堰商店的上级,五堰街办的领导,她说:“六堰商店要拆,我这三十来号姐妹们就要失业了,我那店里还有10多万元的库存商品没地方存放,这样被人撵出来不是个办法。姐妹们要上班,要养家,我不能让她们没有工作。我要盖个房子、盖个商店!”

五堰街办的领导一听徐金环的话,吃惊不小,盖房子,建商店,谈何容易?街办领导对徐金环说:“你想建个商店,给员工们一个安稳的工作地,这是好心。可是好心未必能办成事啊!你看我们街办,一无建房的资金,二无土地审批权,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徐金环犟住了:“不管怎样,我也要建房,我也要给姐妹们安个家。我不能看着六堰商店拆了,垮了。我不能让姐妹们没有饭吃!反正,无论怎样你们街办都要支持我们,帮助我们!”

徐金环当上六堰商店主任这一年来,兢兢业业的成绩有目共睹,五堰街办的领导都看在眼里,特别是管商业这块的街办领导,大家都觉得选徐金环当六堰商店的主任,这个决定太正确了。就六堰商店那么个条件,那么三十来号体质弱的女同志,一年的工夫硬是让徐金环给盘活了。现在六堰商店要拆了,徐金环又想着大家,竟敢大胆地想给六堰商店新盖一个商店,这胆量、这气魄可不是一般的小商店的领导能有的。于是,街办领导对徐金环建议:“这样吧,如果你实在坚持要建房盖商店呢,你就先去市里找规划处、土地处(那时十堰市一些部门还没有设局),首先你得把建房的土地落实了,到时候看我们街办能给你们怎样的支持和帮助吧。”

有了五堰街办领导的默许,徐金环似乎有了点底气,她回到办公室,对杨成梅、郑明秀说:“街办领导支持我们建房子,盖商店,只是得我们自己去市里找规划处、土地处,落实建房的用地问题。这样,从今天开始我和郑明秀就到市里,专门去跑这个事。”她又对杨成梅说:“你就在店里坐镇,安排工作,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去弄块地来盖个商店。”

徐金环和郑明秀找到市规划处,规划处的工作人员说:“那叫你们供销社的主任来。”徐金环说:“我们不是供销社的,我们是五堰街办的,就在文化宫六堰桥头那儿。”规划处的工作人员一听,眼都瞪大了:“你是说那个要拆的小商店?你们要盖房子?开什么玩笑!你们以为盖房子是小孩子扮过家家呀,你们知道盖个商店要多少钱吗?你们以为弄几块砖弄几片瓦就能盖房子?真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回去,自己去想办法吧,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见人家拒绝,并且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徐金环和郑明秀不死心,又拿出软磨硬泡、死缠烂打的精神来,今天不行,明天去,明天不行,后天再来。一开始,规划处的工作人员还接待,还解释,还做工作。后来,只要见她们俩来了,干脆不接待不理她们了。

郑明秀是个实在人,她和徐金环一样,不来虚的那一套。她看到每天到规划处来别人都不理不睬的,甚至冷嘲热讽,另眼相对。想着六堰商店的姐妹们每天都眼巴巴地等着盼着她们的好消息呢,想着商店墙壁上那大大的刺眼的“拆”字,想着姐妹们家家都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想着姐妹们送货、搬货、卸货满头大汗的身影,心里就一阵一阵地发酸,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反复地诉说着六堰商店姐妹们的难处,求着规划处的工作人员说:“就帮助我们批一块地吧,哪怕是一小块地,只要能够让我们姐妹们有个店有个家安身就行,毕竟她们都是母亲,她们都还要养孩子呀……”

规划处的工作人员知道盖一栋房子的投入成本有多大,他们没有理会郑明秀的解释和诉说,仍然坚持不能批地。郑明秀见怎么解释都说不通,一下子急了,更伤心了,委屈的眼泪成串成串地落下来,最后索性在规划处办公区里当着大家的面嚎啕大哭起来……

郑明秀的真诚感动了规划处的领导,规划处的领导说:“只见过为了自己家建房时不批地在规划处哭和闹的,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职工为了单位建房在大庭广众下伤心落泪的。是你们一心为公的精神感动了我们。这样吧,只要你们有这个资金实力去盖这个商店,我们来想办法,帮你们调剂一下,批给你们一块地,也给你们的姐妹们安个家。”

郑明秀破涕而笑,徐金环眉头舒展。好哇!来来回回跑了多少次啊,规划处的领导终于松口了,姐妹们就要有家了!于是,徐金环她们写了申请报告去征地。

当年的十堰市正在拓宽人民路,并且正在准备建十堰市的几个标志性建筑。徐金环她们选了一块地,规划处的工作人员说已有规划,要盖商贸大厦。徐金环她们又选了块地,规划处的工作人员说这里市里也有规划,要盖广播电视大楼。十堰市城区内沿人民路、公园路比较好的地段,市里都有规划,是不允许徐金环她们盖太小的商店的。最后调剂到人民路的末端,汉江路的食品沟口。

十堰市是因为二汽的建设而来的新兴城市,当年由于建二汽属于三线建设,是基于战备的需要,所以二汽的一些汽车配套配件生产厂家都散网状地分布在十堰的各个区域,就算十堰城区内,也还保留着一些原始的地名,如火炉子沟、老虎沟、马家沟、熊家沟以及二堰、三堰、五堰、六堰等。食品沟是因为十堰市在这条沟里建有供应全市粮油、肉、鸡蛋、糖等日常所需的食品仓库而得名的。

六堰商店三人管理小组:徐金环(右)、杨成梅(中)、郑明秀(左)。

都说好事多磨,徐金环她们好不容易征下了一块地,准备动工盖自己的商店时,十堰市食品公司却不让建,理由是80年代所有的粮油、肉、鸡蛋、糖等都是计划商品,全得凭票供应,不得自由买卖。因此,全市市民的供应全都得从这条食品沟里配送运输。如果你在食品沟的出口要道建房子,灰沙砖石的一堆一影响,那全市市民的食品供应岂不受影响!

怎么办呢?土地规划手续基本上都办好了,却不让建,徐金环只好再去找规划处的领导,请求他们再想想办法,看有没有可能再找块地,哪怕是跟别人合建都可以,毕竟,那六堰商店墙上的“拆”字让人着急呀!

距离食品沟口一站路的老虎沟市场旁,十堰市二轻局征了一块地,由于资金的压力,迟迟没有开工建设。经规划处的领导帮助和引荐,两家最终达成了合建、合资建房、合理分配的意见。土地手续都办好了,当时徐金环的六堰商店自筹了资金10万元,又找到五堰街办支持借了5万元,可离真正的建房的资金预算还差一个大大的缺口。怎么办呢?钱从哪儿来呢?谁又能为一个缺钱的小店去盖几层楼的商店呢?

徐金环心中有底,她有办法。这次她去找了十堰市第一建筑公司,因为她打听到了,市一建几个领导中有三个是武汉来的,这次,她仍然要去攻“武汉老乡”的关。起初,市一建的领导一听说要盖一个三层的商店,那是好事啊,况且是“老乡”找来了。可人家一听,怎么你要盖商店,可连盖商店一半的钱都没有,这叫我怎么帮你盖呀?不行!不行!肯定不行!

徐金环慢慢跟市一建的领导分析:“你们看啊,你们帮我盖商店,我现在是不能给你们全款,可你们把商店盖好了,我一边经营,一边分期付款,反正我们的商店在这儿,又搬不走,总是要跟你们付清的嘛 。第二呢,商店盖好了,我可以到银行去抵押贷款还你们钱,这该没问题吧?”见市一建的领导们还半信半疑,犹豫不决,徐金环使出了杀手锏:“你们看啊,我这商店盖好了,扩大了,肯定要招营业员对吧?我了解到你们公司的好多家属都没有工作,我们可以招工啊,我保证优先录用她们。这个我们可以另外定个协议,我们说到做到。”

那个年代,招工就业是个比较难的事情,很多还没到退休年龄的职工,为了孩子都用退休顶职的办法安排子女就业。在十堰这个新兴城市,就业就更是个问题。况且市一建的确是有一些没有工作的家属和待业的孩子,这可是个诱人的条件,在商店当营业员风不吹雨不淋的,可比在建筑工地上工作舒服多了。市一建的几个领导一商量,同意了。就这样,徐金环的第一家商店在合资合建的条件下,在只有15万资金(其中还有五堰街办的借款5万)的条件下,开工了……

一九八七年底,徐金环和她的六堰商店的姐妹们终于熬过了那个“拆”字,她们把楼房下面用来经营的商店的三层提前装修开业了。姐妹们有了自己的商场,有了自己的家了,她们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徐金环跟姐妹们一商量,为新商店取了个名字,叫新世界商城。这商店就是姐妹们的新天地、新世界,姐妹们从此可以扬眉吐气地开门营业做生意了。

一九八九年,十堰市私营经济的发展到了第二个阶段,允许私营经济存在和发展,计划经济体制也放开了,逐渐转入市场经济时期。新世界商城的经营正处在开业后的培植期,徐金环和她的姐妹们虽说不再担惊受怕,可经营的压力还是很大。一方面,商店规模扩大了,流动资金也增加了。另一方面,人员增多了,经营费用和劳动力成本增加了。第三个方面呢,还得一边挣钱一边还债,每个月都要记得付市一建的工程款呢,这可是当初答应市一建领导的,一定得遵守约定呢。

就在这时,十堰市土地局的通知来了,通知说食品沟口那块地征地几年了,你们必须得盖房子了,否则征地不用,那是浪费土地资源,土地就要收回了。

土地收回?那可是郑明秀哭出来的用地,是花了心血和泪水的!但新世界商城刚建好一年多,这还欠了一屁股债呢,拿什么建呢?本来好不容易放下来的心现在又被提起来了。徐金环本想着怎么样也等新世界商城经营个几年,还清了债,再积累一些,再来筹建食品沟这个商店的。可人家市土地局却不能等你慢慢积累,市土地局再来通知时直接说了,要么筹钱盖房子,要么时间一到,土地就得收回了。

这次徐金环又得动脑筋了,这次可不能再去找人家市一建了,毕竟人家现在还是债主,怎么好意思再去赖在一家公司呢?再说人家也不愿背这么重的债。

由于从老虎沟新世界商城与二轻局的合建房子中受到了启发,徐金环这次想到了银行,不论是先前的六堰商店也好,还是现在的新世界商城也好,她们的开户行存取都放在原来紧邻六堰商店的农业银行张湾办事处。在与张湾办事处打交道的过程中,得知张湾办事处要扩张,搞储蓄网点开发选址,只是苦于选址困难,一直没有合适的地段建银行的储蓄网点。徐金环是个有心人,这下不是两好合一好吗?我有地缺钱,你有钱缺地,况且食品沟口离市政府近,离人民商场近,离六堰人民广场也近,是个开储蓄网点的好地方。徐金环主动找到农业银行张湾办事处的正副行长,主动说明了来意,也实话实说了自己的困难和需求,提出以地作价,与农行联合合资共同把这栋楼建起来。

农行张湾办事处的两位行长听徐金环这么一说,觉得切实可行,一来可以解决储蓄网点开发的问题,二来这块地不光可以盖储蓄网点和商店,还有余地可以盖职工宿舍,正好他们银行的一些职工盼着职工宿舍呢。另外呢,从这几年打交道的经历来看,徐主任这个人守信用,实诚实在,是一个可以放心合作的人。于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徐金环的六堰商店从上无片瓦、下无寸地在一个临时性随时准备要拆除的小平房里过渡性经营的小店,短短的几年时间,一下子要成为拥有两家商店的十堰市五堰商业公司了。

那一年,徐金环到福建厦门出差,顺便想办法进点货回来。有一天晚上坐着公交汽车,经过一栋大厦时,那大厦上的霓虹灯映出“京华大厦”几个大字,显得特别漂亮。徐金环眼睛一亮:“京华”“京华”!正在这时,街道门店里传来了台湾电视剧《京华烟云》的主题曲“浮生若梦,为欢几何……”,那是著名的演员赵雅芝主演的首次根据林语堂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电视剧在大陆播出时,徐金环也是这部《京华烟云》的忠实观众,想着自己在十堰食品沟盖的这个商店,徐金环心里涌起了一股热浪,“京华、京华!”这个名字好听、响亮,我的新商场的名字就叫它了:京华商场!

1990年底,与农行张湾办事处合盖的房子竣工了,前面是农业银行的储蓄网点和崭新响亮的名字:京华商场,后面是农业银行的职工宿舍楼和部分五堰商业公司的宿舍楼。

徐金环为了商业上的宣传和统一管理,又将老虎沟的新世界商城更名为荣华商场,这样一来,五堰商业公司就有两家商场了,一个京华商场,一个荣华商场。两个商场相隔一个公共汽车站,相互依托,相互呼应,开始了又一段经营的历程……

谁也没想到,是厦门京华大厦上的一个霓虹灯,是台湾一部名叫《京华烟云》的电视剧,让“京华”未来将近三十年,成了十堰市民家喻户晓的知名商家,徐金环和她的员工也都成了京华人。以至于若干年后,不论是媒体记者还是商界同仁,还感兴趣地问徐金环:“徐总,当初你取名京华,是不是因为京华与你的名字金环谐音相似故意起的名呐!”徐金环听后总是莞尔一笑,不去解释,也不去作答,只是每遇此时,她又回想起厦门公汽上的场景,耳旁又传来“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音乐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单页阅读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