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文化部电影局第一任局长;他在丹江口生活3年,完成童话儿歌《小小环球》……

袁牧之导演在丹江口的岁月

时间:2018-03-06 10:30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袁牧之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罗毅

1909年3月3日,袁牧之出生在浙江宁波。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提起袁牧之,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创造了中国电影的诸多“第一” :他任东北电影制片厂第一任厂长,文化部电影局第一任局长,是演唱国歌的第一人。

很少有人知道,袁牧之导演曾在丹江口生活了3年。那时的袁牧之,身体状况极差,但仍在病榻上完成了他后半生的心血之作童话儿歌《小小环球》。

主演《桃李劫》,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袁牧之1909年3月3日出生。这一脉袁氏出过两位名人,一位是袁毂,北宋嘉祐六年的进士,与苏东坡同科。另一位便是袁牧之父亲袁纲洪。他善经商,从一个小手工业者发展成商业巨贾。

袁牧之童年时家中不断遭遇变故。其6岁时,父亲因病离世,母亲不久便改嫁他人。童年的袁牧之就展露出对表演的浓厚兴趣与天赋,从五六岁开始,他常常去看“新剧”。每次回来,他总是意犹未尽,于是便“自编自导”情节简单的小故事,与邻家孩子在院子里表演。

1920年,袁牧之来到上海,就读于澄衷中学附属小学,两年后进入了澄衷中学。他天资聪颖,又很努力,所以成绩一直很好。当时,上海正大力提倡“爱美剧”,成立了不少戏剧研究机构和业余演出团体。热衷于表演的袁牧之刚上中学就加入了戏剧协社,认识了洪深、应云卫、欧阳予倩这些中国话剧、电影界的先驱。

1934年,25岁的袁牧之与应云卫、王人美、聂耳、贺绿汀等一起加入了由中共地下组织领导的电通影片公司,不久,他便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剧本《桃李劫》。田汉、夏衍看过后交口称赞,随后便组织队伍拍摄。袁牧之饰演男主角陶建平,陈波儿扮演女一号黎丽琳。

《桃李劫》拍摄耗时近一年,1934年12月16日在上海首映,一炮打响,作为编剧和主演的袁牧之也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成为演唱国歌的第一人

马路天使剧照。

1935年初,电通影片公司开始筹拍《风云儿女》。该片由许幸之执导,袁牧之饰男主角辛白华,王人美饰女一号阿凤。与《桃李劫》相比,《风云儿女》没有给人留下太深印象,但其插曲《义勇军进行曲》后来却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歌曲的歌词是田汉写在烟盒上,从监狱递出来的,聂耳在为其谱曲时做了一些改动。

在电影中,这首歌是辛白华等一批热血青年手挽手、肩并肩,奔向抗日救亡前线时演唱的。于是,扮演辛白华的袁牧之,就成了《义勇军进行曲》首唱。

接着,袁牧之开始拍摄音乐喜剧片《都市风光》。该片是我国电影音乐创作的一个里程碑,在拍摄过程中,袁牧之担任编剧、导演,所以《都市风光》又是他电影导演的处女作。

1937年初,袁牧之开始主持拍摄《马路天使》。《马路天使》由年仅28岁的袁牧之编导,田汉为片中插曲作词,贺绿汀作曲,1937年7月24日在上海首映。这部电影不仅成为当年最卖座和口碑最佳的巨片,而且多年来所获奖项不断。直到1983年还获得了第12届菲格拉达福兹国际电影节评委奖;2005年,又入选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评出的“百年百部最佳华语片”,名列第11位;同年,《马路天使》与《桃李劫》、《风云儿女》一起,进入了《中国电影百年百部名片》名单。

《马路天使》放映时,中国已进入全面抗战时期。为支援抗战,电影界紧急排演《保卫卢沟桥》等剧目。虽然大家都很尽力,但袁牧之总觉得与电影相比,效果还是相差很多。为此,他应阳翰笙之邀到武汉,投入到抗战片《八百壮士》的拍摄中。袁牧之悟出一个道理,他觉得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上,本来就有很多真实、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如果将他们记录下来,一定比拍摄故事片有更大的说服力和感染力,而且时效性更强,于是他下决心改拍记录片。

曾拍下白求恩做手术的珍贵画面

1938年7月,袁牧之与吴印咸离开武汉前往延安。到达延安后,便开始组建延安电影团。电影团直属于八路军总政治部,由总政治部副主任谭政兼任团长,袁牧之为总编导。

袁牧之开始拍摄电影团的第一部影片——大型记录片《延安与八路军》。1939年1月,电影团准备东渡黄河,深入敌后,拍摄八路军在各个根据地坚持抗日、英勇杀敌的情况。临行前,毛泽东将袁牧之请到家中,为其饯行,叮嘱他们拍出的电影要能够鼓舞全国人民的抗战士气。随后,电影团进入晋察冀根据地,受到边区司令员聂荣臻的热情接待。聂荣臻希望电影团能够特别关注加拿大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的情况。袁牧之便将拍摄白求恩列为重点。1939年冬,日军发动大扫荡,在摩天岭战斗中,为使战场上的伤员及时得到救治,白求恩将手术台搭在距战场中心仅3.5公里的黄土岭孙家庄路旁的一座小庙里。袁牧之等电影团成员就是在这个子弹横飞、炮声隆隆的环境里,拍摄下了白求恩为伤员手术的珍贵画面。

不幸的是在这次战斗中,白求恩做手术时划破手指,导致伤口感染,于1939年11月12日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几天后,白求恩追悼会在于家寨举行,电影团赶到现场,为中国电影记录片留下了珍贵的画面。

此后,袁牧之在苏联生活了5年。他还进入莫斯科电影制片厂,先后担任过故事片实习导演、场记、新闻记录片导演等职务,后来,还当过苏联著名电影大师谢尔盖·爱森斯坦的助手,参加了《伊万雷帝》、《彼得大帝》等影片的摄制。

1946年2月,袁牧之回到祖国。1949年2月,袁牧之奉调进京,几个月后,文化部电影管理局在北平建立,袁牧之任局长。1952年1月,他被批判做了检讨,两个月后,组织上安排袁牧之离职疗养。1954年,他正式提交了离职申请,得到批准。从此,年仅45岁的袁牧之在文化领域销声匿迹,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在丹江口的病榻上完成后半生心血之作

文化部“五七”干校丹江口分校旧址。

1969年,风云变幻,袁牧之与沈从文、李可染等人一起,被下放到文化部“五七”干校丹江口分校。

当年,和袁牧之一起到丹江口劳动锻炼的文化界名人很多,但像袁牧之这样,带着妻子和3个孩子的并不多。“五七”干校丹江口分校负责人黄焰强的儿子曾回忆,袁牧之当时疾病缠身,一直在家中卧床休养,基本上足不出户,而且家里的窗帘总是拉着。

对于父亲,袁牧之的女儿袁牧女曾评价:父亲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从他给几个子女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给女儿取名袁牧女,一听就知道是袁牧之的女儿,给儿子取的名字就叫袁牧男,而小儿子就叫袁小牧。父亲说,名字就是符号,而符号就是要让人记住。

袁牧女曾回忆,父亲自1969年得了一场大病后,行动便不能自理。袁牧女清楚地记得,在丹江口,她和母亲一起给父亲理发的情景:1970年的夏天,她和母亲把父亲从床上扶起来,给父亲理发。此时的袁牧之长髯及胸,满头乱发。她给父亲剪完头发,父亲便支持不住了。袁牧女把父亲扶回床上,当晚袁牧之便咳嗽不止,发烧。天亮后,袁牧女和母亲送父亲去医院。在医院安顿下来后,袁牧之说想吃几块饼干。袁牧女便去帮父亲买饼干,她一家家店铺去找,可都没有饼干卖。当时的均县(今丹江口市),隔几里地才有一家小铺。袁牧女就这样找了几个钟头,把全县的店铺都找遍了,却没有饼干卖。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袁牧之抱病参加劳动,种下了80棵蓖麻,产量是全干校最高的。

1972年,袁牧之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他长年卧床,咯血、全身浮肿。一次感冒,他咳了一晚上。每次咳嗽发作,袁牧之便让女儿压住胸口的疼痛点,但他仍然疼得额角青筋暴露,憋得满脸通红。第二天送到医院检查,原来是咳断了7根肋骨。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袁牧之在丹江口仍在创作。在病榻上,他没有停止过写作。1971年,他在丹江口终于完成了运用浪漫主义艺术方法表现的童话儿歌《小小环球》。这是他后半生的心血。

1972年5月27日,袁牧之全家终于回到了北京。

1978年6月30日,由于中暑导致的高烧,袁牧之不幸与世长辞。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