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长渠润泽郧阳区翻山堰六十载

时间:2018-07-06 10:06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距今已经60年了,五四长渠仍在欢快地流淌着,不停地浇灌着翻山堰山上山下万亩良田。”看着奔流不息的汩汩山泉,高传海感叹地说。

郧阳区城北20公里处有一个村叫翻山堰,这里的每一条山脊上都有一条水渠,每一面山坡上都是层层梯田由顶至底。也许大家并不知道,目前鲜为人知的翻山堰曾火爆全国,这里的村支部书记更是受到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在天安门城楼观礼。更有甚者,60年前建设的堰渠现在仍然润泽着这片神奇的土地。日前,记者从十堰城区出发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翻山堰村,了解到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吴忠斌

王任重一句话救石碑

6月26日,记者驱车从郧阳区城关镇沿西北方向行驶约20公里后,来到处于青山绿水中的翻山堰村。进入翻山堰村境内,远远地看到层层梯田宛如绿毯挂在山间。

没有到过翻山堰的人听说此处的水是沿着山脊流动后往往感到既好奇又纳闷,不明白水为什么能够翻山。“翻山堰处于郧阳盆地的最北边缘,附近山脉的山沟比这里的山脊还要高出许多,只要修个水渠稍加引导,水就流到了山顶上,可以浇灌两面山坡上的所有田地。”翻山堰村党支部书记高传海向记者道出了翻山堰的奥秘之所在。

“翻山堰有五道梁子六道沟,还有15里的大长沟。翻山堰山脊上流动的渠水就来自大长沟铁龙王庙的山泉眼。”高传海说,打他记事起,渠里的水从来没干过。

翻山堰是何时而建?高传海说,传说是战国时伍子胥屯兵郧阳所修,与武阳、盛水二堰为同一时期的水利工程。由于伍子胥屯兵郧阳只是传说,因此这一说法无从考证。

不过,高传海告诉记者,在翻山堰一处山脊上有一块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所立的石碑,碑文中说:“翻山堰水渠天造地设,不知建于何代。”

在高传海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在距村部约一公里的一处分水岔渠旁看到这块石碑。记者仔细辨认发现,碑文记载的是清光绪年间当地村民争水发生的惨案及永久性解决水纠纷的办法。

“此碑如今仍能树立于此主要得益于王任重的一句话。”高传海说, 1959年,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的王任重到翻山堰视察。他在考察了翻山堰的渠、水、田之后,对这块石碑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仔细研究了这块石碑,并详细听取了老农们讲述立这块石碑的过程。他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古物,要求翻山堰人和各级政府好好保护这块石碑。

1979年5月,已是国务院副总理的王任重到湖北视察,再次问起翻山堰的石碑。县里、区里立即派人寻找石碑的下落。

原来,在“破四旧”中,人们对这块石碑慢慢失去了敬重。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柴油机和米面加工机器传到农村,不过那时的柴油机是一种体积很大的立式高桩机,发动后震动很剧烈,需要用大的石板固定。于是,翻山堰粮食加工厂的师傅想到了这块石碑。他请人把石碑抬进加工厂,又请石匠在石碑上打了四个圆形孔洞,然后把安装了木头底座的柴油机放到石碑上,用木桩打进石孔固定柴油机。

在从上到下的追问下,翻山堰人终于从粮食加工厂里找到了这块石碑,并把它抬到原处重新立了起来,但碑帽已荡然无存。

石碑记载了当地传奇人物洪贡爷妙计治水争的故事。

洪贡爷妙计治水争

记者轻抚石碑,发现历经百年风雨,石碑已经风化,有些碑文有些模糊难辨。

高传海告诉记者,这个石碑不仅得到王任重的关注,里面更是记载了当地传奇人物洪贡爷妙计治水争的故事。

高传海说,听老年人讲,清光绪年间,郧县(现郧阳区)发生大旱,饥民无数,饿殍遍野。翻山堰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虽然没有出现饿死人的现象,但因水引起的纠纷却越演越烈。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翻山堰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械斗。对这次械斗事件碑文是如此记载的:“而田多水寡,每当春夏,上塞下挖,此夺彼争,变阡陌为战垒,哭声直上云霄,是岂闾阎之坏为荒陵哉?”

翻山堰的大规模械斗很快惊动了县衙和府衙。然而,那是一个多事之秋,县衙和府衙的官员已经忙得顾不了翻山堰械斗之事,就委托住在离翻山堰不远的洪贡爷去处理此事。

洪贡爷是谁?县衙和府衙怎么会委托他去处理如此重大的事件呢?高传海说,洪贡爷在当地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洪贡爷其实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当地人对他的尊称。

洪贡爷名叫洪高升,字丙甲,生于道光十七年(1837年),卒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享年99岁。洪贡爷家住翻山堰以西3公里处的杜家湾。他早年中过贡生,所以人们称他为洪贡爷。洪贡爷一生都在教私塾。清末民初,翻山堰一带方圆十余里,识字人大多是他的学生。他一生没有做过真正的官,却吃着朝廷的俸禄,但翻山堰水案的确是他在64岁时断的。

高传海绘声绘色地讲述,洪贡爷到翻山堰后,并没有采取暴风骤雨、激化矛盾的办法来断案,而是深入民间了解情况,然后找来双方的代表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他要求农户们坐下来公议,制定出乡规民约,而且必须人人遵守,违者将被重罚。

农户们公议的结果是:“每年捐钱二百文,当立石闲一分东西二渠,且将田内种种凡例开列于后,不得新开渠路。一则保护水道,二则保护银粮也。”

何为“石闲”?就是在一块一丈见方、一尺多厚的青石板上凿下一“人”字形的平整水道,然后把青石板埋在水渠的分水处。这样,不管上游来水大小,在经过石闲时就分成了两股大小一致的水流,田户们就不会再为水的多少而发生纠纷了。

为了防止有人毁渠夺水,田户们公议的“凡例”有五条。记者看到石碑上有明确记载:“一是凡有私损碑强堵水者,惩罚银币千文;私堵水闲者罚币五百;作证捉得者赏币三百文。二是凡有开新渠改田搅扰堰规者,堰中均不得让其过水,违者断其之水。三是修渠每季首次限定在清明节后,次堰长先口传信某户。受罚田种户出工一个,多则加倍。缺工违限各罚银二百文。四是所捐岁银出放外人,但每年按五石轮流经营。即用,堰内之人当时将己之水田抵于堰上。五是窃禾稼者罚钱一千文,窃瓜菜者罚钱五百文,作证人赏钱二百文。”

高传海说,100多年过去了,翻山堰再也没有发生过大的水事纠纷。这期间也曾发生过大的干旱,但有了乡规民约,翻山堰的乡亲们基本上都是在平静、平安中度过的。

历时60年,红旗电站仍在正常工作,年发电可达40万度,每年可为村集体创收万元以上。

高华堂开渠引活水

“说起翻山堰的治水工程,必须要说说其中的重要人物之一高华堂。”高传海说。

高华堂是郧县大堰乡(现郧阳区城关镇)翻山堰村人,出身贫苦,解放后入了党,当选为郧县大堰乡建设管理区党总支书记。为了使群众能吃上白米饭、用上“自来水”,1956年春,高华堂带领乡亲们开始改田造地、开渠引水。

今年已经78岁高龄的翻山堰村一组村民吴作相是当年改田造地、开渠引水的亲历者。记者见到吴作相时,他正帮村民搬柴。精神矍铄的吴作相老汉谈起往日的峥嵘岁月,仍然激情满怀。

“我当时刚刚初中毕业,便参加到建设大潮中。不过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修建水渠真是不可想象的事。”吴作相说,当时没有技术人员,高华堂就利用做木匠活时积累的经验摸索着施工。没有爆破物品,他请来一位会配制炸药的石匠当师傅;没有钢钎锤子,就用耙齿斧头代替。他们边测量开挖,边放水测试。遇到挖不动的石头,就绕个弯儿让水流过去。为加快施工进度,他们逢山开水渠,遇沟架渡槽。一个春天水渠从大长沟的铁龙王庙泉眼修到花果山林场。这条全长8公里的水渠不仅让水流上山岗灌溉良田,还让家家户户吃上了自来水。

1956年冬,他们再次将渠道延长。水渠修到赵家坡时,却被一条狭沟挡住了去路。两坡相隔太远,绕道吧,又太长,大伙有些怯战。可高华堂就是不服输,他说:“地上无路天上有。”他决定架“云桥”渡水。这次,他自己设计、测量、划线、定位架桥。经过几昼夜的奋战,一座7米长、1.5米宽的“云桥”建起来了,清水源源不断地流到了水源奇缺的赵家坡。

1957年冬,高华堂带领翻山堰的社员们,在九里岗摆下了改田造地的战场。每天天不亮,社员们就打着火把去工地,晴天不分昼夜,下雨披着蓑衣干。他们只用了一个月零七天的时间,改田造地180多亩。

高华堂带领乡亲治水改田的壮举得到了郧县县委的大力支持。1958年,郧县县委成立了花果山“三治”工程指挥部,组织五千余人再战九里岗,进一步完善治水改田成果。

高传海介绍,高华堂任党支部书记期间,共修建水渠九十八条合计七百余华里,其中主干渠五十四华里,后称“五四长渠”。“距今已经60年了,五四长渠仍在欢快地流淌着,不停地浇灌着翻山堰山上山下万亩良田。”看着奔流不息的汩汩山泉,高传海感叹地说。

高传海说,那时翻山堰还建造了郧县第一座水利发电站——红旗电站,使翻山堰村率先实现了电气化。在高传海带领下,记者实地探访了红旗电站。历时60年,它仍在正常工作,年发电可达40万度,每年可为村集体创收万元以上。

高华堂战天斗地、治水治土治山的事迹传遍了祖国各地,各级领导也纷纷赶到郧县大堰来参观高华堂“三治”的先进事迹。

吴作相清楚地记得,1958年,中央将表彰的锦旗送来时,当时18岁的他作为民兵连长手握锦旗在各个工地上进行展示。

1958年12月26日,高华堂应邀参加了“全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并被授予“全国农业劳动模范”称号,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1959年10月1日,高华堂受到党中央的邀请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国庆十周年观礼。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一群人,一座城,东风汽车如何改变十堰?

    近半个世纪前,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到来,这里的荒山土坡变成了工厂,祖国各地的热血青年在车间鏖战。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当年的羊肠小道成为了宽阔笔直的大马路,山间芦席棚蝶变摩天高楼,荒芜山沟转眼已是壮观工厂……

    2018-05-30 08:38

  • 1959年丹江口大坝工地劳模坐飞机上天逛

    庆典仪式结束后,首批登上飞机的劳模们坐在机舱里,心里特别激动、高兴,一个个感到坐飞机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有人小声说:“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能坐上飞机。”

    2018-05-04 10:23

  • 戢翼翚:湖北首位官派留日学生

    2017-11-24 10:27

  • 铁一师在武当山留下了哪些建筑

    2017-11-20 10:09

  • “二汽建设改变了我们家族命运”

    曾福建说,他干过很多岗位,包括小件班、生产准备、冲压等等。记得有一回,厂里要生产一个很沉的铸件,毛坯加上箱体、砂子得有30吨,工人们全上阵,车间出动了两台15吨天车为铸件翻身、三台炉子同时浇铸。他当时是安全员,眼看着天车勾着绳子、绳子拴着铸件,慢慢翻身、小心翼翼,生怕绳子承受不住,出点差错。

    2017-10-23 09:21

  • 南化塘区第一任区长忆郧阳

    2017-09-21 14:31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