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方荷塘

时间:2018-09-20 16:06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胡光凯

半方荷塘,几分大小,如月牙儿样静静地待在老家门前,成为村里的一道风景。

这荷塘原本是父亲生前耕作的一块稻田,当年我曾和父亲一起在这块稻田里插秧、除草、收割稻谷。父亲故去后,小哥把这不足半亩的稻田改作荷塘,装点着村里的风景。

小哥是个乡村文化人,更是一个出色的手艺人,虽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却有艺术天赋。他年轻时喜爱绘画,画山水、走兽、人物都像模像样。记得有几年过新年时,家里门画、中堂画都是小哥的画作。小哥还是一位出色的篾匠,在我印象中,他编制的竹篮、筛子、箩筐不仅是家用竹器,更是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特别是他编制的竹席,充分把他的绘画艺术天赋与竹编完美结合在了一起。他把一片片竹篾剖制得像丝帛一样,他编制的一张大竹席可以叠成一尺见方的手帕样,让见过的乡邻都惊叹不已。

小时候,小哥用竹篾给我们编织一只只栩栩如生的蝴蝶、蜻蜓、蚂蚱、小鸟,让我们爱不释手,快乐无比。

小哥做事认真,为人大方,但不苟言笑,小时候我们小兄妹一直对他充满敬畏之心。成年后,任性率直的小哥婚恋之路一直很坎坷。年轻时,他追求过看似一段浪漫但一直不被父母及乡邻看好的恋情,这段恋情最终以失败告终。后来他老大不小才成家,但两任妻子都先后早逝,他好不容易才把三个孩子拉扯成人,两个女儿远嫁外地,儿子也于几年前当兵去了东北。

双休日若无他事,我会尽量回到老家,陪小哥说说话,释放些寂寞的心情。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对小哥说,父亲生前这块稻田如果改成荷塘,会成为门前一道风景。他说改成荷塘可以,只是有两年没种,田埂四处开裂,这田里关不住水。

不曾想到,几周后我再次回家时,看到这片曾经杂草丛生、一派荒芜的稻田却成了另一番景致:小哥把稻田改成月牙儿形的荷塘,并对干裂的田埂进行夯实加固。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一个人开山劈石修渠一千多米,把涓涓山泉引到荷塘。

多少个月朗风清之夜,我从竹影摇曳的小路来到这半方荷塘,看树影婆娑,听山泉水在荷塘潺潺流淌,别有一番韵味。月夜里,老家门前灌满水的荷塘,像是一轮弯弯的浅月,又像是我童年不慎打碎的圆镜,一大半被小哥拾回,放大后放在了这里。

开春后,当金色的油菜花溢过荷塘的塘埂,一枝枝油菜花好像一位位美丽的乡间女子,在荷塘倒影里探视自己的芳姿时,小哥已经将多方打听得来的藕种小心翼翼、均匀放进荷塘的泥床里。几个早春暖阳过后,泥床外面伸出来细细弯弯的藕尖,便探出一片又一片铜钱大小的荷叶了。

又过了一阵子,“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景象渐次扩大,“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塘景观不久就成为老家门前一道亮丽的风景。每次回家我都喜欢看这荷塘,看绿叶盈满水面,看露珠、雨滴如同一粒粒珍珠落满荷叶。在晨风里,在月光下,我嗅着青草的味道,欣赏着水珠在荷叶里来回滚动,悠闲地荡着秋千,十分惬意。

喜欢这半方荷塘的不仅仅有我,还有荷塘里的青蛙。月夜里,荷塘里此起彼伏的蛙声回荡在老家门前,让人陶醉其中,正如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所说,“荷叶是亭亭的如舞女的裙”。在这夜深人静的月夜里,静静欣赏荷叶随风起舞时婆娑婀娜的美妙身姿,还有那一朵又一朵在荷叶里绽放的荷花,美得何其优雅、宁静!

小哥知道我喜欢摄影,莲花开了,他会一个又一个电话催促我抽时间回来看看。这半方荷塘的莲,多是白莲,纯白色,如少女般冰清玉洁,只是在盛开前,那亭亭玉立的花蕾顶部才有一抹浅浅的红,映衬出荷花的优雅恬静。当我拿起相机把镜头对准一朵朵盛开的莲花时,小哥会心满意足地在不远处的院子前端详。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一个个夜晚,我漫步在这半方荷塘旁,轻轻行走在一朵朵莲花旁,这清幽的月华、流动的花香、柔柔的夜风,让我烦恼顿消、身心安宁……

莲花开时,我还会把一组组荷塘美景发在微信、QQ空间,引来西安、北京、武汉等地友人来电来信询问:可否来桃村一游?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粗茶相待,没有麻烦!他们会真诚感慨,在桃村半方荷塘赏荷观景,品桃村美食,感受到浓浓的乡情、友情,高高兴兴而来,依依不舍而去,留下一片赞美之声。

莲蓬熟了,每次离开老家时,小哥会采摘一朵朵莲蓬放进我车内,叮嘱送给上学的侄子吃。他说,这莲蓬味甜脆,下火,可以当水果吃。我小心翼翼剥开一枚莲子放进嘴里,嫩白如玉的莲子在口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顿时满口生津……

中秋节前后,小哥打电话说,莲藕熟了,他挖了半筐,已托人捎进小城送到了我家。自从半方荷塘产藕以来,每年第一次出藕,小哥准会风雨无阻把藕送到我家。这半方荷塘产出的莲藕炒着吃脆甜爽口,炖汤软糯绵香,味道诱人。

半方荷塘所产的藕,也只不过一千来斤,小哥会定期把荷塘新挖的藕从当年中秋送到第二年开春。他还把藕当成礼品送给了其他亲朋好友。挖藕不仅是技术活,更是一个苦力活,因为挖藕多在秋冬季节,又累又冻,正因为这样,很多农民不喜欢种莲藕。小哥每次在藕田里挖藕如同在精心编织一件艺术品,一点点小心翼翼顺着藕的茎脉把冻泥挖开,一节又一节如同胖娃娃般白嫩的莲藕便被摆上了塘埂。小哥说,藕不能挖破损了,破损了容易变质腐烂。小哥还说,严格来说,挖出的藕应该是包裹着塘泥,这样保管的时间更久,但是我们在城里洗藕不方便,所以他才洗这么干净。

当看到小哥冒着纷飞的雪花,赤红着冻僵的双手在冰雪覆盖的荷塘里挖藕时,我既感慨、感激又感动。

半方荷塘,留下了多少美景,更盈满了浓浓的亲情!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