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快乐在老年大学》

时间:2018-12-13 17:06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乙:老龚,我看你最近好像很忙啊!

甲:哦,老张你好!我最近是有些忙,忙得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了!

乙:我经常看到你往一个地方跑,忙什么呢?

甲:我上大学了!

乙:你不是上过大学吗,又上什么大学?

甲:快乐大学!

乙:怎么个快乐法?

甲:可以唱歌、跳舞、弹琴。

乙:哦,上的是音乐学院。

甲:还可以打乒乓球、打羽毛球。

乙:嗯,上的是音乐体育学院。

甲:还有书法、绘画。

乙:这……是音乐体育美术学院。

甲: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一所全国重点综合性大学,十堰市也有分校。

乙:什么大学?我猜不出来。

甲:老年大学!

乙:嗯,老年大学确实是综合性大学。那你现在干什么去?

甲:打乒乓球,我参加了老年大学的乒乓球班。

乙:哦,你会打搓球、削球还是抽球啊?

甲:我不是近台快攻,也不是削攻,我是拉弧圈球,你会不会弧圈球?

乙:我会胡毬旋。都六十多岁了你还打乒乓球,那你七十岁打什么球?

甲:我七十岁打羽毛球。

乙:哦,换球了!那你八十岁打什么球?

甲:我八十岁打篮球。

乙:嘿,你还芝麻开花节节高了哦!

甲:这叫做:老当益壮,不坠青云之志!

乙:那你九十岁了呢,该打门球了吧?

甲:九十岁我踢足球。

乙:哈哈哈哈!你要返老还童啊?那你一百岁打什么球?

甲:那时谁还敢跟我打球?!我已没有对手了!那你一百岁打什么球?

乙:一百岁球打我,我打个毬!你这是在编故事!

甲:我编什么故事?

乙:你编春天的故事。

甲:嗯,我秋天编春天的故事。

乙:你这不是“梦之蓝”,蓝天的“蓝”,你这是“梦之难”,困难的“难”!

甲:我这是“男之梦”,男人的梦想!

乙:听说,你还参加了合唱团是不是?

甲:是啊,参加了银光合唱团。

乙:你是在男高声部,还是在男低声部?

甲:嚯,你还蛮内行的嘛,我在男高声部。

乙:就你那个嗓音要是能唱男高,我就能唱女高!

甲:你成李玉刚了?!

乙:最近老师教唱了什么?

甲:(用手指了指天空)老师最近教唱了“太~阳~出~来~了”。

乙:教唱“太阳出来了”?这是歌曲?

甲:这是发声练习的一种。我唱得好吧?

乙:你唱得不好?

甲:为什么唱的不好?刚才还是阴天,现在太阳都被我唱出来了(指了指天上)。

乙:你唱得不好,太阳又进去了(也指了指天空),你看。

甲:(望了望天空)我唱得就是好,你看,太阳又出来了。

乙:(也望了望天空)你唱得就是不好,太阳又进去了。

甲:老~天~爷~呀(发声练习),你一会儿晴一会儿阴。

乙:你们合唱团出不出去演出啊?

甲:出去演出啊,走向全市全省全国,高端大气上档次,捧回金奖银奖铜奖;走向基层街道社区,贴近群众接地气,收获夸奖褒奖和嘉奖!

乙:嗯,很棒,点个赞!国内可以,不会去国外吧?

甲:《武当美》唱响韩国,合唱团载誉而归!市内各大媒体都给予了突出报道。

乙:向外国朋友宣传十堰,好事啊!《武当美》我也会唱。

甲:啊,你也会唱?那你唱唱。

乙:“武当美,武当美,武当山上彩云飞。七十二峰朝金顶,群山翘首迎朝晖。”

甲:好,唱得不错!

乙:你参加合唱团快一年了吧?开始去不适应吧?

甲:不适应有老师同学帮助啊。老李向我推荐“戴你唱歌”,老张向我推荐廖昌永。

乙:那你向他们推荐什么?

甲:我向他们推荐“谭二拉面”啦、“李二鲜鱼”呀,味道都还不错哦。

乙:你就喜欢“二”,你就知道吃!你属猪啊?!

甲:我不属猪,我属马。

乙:最近老师教了你们什么歌曲?

甲:最近老师教了我们---我唱给你听听就知道了。

乙:那你唱吧。

甲:“天边有一对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山中有一片晨雾,那是你昨夜的柔情。”“条胯幺儿甩,条胯幺儿甩,条胯幺儿甩呀,嗨呀嗬。条胯幺儿甩,条胯幺儿甩,条胯幺儿甩呀嗬,嗨呀嗬。”

乙:你这是一首歌?

甲:我这是两首歌。

乙:我说呢,怎么抒情歌曲中还有纤夫的号子呢!你还参加了什么班?

甲:我还参加了诗词班。

乙:哦,学习唐诗宋词。

甲:古今中外的诗词都有,还有民歌哟。

乙:你喜欢哪些诗词大家?

甲:我喜欢诗仙:“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哈哈哈哈!

乙:嗯,李白曾称自己是“楚狂人”。

甲:我还喜欢诗圣:“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呜呜呜呜……

乙:那时老百姓的生活很是艰辛。嗯,打住打住!你这是屈原《离骚》中的诗句,不是杜甫的诗。

甲:我还喜欢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乙:我更喜欢毛泽东:“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光说不练假把式,也把你写的诗词念来听听?

甲:去年冬天我在公园里散步,看着冬日的景象,诗兴大发,随口吟道:

寒气在漫天里吹吹吹,

芦花在北风中抖抖抖。

落叶在无声中飘飘飘,

我们在公园里走走走。

怎么样?这诗写得有味道吧?!

乙: 嗨,你这叫什么诗啊?这就是个顺口溜!    

甲:那你说这叫什么诗?

乙:这叫“萝卜丝”啊,你吃过萝卜丝吧?!

甲:这么有味道的诗叫“萝卜丝”,你也太糟蹋我这个诗人了!

乙:那就叫“胡萝卜丝”吧,红烧胡萝卜丝也挺有味道的啊。

甲:你可别小瞧这首诗,我这首诗每一句后面都连用三个一样的字,这就有创意,古诗词中还没有吧?

乙:谁说古诗词中没有,张口就来。

甲:那你来一个。

乙:“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甲:嗯,还真有啊。

乙:你那个顺口溜上不了台面,来一首像样点的怎么样?

甲:今年抗战胜利纪念日我写了一首诗,题目就叫《抗战》。现念给你听听?

乙:好,念给大家听听。

甲: “日寇入侵国危难,全民奋起持久战。

英雄辈出感天地,砥柱中流共产党!”

乙:这还差不多。你还参加了什么班?

甲:我还参加了书法班。

乙:你会楷书、行书、隶书、草书、篆书中哪一种书法?

甲:我都会。

乙:吹牛都不打草稿!你楷书写得怎样?

甲:庄峻有法,遒劲端丽!

乙:你行书写得怎样?

甲:龙飞凤舞,潇洒飘逸!

乙:你隶书?

甲:骨气洞达,古拙淳朴!

乙:你篆书?

甲:圆转自如,风姿神趣!

乙:这些都是你的书法?

甲:是我的老师和同学的。

乙:那你会什么书法?

甲:我会草书啊?

乙:你草书写得怎样?

甲:笔落惊风雨,书成泣鬼神!

乙:你草书把鬼神都气哭了,那你写的是什么草书?

甲:狂草!古人云:草字不过格,神仙认不得。我的狂草把好多神仙都气哭了!什么太上老君啦、玉皇大帝呀、王母娘娘啊。他们说:这是引起头痛的最好方法!

乙:妈呀,要看你的狂草只能用照妖镜了!你参加了这么多的班,你家里支持不支持啊?

甲:只要不耽误做家务事,她还是很支持的。

乙:耽误了做家务事呢怎么罚你呀?

甲:罚的方法多了。有一次我练书法忘了拖地了,她罚我练字。

乙:那不刚好吗?

甲:她罚我写十遍“老婆好、老婆好、老婆好”。她刚一离开,我就写“老龚好、老龚好、老龚好”。她过来一看,在我写的“老龚好”后面批了三个大字:“好个……!”

乙:哎,你只说了两个字啊,还有一个字呢?

甲:那个字说出来不文明,不说大家也知道,不说了。

乙:你还参加了什么班?

甲:我还参加了摄影班,我还会PS。

乙:你会风景摄影还是会肖像摄影啦?

甲:我会把肖像摄影放到风景摄影里,张张都是经典。

乙:这么厉害?来来来,给我拍一张。

甲:我没有带照相机,我用手机给你拍一张。来,站好了,中了五百万大奖,笑一个。咔嚓,你看。

乙:哎呀,我脸上这给疤你怎么照得这么清楚呢?

甲:我这相机清晰度高。

乙:那是为专门照我的疤的,都快成特写了。那我这眼睛这么给我照得这么小呢?

甲:那是你六十年前就形成的,与我的技术无关。

乙:哎,唐僧都被你照成猪八戒了!删了删了删了!

甲:我这照得你还不满意呀?猪八戒都被我照成唐僧了,大家说是不是啊?我这手机有自动美化功能哦!

乙:你什么时候参加摄影班的?

甲:啊,我才参加不久。

乙:那你得好好学习学习。听说你们搞摄影的到处去采风?

甲:是啊,到处都有我们搞摄影的风采!

乙:你参加了乒乓球班、合唱团、诗词班、书法班、摄影班,都有五个班了!你还参加了哪些班?

甲:我还参加了舞蹈班、羽毛球班、柔力球班、二胡班、绘画班、京剧班……

乙:我看你是参加了会吹的班!

甲:哦,你这也知道?!我是参加了会吹的高级班!

乙:怪不得你这么能吹!横吹笛子竖吹箫,你吹的是哪一种?

甲:我吹的是葫芦丝。

乙:你吹过哪些曲子?

甲:有《春到草原》《侗乡之夜》《竹林深处》,还有独奏曲《扬鞭催马送粮忙》。

乙:《扬鞭催马送粮忙》是笛子独奏曲,你东扯西拉,把天都吹破了!

作者:田心荣

2018年10月20日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