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白发

时间:2018-12-13 17:06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依兰

突然有个想法,提笔写写白发。

最先知道 “白发”一词还是懵懂时代。我在严父的逼迫下,不得已而读《唐诗三百首》,知道了李白是写白发的高手: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原来白发有个美称叫 “秋霜”,细细品之,悟其道理,白发之所以长达三千丈,只因一个 “愁”字在其中作怪。于是我想千万别无端地犯愁,免得徒增白发惹人笑话。再读诗仙的 《将进酒》: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朝暮之间,青丝成雪,悲从中来,这是何等地悲哀!

时间是无情的, “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大诗人尚且如此感慨,何况我等凡人呢?于是我开始特别关注白发。

先是羡慕。老家有位耄耋老人,众人皆唤其七爷。他像北山愚公一样,“年且九十”了仍精神矍铄,笑声朗朗,健步如飞,那满脸的红润让人一看就知道其身体有多硬朗。最让人称奇的是他那一头银丝,根根倒梳,犹如倒挂的瀑布,晶亮如针,让额前露出一块鲜亮宽阔的空地。就连他的胡子眉毛也都是银光闪闪的。孩提时的我们,总喜欢坐上他的双膝,捋其髭须,摸其银发,七爷总是笑得合不拢嘴,见牙不见眼。后来我看了 《射雕英雄传》 《西游记》等书,开始暗地里戏称他为 “洪七公” “菩提老祖”。羡慕之余,我也常常伏在窗口痴想,要是自己也有那样一头银发该多好啊。 “洪七公”也许真亏有了那一头银丝,他竟活了102岁。

再后来看了梁羽生的 《白发魔女传》,更是羡煞我了:如此美丽的女魔头,白发飘飘,武功盖世,怎一个妙字了得?

其次是敬畏。儿时那种羡慕之情一直延伸到高中时期,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彻底改变了对白发的看法。

那是语文课,课文是 《白毛女》。语文老师 “独具慧眼”,选我演黄世仁,说我特别适合这个角色。可是当剧中的“白毛女”高唱 “老天杀人不眨眼,黄家就是鬼门关”时,那凄厉的控诉痛骂令本就不入戏的我心都碎了。从此我对白发齐腰的 “喜儿”畏而远之,更是后悔自己当了一回 “黄世仁”。

如今闲暇之余和朋友们聊起白发,我会很自然地想起 “白发齐眉”这个成语。这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愿望。对爱情坚贞不渝,我们称之为 “白头偕老”,正像歌中所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能执子之手一起白发齐眉,那定是人生一大幸事。陆放翁在 《钗头凤》中轻吟: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多少遗憾之情溢于词中啊,只是古往今来,多少痴男怨女在爱情面前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爱情悲剧。古有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如今 “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婚恋观扭曲人性,让 “白头偕老”成为了神话。正如李白在 《白头吟》中写道: “相如作赋得黄金,丈夫好新多异心。”在古代,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可谓经典,然而相如亦难免心生二心, “将聘茂陵女”,若不是文君相赠 《白头吟》,差一点就酿成了悲剧。

时光流逝,进入不惑之年后,白发猛增。10岁的儿子经常说:老爸,你头上有很多白发了。我每次闻言总是一惊,有时会戏问:那还有黑的吗?

我想白发的出现除了少数人是一种病变外,更多的人是拜岁月所赐,是一种自然现象,大可不必徒增烦恼。有一首 《白发》的诗歌写得好:明明是先有黑发/再有白发/可是那么多人/往往更在乎白发/对着镜子的满头黑发/没有一点儿冲动/可对着仅有的一根白发/却痴痴发呆。诗歌讲述了一个普通的事实,又暗含庸人自扰的道理。

白发,更多的是岁月流逝的有力见证。岳武穆云: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人生苦短,韶华易逝,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谨记 “白首方悔读书迟”的古训,珍惜时光,踏实做事,有所作为。

最后赋诗一首以飨读者:白发易生莫迟疑,珍惜青春读书时。对待爱情要忠贞,夫妻恩爱发齐眉。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