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潭记

时间:2021-01-09 09:5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邹龙权

曾经追随柳宗元的脚步想象你、走近你。“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青树翠蔓,蒙络摇缀”。“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那精妙的文字,不知让年少的我产生了多少个无边的遐想。我的意象中,那小小的石潭是有奇石异瀑、游鱼深潭、嘉木美竹的,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间美景。定然比瑶池更有仙气,比天池更有灵气,比梅雨潭更加秀气,比骊山汤池更加氤氤氲氲。甚至还有一种猜测,那小小石潭比苏轼笔下的西子湖水俊秀三分,比李白笔下的桃花潭水温情千尺,恰似越剧小花旦轻盈舞动的水袖,又如柳永词中的如梦令、蝶恋花……

曾经追随着柳子厚的文字寻找你、走近你。在故乡的山水寻找过,在大秦岭的千峰万壑中找寻过,在长白山下无数个小石潭边徜徉过,可就是没找到一个你的踪迹。那是一个充满浪漫、理想、纯洁、多彩的梦境,现实中哪里找寻?我只想在你清澈的潭水中化作一条“空游无所依”的小鱼,在你清澈的潭水上空化作一片倒影的白云,在你清澈的潭水边建一个带花园的草庐居住。

我不该走近你,而且是驱车千里,还是在知天命之年。如果不是走近你,你永远在我的梦境里,永远嫣然回眸,永远脱俗超凡,永远晶莹明亮。眼前的现实,你只是愚溪中的一个小河湾,甚至还不是一个环形的石潭,有时还是一湾略带浑浊黑臭的水体。说好的奇石异瀑、游鱼深潭、嘉木美竹呢?我不知柳河东为何把你写的如此美轮美奂,写的那样令人神往。我的梦境碎了一地,碎片都沉在臭水潭里,水里只有几个普通的石头和污泥。西山小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包。钴母潭也是一道无法称之为潭的小河湾。

初闻不知曲中意。

如果不是走近你,怎知柳子之苦。“苍蝇争飞,凤凰已散”。永贞革新八司马皆为人杰,一腔热血而遭贬,尤以柳宗元为甚。柳公携母亲、妻儿、堂弟、表弟等一家老小贬蛮夷之地永州一去十年。期间,母亲病死、屡遭攻击、居无定所、栖身寺庙、草庐避身、水土不服、百病缠身,其悲摧凄凉非常人所能承受,怎一个惨字了得。“穷天下之声,无以舒其哀矣。尽天下之辞,无以传其酷矣”。从32岁到42岁,正是人生干事黄金年华,一代才俊只能在蛮荒之地苦苦度日。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有多少韶华可供流失?京城官僚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之时,而边城小丘草庐“惊风乱占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柳子何苦?人生八苦,苦苦缠身,只有用文字诉至苦之情,于是“下笔绣辞,扬手文飞”。柳子何悲?生于“元龟可羁,河马可绊”的时代,壮志未酬先遭贬。小石潭何幸?见证了一代英才十年至暗时光,为先生带来一丝慰藉,遂由愚溪小潭而名扬天下。

如果不是走近你,怎知柳子之志。先生志在匡济天下。试问抑藩镇、罢官市、惩贪腐、整税收,哪一样不是利国利民?二王八司马相约共兴大唐,可惜天不助英才,顺宗死,宦官盛。永贞革新仅仅6个月便告失败。大唐从此再无早期“租庸调制”、“科举制”那样大手笔改革了,也再无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活力与锐气。八司马命运多舛,大唐再无兴盛气象。帝国从此暮气沉沉,一路跌入藩镇割据、朋党作乱、宦官专政的深渊。“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暗透了,更能看见星光”。永州十年,先生更能接触最底层,更能了解民间疾苦,更能发现社会沉疴。《捕蛇者说》、《罴说》、《封建论》、《天对》、《非国语》,无不闪烁治国理政的智慧光茫,以及对当权者的谆谆劝导。劝农桑、挖水井、办学堂、建庙宇,位卑未敢忘忧国,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独钓寒江,矢志不移。后人诵为柳子,建柳子庙,实在是名至实归。

如果不是走近你,怎知柳子之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行至永州,人生坠至谷底,反而豁达通透了。与和尚成挚友,与农民成酒友,与仕人成文友。把政坛的失意,化为了美丽忧伤的永州八记。“楚天碧”、“山水绿”“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释怀脱俗,与山水相乐。他苦归他苦,他谤归他谤,我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管他冉水愚溪,都是无用之水。管他小丘愚丘都是荒废之丘。居小丘,游溪水,心同愚。“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柳子行到小石潭,已是水穷处,也是云起时。如一片枯叶飘零在小石潭,却化蛹成蝶,开出一片花海,长出一片嘉木、茂林、修竹。小石潭的悄然幽邃,西山丘的特异清幽,冉水的一河三湾,经他指指点点,便别具一格,凝成经典。仕子文人写诗作赋,在他“古文运动”倡导下,不平则鸣,鸣出时代新高度。穷其一生的《柳宗元集》共678篇,在永州迸发激情写有500余篇,奠定其唐宋散文八大家的地位。

心有丘壑为潭,心忧天下为仕。小石潭是柳宗元的景语、情语,非他人所有。偏僻的小石潭成全了柳宗元,流放的柳宗元美丽了小石潭。

江河不废万古流。走近你,才知道小石潭是一个文化符号,是一个仕人的风骨,是一代大家的风范。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