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的记忆

时间:2021-02-06 09:10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小雅

那一天,不是自己醒来的,是被鞭炮声炸醒的。正月初一,天麻麻亮,窗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间隔会有“嗖嗖”的声音向远方飞去,这是钻天猴的响声。钻天猴是一种烟花爆竹。我胆小害怕,很少放钻天猴,喜欢放手摇彩花。大年三十晚上,我和弟弟比赛放手摇彩花,看谁放的时间长,输的给赢的一毛钱。正想着我的抽屉里还藏着几支彩花炮,门外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父亲说,鞭炮声是驱邪迎吉的,寓意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

母亲此刻已经煮好了饺子,又在饺子上浇上一勺粉条白菜肉之类的卤菜,那是大年初一里的美味。饺子里会包进一个硬币,谁吃到就意味着一年有钱花。母亲边忙边喊我和弟弟快起来,说一会儿就有人来拜年了。

穿上母亲缝制的新棉袄,外面套上缝纫店做的新棉袄罩,还有新鞋新袜新裤子,全身上下都暖暖和和的。透过窗棂,外面有雪花在飘。窗玻璃上有好几朵霜花晶莹剔透,我用手抚摸着,看霜花慢慢融化。

父母一起去同事、邻居家拜年了。我看到桌子上摆着几个盘子,里面放着瓜子、花生以及花花绿绿的糖果,腊月二十九就炸好的麻叶。还有一个饼干桶,是刚参加工作的姐姐买的,里面装有麻果、糖角等点心,尊贵的客人来了才会奉献。我偷偷捡了一个糖角品尝,又酥又甜。

陆续有人来家里拜年,不同年龄段的人都有。大家都是挨家挨户到处拜年,平常关系好的又亲近一层,一般关系的则加深感情。爸妈拜年回来了,问了都有谁来过家里,我一一禀报。他们点着头,来过的,若没有去对方家,是一定要回拜的。

我正无所事事,敲门声再次响起。哈,这次是我的几个同学,是东、谢升、陈志和丽颖,不知道谁发起的,拜一家拉上一个同学,然后一起去给老师拜年。我一听,赶紧系上父亲给我买的粉红色兔毛围巾,几个人呼拥着出门了。

外面还在飘着雪花。我们踩着积雪行进,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嘻嘻哈哈说笑着。我们去朱老师家,朱老师家住得远,大约有七八里的路程。有公路和铁路两条线路,铁路近点,于是我们沿着铁路去拜年。大家深一脚浅一脚低头走着,偶尔会有人不小心摔倒,大家一边哄笑一边拉起。铁轨上的雪已经融化了,前方传来火车的鸣笛声。“赶紧靠边,赶紧靠边”,一列蒸汽火车放慢速度迎面驶来,一名瞭望的乘务员朝我们挥手。“是杨叔叔!”“杨叔叔新年好!”车上的人含笑致意。

“到了,朱老师家就住这儿”。我们簇拥到门前,边敲门边呼喊着:“朱老师,我们来给您拜年啦!”门轻轻打开,气质文雅的朱老师探出头,见是我们,让大家在门口铺的垫子上擦擦脚上的雪泥,然后让大家进屋里。

朱老师是上海人,爱人是工程师,有个儿子上幼儿园,她的父亲在美国开公司,据说她准备年后就要去美国了。大家叽叽喳喳说着吉祥话,朱老师端着糖果给每人分一颗。临别在大家转身时,她拉住我的手,笑着塞给我一颗糖。我揣进口袋,回家后打开看,是一颗美国的酒心巧克力。那时候这是稀罕的零食,家里的糖果都是一分钱一颗的水果糖,巧克力我是第一次见,第一次品尝。后来,朱老师去了美国,过年的时候,我偶尔会想起她,她现在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她在美国过得好吗?

多年以后,我在回忆里期待着新年的到来。

作者地址:东风铁路处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