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后的感恩

时间:2018-03-07 15:37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贾斯炜

这所中学是一所初一至高三的完全中学,学校大门以外有左中右三条路,右边的是一条深邃幽暗的小巷。

上世纪九十年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巷里隔三差五有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人反背着书包打量着来往学生。学生们感到不安,反映到了校长那里,引起了校长的高度注意。

校长不动声色地随学生观察起了这个年轻人,发现不像个坏人。有一天,学生都上学了,校长没有进校园,仍然远远地观察着这个年轻人。不一会儿,只见这个年轻人四周看看之后,瑟瑟缩缩地下台阶向校园方向走去。这一举动更引起了校长的注意,就又跟着年轻人来到了学校门口。只见这年轻人规规矩矩地站在学校门口,向校园深处注视了很久,然后转向左边的路上。

“等一下,小伙子。”

年轻人转过头来。

“我是这个学校的校长,想跟你谈谈。”

“校长,我要上班了。”年轻人很是为难。

“在哪儿上班?”

“那个工地上。”年轻人指向学校左边的一个建筑工地。

校长看看这年轻人,虽然脸上、衣服上一层灰尘,但还是掩盖不住眉宇间的清秀:“什么时候有时间?”

“明天中午十二点到两点。”

“好!明天中午我在办公室,我等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大。”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过十分,李大来到了校长办公室,还是那副打扮,只是脸上、衣服上没有灰尘了。“你为什么总是反背书包?”年轻人低下头,没有回答。校长上前,取下年轻人的书包一看,书包的正面全被磨破了。

“在施工队搬砖?”

年轻人拘谨地低着头。

“今年多大了?”

“十六岁。”

“初中毕业了?”

“没有,就读了个小学,然后就来到你们这个城市打工了。”

“说说,为什么天天在巷子里守我们的学生?”

“校长,我不是坏人,只是……”

“只是什么?说吧!”

“好想读书……”年轻人眼噙泪水。

“家是哪里的?”

“西部……”

“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爷爷、奶奶、爸爸、妈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工地工资多少?”

“八十块钱一个月。包吃住。钱每个月按时寄回家……”

“下班后还是在这个办公室找我,有话跟你说……”

当晚六点半,李大来到了校长办公室。

“愿不愿意到我们学校当旁听生?”

这突如其来的喜事把李大给搞懵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来我们学校当旁听生,如果同意……”

李大跪地叩头,校长将他拉了起来:“以后就不要上班了,弟弟妹妹的学费学校按时帮你。这是你的校服。”

这李大也着实肯学,没到半年就学完初一的课程,又用了一年零三个月时间学完了初中课程,一测试,各科均是优秀,然后又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学完了高中的全部课程。此后,师生之间再没有联系。

校长退休的前两年,学校发生了一起重大意外事故,各方调查结果均是校长没有责任,但校长还是觉得自己愧对了家长,愧对了师生,引咎辞职了。

这天校长正在自家院子外面抽闷烟,一辆轿车停在了院门外,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老校长好!”

“您是……”

“传统文化大学党委书记小刘。”

“刘书记请坐!我听说过,这所大学是我们这里的第一所民办大学,也是第一所全免费的大学,听说是今年下半年就要正式开学。不过书记您找我……”

“想请您老人家到学校去看看。”

小刘书记载着校长一路来到传统文化大学,一下车沿途都是欢迎校长就职的标语。

“请问你们的校长是谁?”

“等会儿您就知道了。”刘书记将校长向大礼堂带去,礼堂里走出一个穿着礼服的中年男子。

“这位就是大义公司的董事长,这所大学的投资者。”刘书记介绍道。

董事长快步向前:“校长!”他长跪不起。

校长懵了,上前拉起这位中年男子:“您是……”

“李大呀!校长。二十年前,您的旁听生李大。”

二人相拥良久。校长问:“今天这是?”

“校长和全体教职工及学生代表的首次见面会,请吧校长,大家都在礼堂等着您呢!”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