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水湾的鸭蛋

时间:2019-04-25 11:46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彭坚

泉水湾,是房县西关的“浣纱池”,在西关的正背后,地势比西关老街低得多,有一湾清泉,襟带着一大片绿油油的水田,成群结队的鸭子在水上嬉戏,水边有磨得光光的洗石和众多的浣衣女。可以说,没有泉水湾,就没有一个洁净古香的西关,它是西关人心中最能泛起涟漪的清泉,滋润着西关人,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房县城出西门过西河桥就到了西关,从桥头往西望,由大西关、中西关和小西关组成,蜿蜒三里地的老街,清一色的青石板、鹅卵石铺筑,两侧边渠长年清流悠悠。街上,商铺鳞次栉比,会馆云集,早市景象犹如一幅“清明上河图”。

过了三官台,西行二里地,你能看见一个小桥流水、槌声阵阵的村庄,那就是泉水湾——我记事儿的时候,跟着本家姐姐常去洗衣晾被的地方。“三月三,茅芽尖,洗衣裳跑到泉水湾,早晨洗晚上干,第二天早起直接穿。”大姐教我唱的这首童谣,我至今记得。我还记得,泉水湾的水很清、很甜,冬暖夏凉。那时候,天麻麻亮,星星还在眨巴眼的时候,大西关、中西关、小西关还有城内三关的俊俏媳妇们就挎上一大竹篮子衣裳,成群结队,披星戴月地往泉水湾奔,为的是抢个好位置。洗涮涮,洗涮涮,小媳妇们说着家长里短,嬉笑怒骂,浣洗完毕,不会忘记捧一捧泉水洗个脸,拢一拢头发,抿一抿鬓角,摸出随身带的小镜子上下左右照一照,梳洗一番才上路。那是一幅怎样的图景啊!正如我小时候唱的儿歌一样:“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背小篓,一气背到石榴树,石榴树下一碗油,几个大姐赛梳头,大姐梳个金灿灿,二姐梳个银灿灿,轮到我刮个光光头。”一边唱我就一边想,这个“石榴树”就是泉水湾吧,因为泉水湾有石榴树,树底下有洗衣裳的大姐,有洗完衣裳梳头抹油的大姐。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香油肯定抹不起,可能是自家炼的化猪油?泉水湾的水暖,鸭先知。初春乍暖还寒,肥嘟嘟的鸭子溯流而上,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贪婪地觅食着鱼虾。65岁的雷立元是泉水湾人,祖上几代人都一直住在这里,他告诉我说:“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门前渠沟里的鱼多得很,我爹把门板下了,往渠里一插,竹篮子伸进水里一舀就是半篮子鱼。”

到了插秧的季节,老牛哞哞,牛鞭声声,犁耙水响。作业道上,一群公鸭追着母鸭,一溜儿小跑,找到秧田就哧哧溜溜扎进去,那里,秧鸡叫得正欢。“我爹使两头牛,耙出来的小鱼、小虾、泥鳅在田里乱蹦,鸭子吃的都是好东西啊!”老雷如数家珍。泉水湾的鸭子名气大,清同治四年房县志记载:“鸭产泉水湾者良。湾距西关里许,绕岸百余家,花柳映带,泉眼数十孔,水生细蝦,鸭食易肥,所谓房鸭。”由此可见泉水湾的鸭子福气之大:因为水暖,鸭子长得快,繁殖快;由于吃鱼虾泥鳅,蛋白质摄取得多,蛋就下得勤,个头就大;再一个,泉水鸭属麻鸭,喜群居,农户都放养,鸭子一天到晚从田里窜到地里,从泥里趟到水里,一天到晚在野地里到处跑,食杂多样,都是绿色纯天然食物,产的鸭蛋能不好吃吗?据县志载:“泉水湾年产鸭千余只,蛋约八千斤。”说到这,你要问,泉水湾的鸭蛋有啥特别?差别可大了!先说它个大。比别处的鸭蛋要大一圈,椭圆周正,饱满匀称,卖相好;再说颜色,泉水湾的鸭蛋是青壳,青中泛绿,看到都有胃口,而别处的多灰白壳。这是卖相,里子呢?那叫心儿里红。打到碗里,蛋清透明扯粘丝,蛋黄深红,泛着油光。小孩上了火,大人麻利地冲一碗鸭蛋花,喝下去立竿见影。我多次看到大伯从地里干活回来偷偷摸出一个生鸭蛋,打破,一仰脖就吞下肚,问他,他说喝了“下火”。泉水湾的鸭蛋不仅心儿红,而且质嫩,不论是煮还是腌,鸭蛋清都嫩滑绵柔,入口即化,不像有的鸭蛋,硬梆梆,木渣渣的,所以老幼都喜欢它,它是房县一绝,上了志书的。哪家生了孩子过满月,哪家老人做寿,要是拎上一小竹篮子泉水湾的鸭蛋,盖上几枝天竹叶子上个礼,主人肯定把你拽到上席就座。除此之外,泉水湾鸭蛋还有一个特点是离壳。一般煮熟的鸭蛋,蛋壳和蛋清往往粘连难剥,泉水湾的鸭蛋由于油脂多,蛋壳蛋清游离,一剥就开,利索得很。至于泉水湾鸭蛋的做法,最好的做法是腌。“我记事时屋里养了十几只鸭,下的蛋吃不完,装到窑罐里用盐腌,过端午节时,我妈煮咸鸭蛋都是用水桶装的。”老雷说到这儿时两眼放光。过去哪家人办事,咸鸭蛋是席上少不了的,煮熟的咸鸭蛋用刀一切两半,蛋青质白如玉,而蛋黄那个红啊,红得跟海上的日出一样;那个润啊,大看到蛋油正在从蛋黄里慢慢往外沁,马上都要流了,你恨不得一口把它吞下去,生怕这油溢出来浪费了,你不晓得当年的油有多金贵。

又是一年杨柳春。信步从小西关(过去叫向阳)穿老街,过三官台,进泉水湾,房县县委、县政府年初确立的2019年十件实事之首的“西关印象”项目建设现场塔吊高耸,机器轰鸣,沿街民居改造热火朝天。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几院明清风格的 “大宅门”修葺如故,青石条铺就的天井院,是一个“口”字里套着一个“口”字的“回”字,彰显出名门望族当年人丁的兴旺、门庭的热闹,呼唤着游子和荣光的归来。“西关印象”已呼之欲出,我眼前又长出一条布满青苔、鱼背般光滑的鹅卵石小街,哗哗的清泉从木板房檐下的边渠里淌过,街的那头,一串哒哒的足音响起,那是早起的妇女们奔向泉水湾“赶洗”的身影……泉水湾啊泉水湾,你是房县人心头挥之不去的“西关印象”!你看,泉水湾的水还在,水也还清,哺育着十几万房县县城人,洗位也在,慧泉水业有限公司落户泉水湾,过去的泥巴渠、洗石变成了水泥渠、水泥洗石。如今的泉水湾成了竹林深处人家门前的一条小溪,滋养着美丽乡村。

眼前,几只鸭子在阳光下觅食,一个小媳妇正在溪边浣洗,身影在阳光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望着她的背影,我痴痴地想:不知她家里还有没有泉水湾的咸鸭蛋,我想收藏一枚。

(编辑: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