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意,素心,云水情怀

——试读李君琦先生的《山风水韵》

时间:2019-07-03 16:23 来源:新华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周国军

“群山环葱翠,溪水抱紫薇。”沉浸于李君琦先生的《山风水韵》,我仿佛又一次完成了登临。在四方山巅,花草的波涛汹涌,树木的江河翻滚,眼前正是大好的春天,生机勃勃的十堰像一颗明珠,恰好到了“照破山河万朵”的时候。

君琦先生久在行政单位工作,一颗拳拳初心,恰逢三年脱贫的关键时刻,《山风水韵》既是他的自在山水,更是他的满怀故园。十堰因山而兴、因水而秀、因车而建,长期的工作积累,加上退休后的屡次游历,让他对这方热土有了更深的理解。他情寄山水,思追古今,借用田园诗的安静恬淡,借助词的豪迈与婉约,一曲高山,既是无尽山色、也是民风、民情;一曲流水,既是无穷水韵,也是如水关怀。

词和诗的创作不同,诗我们可以说“写诗”,词一般却叫“填词”。这个“填”字充分说明了词的创作之难,一是所有的词牌都有严格的要求。不同的词牌在总句数、句数,每句的字数、平仄上都有规定,甚至是内容都要和词牌相关。二是要求写词的人对现代和古代汉语都要有所研究。我们不能用现代的汉语填词,最后填出了“四不像”。三是要考虑受众的阅读。古代的词讲究用典,如果用典过多,肯定给读者造成麻烦,如果完全摒弃用典,又少了词的意味。四是要考虑词的与时俱进。既要保持词的基本要求,又要考虑新思想、新方法,甚至是新生事物的融合与融入。所以“填词”是在“鸡蛋上跳舞”。但词又是诗的另一种形式,哪个老百姓不知道几首词呢?用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形式,表达我们的思想和人文情怀不也是文化传播的一个良好途径嘛!特别是在文化积淀丰厚的十堰,君琦先生的选择也是一种好办法。因为在《山风水韵》中,我不仅读出了词的韵味,更读出禅意、素心以及满满的云水情怀。这情怀除了拳拳眷念,更多的是殷殷希冀。君琦先生克服诸多困难,以词的形式为我们解读十堰这方热土,所做的努力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现在的风主要指空气流动的现象,最早的解释是“牝牡相诱谓之风”,更接近于风情的意思。诗词中的风指古风,主要指某地的风俗习惯,民风民情,同时它也是一种文学体裁,有歌、行、吟三种方式。我认为君琦先生的“风”是经过慎重思考的,几个方面的意思兼而有之,既是自然之风,又是风情之风,既是民风民俗,又是“风雅颂”中的行吟唱和。这“风”既是“八百里洞天藏玄,七十二峰和鸣。”(西江月·大岳武当)又是“缤纷四季,无日不春风。”(醉花阴·龙山月季),既是“近看古朴滕王风。”(浣溪沙·武当太和塔),又是“感月吟风唱自然”(沁园春·九龙山)。

而韵的本意是指和谐有节奏的声音,也指风度、气质、情趣。我们经常说神韵、气韵、音韵就是这个意思。其实韵也是一种文体,分为典韵与散韵。而我的理解就是作者将带我们走进自然,让山水自己说话。山是武当山,水是汉江水,包括最终汇入汉江的那些千丝万缕的支流,它们仿佛这方土地的血脉,纵横交错。这水既是“依依之水”(临江仙·龙泉寺)、“悠悠之水” (捣练子令·画湖山水)、“森森之水”( 捣练子令·武当太极湖),又是“清闲之水” (清平乐·双楼门)、“匆匆之水” (鹧鸪天·汉江秋水)。在君琦先生的风韵里,山水天生灵性、自带诗意,包括这方土地衍生的花草树木,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山风水韵》中的禅思。禅是智慧中的智慧。讲究不立文字,明心见性。但是禅的传播却又离不开文字,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对矛盾,实际又是相通的,立不立文字都是形式,最重要的是文字背后的心心相印,心灵契合。君琦先生是深谙此理的,因为抵达山水的最佳途径就是身临其境。君琦先生久居一方沃土,对这方山水的理解自然有他的大智慧。在太极峡是“阴阳相生一二三,天行健道发自然。”(鹧鸪天·秋游太极峡),在九龙瀑是“蹒跚溪水边,是我还是仙。”(生查子·游龙戏溪泉)……沉醉时他问“谁醉,谁醉,心中哪枝红梅?”(调笑令·醉梅),闲步时,他又说“到底是冬还是秋?”(南乡子·闲步鸳鸯洲),所以他才能“沐浴瑶池心入禅,笑看繁花染尘寰。”(浣溪沙·拾级白马山)。应该说正是君琦先生对这方土地见微知著的思考,为十堰这方热土注入了更多的灵性,加之细致入微的观察,大气磅礴的用笔、让我们阅读的时候似曾相识又别有情调,轻松愉悦又心生欢喜。

山风水韵》中的素心。君琦先生在后记中说与诗结缘纯属偶然,但也是必然,我感同身受。因为他的本心就是试图以诗的形式去诠释“仙山、秀水、汽车城”这三张名片,以此馈赠于桑梓、奉献于品览十堰美景的人们。君琦先生对这方土地注入了太多的情感,以致于每到一处都留恋忘返,说“我想赋诗一首”,仅此就足以让我们每个十堰人敬佩不已并心生感激。他的足迹遍及十堰的山山水水,对每一处地名的来历、历史遗迹都了如指掌,《山风水韵》中大大小小的地名超过百处,涉及的典故、传说数不胜数。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在走近十堰,也在引领十堰人、以致于更多的人来走近、走进十堰。真正走进古盐道“沟壑坎坷”(清平乐·浪溪古盐道)的有几人?真正能读出南岩宫“千古奇观”(贺圣朝·武当南岩宫)的又有几人?……先生的高风亮和博大胸怀让人钦佩,根植于脚下的土地,默默耕耘,以致于退休后都无法割舍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山风水韵》是最好的诠释。

《山风水韵》里的云水情怀。诗歌总是离不开云水的,云在天上、山在高处、水在低处,高处着眼,低处着手,就有了《山风水韵》。高处,君琦先生在仰望十堰的明天,那里风起云涌,天高海阔,低处,君琦先生看到了十堰的今天,如今道路纵横,大江奔流。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我们的父老乡亲。君琦先生的云水情怀上接青天,下接黄土,最最牵挂的还是他们。君琦先生要为这片土地歌唱,为父老乡亲们祈祷。在《西江月·大岳武当》中他希望“真武南岩飞升。天尊布道八宫、六朝筑基武当兴,道弘四海德馨。”在《七律·紫霄宫》中他祈祷“仙音袅袅上九重,无量天尊千年同。”在《浪淘沙·子胥湖》中他渴望“青史锦章今重书,宏幅臣篇。”在《水调歌头·游走百龙潭》中他呼吁“玉露洒寰宇,布爱天地间” ……

君琦先生以深厚的文字功底、娴熟的填词技巧、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字斟句琢,用精美、凝练的语句为我们展现了一个自自然然的十堰,一个充满希望与憧憬的十堰,一个大美大爱的十堰,一个《山风水韵》的十堰。

由于水平有限、文笔粗拙,所及肯定挂一漏万。但我想随着阅读的深入,每个人都能读出属于自己的《山风水韵》,我想,这也是先生的初衷!

(编辑:宋梦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