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子沟欠我一个春天

时间:2017-03-20 09:5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阚韶辉

作者为竹溪人,现居温州

画屏山向北面的蒋家堰镇,低低地探出褐黄色的右臂,从东边护住左溪坝。臂弯之间,藏着一个丘壑相间的猫子沟。猫子沟躲在城镇化的蒋家堰镇的偏僻一隅。在蒋家堰镇,猫子沟是最早迎接朝阳和最早响应春天的山村。

三月的猫子沟,响应春天最迫切的,是随处可见的扬粉招蝶的菜花。它们是春天为起伏的黄土坡,涂抹的一层粉底。沟底的各个池塘里,荷清香溢远的精魂,还沉睡在水下泥底,现在的表情,依然是冷清的,没有一丝波纹,没有一点响动,只在山坳里闪着静谧的幽光,潜心滋润着黄色的丘壑。猫子沟沧桑的脸,因此增添了润润的水分。坡地里、梯田上的油菜、麦子和菜畦,一圈一圈的淡绿,间隔着一块一块的粉黄,委婉而执着地缠绕在南边画屏山的山脚。那是猫子沟系在身上的彩色丝巾吧。

只有高高的白杨树,枝叶还是光秃秃的,还没有被春风暖过神来。好在热爱生活的喜鹊们,从白杨树枝桠上的大巢里,整日飞进飞出,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这让树下粉墙黛瓦里的人家感到欣喜,早晚便有炊烟升起来,带着饭菜的香,顺着白杨树梢,飘散开来,温暖猫子沟冷寂的空气。你走在空气清新、人迹寥寥的乡路上,不期然打个喷嚏,油然想到:不错,打工的人走了,留守村里的人生活还在有滋有味地继续。此时,路边白杨树上的喜鹊,意会到了路人的心思,赶紧呼应几声:嘎嘎……

真正打破猫子沟的冷寂,让猫子沟焕发活力并热情起来的,是樱桃树们。初春的猫子沟,最美的风景是樱桃花。这边坎下路边一株,那边池塘边一株,池塘上人家屋前也有一两株,数株樱桃树在阳历三月初的光景里,争着开花了。远看,几团繁密的带着霞光雾气的花树,恍然是猫子沟燃放的粉白色大烟花。放眼看去,更多樱桃树绽放的烟花,把猫子沟烘托得如梦如幻……

我懂得猫子沟樱桃花的心思。樱桃树是一种有归属的树,各属于猫子沟的一户人家。初春的猫子沟,人迹杳然。但樱桃树们没有一丝寂然的表情,它们都透着一股子安然、亲热和喜气。你一看就知道它们是那一户人家的树。哪怕那户人家的大门常常关闭,进出只有老人或妇幼,樱桃花依然如期绽放,让人不敢小觑这户人家乃至整个猫子沟的生机。它们的绽放,是一种召唤,也是一种展现,更是一种守望。

猫子沟的樱桃树没有一排排的,也没有集中在一个园子里的。它们依着地势,挨着人家,四处散落,与菜花争春。院边地头,房前屋后,墙外路边,这里一株银树怒放,那里一丛繁花竞秀;这里一片朝霞白光,那里一团白云透红。最美的那株樱桃花树,树下坐着一位安详的穿红衣的母亲,怀抱一个小孩,木椅边依偎一条小狗。树映暖阳,花影照人,人面与花色融出无限的温馨。而我的母亲不知何时散步到了树下,对坐着的妇人,脆声道:哦,你在这里啊……

樱桃树的枝干并不像白杨树那样,昂扬向上,而是低调地压下自己的腰身,然后尽量伸展开,以承受更多的春光,开出更多的花、结出更繁的果。成熟的樱桃,一颗一颗,呈现晶莹剔透的红,入口是一种饱满、甜润、嫩脆的鲜美。然而,樱桃的花期和挂果时间,都很短暂,跟一切美好的事物一样,稍纵即逝。

于是,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我总是错过在家乡吃樱桃的季节,错过无数个猫子沟的春天……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曹婧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