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条垭古树

时间:2017-06-14 15:42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 阎勇

葛条垭位于原均州府六里坪庙湾村泰山庙西边的山梁上,这里自古是官道驿站。出葛条垭向西南,沿泗河而上可到房陵、上庸乃至川陕。葛条垭山梁之上尽是裸露的岩石,植被矮小稀疏,甚至寸草不生,但是山梁路口处的岩石上却突兀地生长着七十二棵参天古柏。古柏生长在规则的圆圈内,古树的周围生长着碗口粗的葛藤,有的缠绕在古柏树上,有的相互缠绕,形成一道天然屏障,像是忠诚的卫士守护着古树翠柏。相传,这些古柏树是孔圣人周游列国在此歇脚时所植。

明朝洪武年间,葛条垭有一个财主叫夏仁义,此人思路活络,精明能干,靠着勤奋耐劳攒聚下百余亩田产,家境殷实。因攒财不易,为人吝啬小气,加上其身材短小,故人送外号:夏矮子。夏矮子有个女儿名叫夏小嫣,天资聪颖,心地善良,多愁善感。夏矮子把这个宝贝女儿视为掌上明珠。为使女儿将来嫁入豪门大户,夏矮子将女儿自小就送到距葛条垭六七里路远的山下泰山庙学堂读书,并把来回护送小姐的任务交给了放牛娃黄连。

其实,这个放牛娃黄连也是出生于京城的官宦之家,其父官居内阁大学士,性情刚直不阿,黄连五岁时其父因直谏冒犯皇帝天威被推出午门斩首,家产被查抄,小黄连和母亲一道被官府发配数千里来到武当山下,其母经不住接连打击,一病不起,不久就病逝。黄连六岁起就给夏矮子家放牛砍柴,繁重的体力劳动使黄连练出了小牛犊般的身板,但是他仍旧时不时脱口而出原来父亲念叨的之乎者也和母亲教的唐诗宋词。自从领受了护送小姐的任务后,小黄连更加勤快,巴望着能借此机会学点文化。他每天早早把小姐送到泰山庙学堂,然后去放牛砍柴,抓紧干完杂活,然后到学堂接回小姐。黄连比夏小嫣大两岁,两人自幼朝夕相处,两小无猜,小嫣也没把黄连当外人,她知道黄连喜爱读书学习,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把当天所学内容讲给黄连听,如果时间尚早,二人就爬上路边葛条垭古柏树外面的葛条藤上,夏小嫣复述着学过的圣人书,黄连边记边跳下葛藤,用树枝在地上默写听到的内容。虽然黄连没有在学堂里真正读过一天书,但是凭着幼年父母的知识熏陶,凭着自己的天资和小嫣不停的辅导,他与小嫣教学相长,齐头并进,竟然不相上下。黄连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深深打动了小嫣的心,她瞒着父母处处事事给黄连以照顾和方便。

几年过去了,黄连和小嫣在朝夕相伴中感情日益深厚,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都把对方视为此生的伴侣。黄连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博取功名,迎娶小嫣。还是在那古柏树旁的葛藤架上,小嫣吟诵着 《诗经·卫风·氓》:“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说着说着泪流满面。黄连信誓旦旦地说:“我决不会辜负你!”

对女儿和长工黄连的的反常举动,夏矮子和老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生怕女儿与那长工小子生出是非,闹得夏家在这均州府的地界上抬不起头来。于是夏矮子一方面提醒黄连不要异想天开,谨守本分;一方面急忙托媒人行走于均州府里的大户人家。最后在媒婆的撮合下,夏矮子做主,把女儿许配给均州城大户人家饶三世的二儿子,并约定来年正月十六过门成亲。

自从饶家来人下了聘礼、定了亲,夏小嫣终日愁容不展,以泪洗面,多次向父母表示宁为贫家女不做富家媳,宁可嫁与长工佃户或当老姑娘终身不嫁,也不愿去饶家,但是都被父母痛斥骂回。那黄连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却束手无策,最后还是鼓足勇气找到东家,表示要娶小嫣为妻,被东家骂了个狗血淋头。来年正月初十下午,山民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之中,小嫣与黄连来到路边柏树下,两人抱头痛哭,哭人生路难行,哭命运之不公。二人爬上葛条藤指天盟誓:

今生不能结连理,阴曹地府亦相聚;生离死别平常事,灵犀化蝶情依依;两情相悦朝朝暮,白头偕老寻寻觅;葛条古木常作证,山盟海誓许佳期。

二人说罢,就在古老粗大的葛藤上双双上吊而亡。黄昏时分,天降下了鹅毛大雪,这大雪整整下了九天九夜,整个葛条垭山梁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与山下断了讯息。正月十六前来接亲的花轿被挡在泰山庙,待冰雪融化,接亲的人抬着花轿蹒跚上山时,葛条垭的古树旁添了两座新坟。

那年春天,在葛条垭路旁的古柏树林里,也就是小嫣和黄连殉情自尽的地方长出了两棵树苗。这树苗茁壮成长,很快长成了一人多高。山民们对此大惑不解,一来密植的古柏树林里竟然长出不同的树来,说明这种树有着非同一般的旺盛的生命力,二来这种树苗竟然没有一个山民认识。还是一个从武当山出来云游的老道看出端倪,慨叹道:这是楷树也叫黄连树,是圣人之树,世间稀有,一般只有单株,雌雄相伴相生更是少见,此二株雌雄黄连树将见证世间情为何物!

从那以后,葛条垭的山民但凡嫁姑娘娶媳妇都要来此许愿祭拜。年复一年,古柏树林中的两株黄连树见证了葛条垭所有年轻人迎亲、出嫁的队伍。传说因为有了这两棵黄连树的见证,葛条垭山梁上年轻人娶回来的媳妇、嫁出去的姑娘与夫婿和公婆都会和谐相处、白头偕老,数百年来莫不如此。

现在,葛条垭的山路修成了村村通的水泥路,只是相传是孔圣人亲植的古柏已所剩无几,那围绕着柏树的千年古藤也早已枯死,但是两棵黄连树依然生长在柏树中间,单株黄连树就得二人合抱,树冠早已高出古柏,每年落下的种子就有数百斤。长久以来人们感觉到古柏树和黄连树的神奇,冥冥中感到古树的护佑,但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清末民初有大户人家出资在此修了一土地庙,破四旧时被拆除。四年前,当地人在此复建一个小土地庙,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殊不知,到此祈求爱情和婚姻美满可能才是最灵验的。

(编辑:曹婧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那时的夏天

    2017-06-14 15:42

  • 插秧时节

    2017-06-14 15:41

  • 我的高考琐忆

    1977年冬,恢复高考时,我正读初二,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老师,时年24岁,正一边教我们,一边备战高考,我姐姐,1975年高中毕业的回乡知识青年,村小民办教师,那年19岁,也在复习备考。

    2017-06-05 17:12

  • 高三复读的那些日子

    又是一年高中毕业时,我翻看曾经的相册,触摸着那一张张熟悉而青涩的脸庞,想起了我的青葱岁月。站在人生的远处,回过头来端详曾经走过的路,忽然觉得,那歪歪扭扭、深浅不一的脚印,为我们的人生奠定了基础,不免心存感激,甚至是敬畏。

    2017-06-05 17:11

  • 感恩,1977

    多少的年份是大家的,与我小小的有关,而1977这个年份则是我的或曰我们这一代人的吉祥年、幸运年、福星年,堪称我的生诞之年!感恩,难忘,拥抱,永远庆祝!40年了,依然神圣,每至带七的年份,我都奉如神明,心里为佛点炷香!

    2017-06-05 17:11

  • 爱的端午

    在我们生活的小城里,端午节算是一年里比较重大的节日了。楚地人民对屈原的感情是深厚的,刚到五月,大家就开始惦记端午节。每年这个时候,商店里早早地就开始卖艾叶、菖蒲和粽子,各家各户都在门前悬挂上了艾叶和菖蒲,街上四处飘着粽子的香味。

    2017-05-27 10:08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