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移民外迁那一幕

时间:2017-08-11 08:51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我们搬离丹江口库区的陈家河老家那一幕,我至今难忘。随着年纪渐大,那离别时的情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丰满,历久而弥新。

一九六八年秋,丹江口水库的水涨到村头碾道的下边,离我们房屋不到一百米,那叫“以水撵人”!

船早早停靠在岸边,只等我们全家老少上去。那年我十二岁,不懂离愁。虽然也知道这次“出门”跟过去不一样,是再也回不来的“出远门”,心里头还是有些新鲜兴奋。

天气有些阴沉,气氛显得沉重。移民干部前后陪着小心,生怕几个月苦口婆心的成果,在这个时候有什么闪失。人们一步三回头,老屋早已搬空,连稻场边的磨刀石,猪槽都搬走了,牛猪狗猫,一样也没剩下。有人还提前把老家坟头,床前的土挖一些,用布包好带上,想念老家的时候,好看一看,闻一闻,拜一拜。我的堂兄二哥,比我大月份,懂事早,他把大樱桃树下的一棵小樱桃苗带土挖起来,用布包着树蔸,要带着一起到那遥远而未知的地方去!大人们看到十二岁孩子的举动,不知道说什么好。

尽管什么都带走了,尽管什么都没留下,在爷爷奶奶他们的心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带走,什么都留下了。爷爷那年七十四岁,奶奶比爷大一岁。那土地山林里洒遍了他们的汗水,那草木庄稼滋养了他们七十多年,那一切映入眼帘的东西都带有深入骨髓的情感。宗族家人,儿女亲戚,多数还在原地,有的还等待着后靠内安。这犹如生命脐带的祖祖辈辈的根脉,一点一滴都带不走!

大家站到了船上,不约而同的回望,岸上送行的亲人门深情地望着船上,就这么对望着!船看着要离岸,陈邦青三爷忽然一步跨到船上。这举动很突然,移民干部一时不知所措,气氛凝固起来。只见他一把紧紧攒住我爷的手,久久说了一句:“大哥,我们老弟兄这辈子还能见面么?”眼泪随着奔涌出来。爷爷一手与他拉着,一手拍了拍老弟的肩膀,眼睛抬起望着天,不让眼里充盈的老泪望下滴。他什么话都没说!

此情此景,船上船下,哭声四起。船还是缓缓开了,渐渐的把岸上和船上连成了一片的哭声,慢慢地撕开,撕开!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朗诵诗】人造大江,源头是十堰

    2017-08-08 13:38

  • 馥郁栀子香

    2017-07-21 11:32

  • 难忘碗儿糕

    2017-07-21 11:31

  • 别样的乡村

    夕阳在西天欲去还留之际,归巢的倦鸟与荷锄的汉子,一起拉开夏夜的序幕。汉子们裸着上身,扛着锄头,从田间地头齐聚河畔。他们席地而坐,麻利地从裤袋里掏出老烟袋,或者撕半张旧书页夹点烟丝自卷香烟,在烟雾缭绕中吹着清凉的晚风,听着归鸟的歌唱,唠着农事的沧桑。

    2017-07-21 11:30

  • 怀念父亲

    2017-07-21 11:30

  • 厉害了,我的城

    2017-07-21 11:18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