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团年

时间:2021-01-30 09:2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老芨

作者简介:老芨,本名江达。竹山县人。生于1942年6月。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发表长篇小说、诗集、散文随笔、报告文学等13部,计495万字。

我们是黄州人,按老规矩,是半夜团年。正所谓“鸡不叫,狗不咬,半夜团年黄州佬”。在老家时,我们就一直这样。可是到了十堰,就不得不改变了。

老祖宗也真是,半夜团年有那么多的弊端,还要不遗余力地传承下来。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没法儿坚持下去了。

那时候孩子们都小,半夜三更正是他们睡得酣畅香甜、美梦悠悠的时候,而我们大人却要叫着嚷着把他们从温暖的被窝里拽起来,等他们极不情愿地坐到团年的大方桌上时,眼睛还没睁开呢。

你想,我们经历了一个很漫长的物资生活极度贫乏的时代,平时都见不着的好东西,鸡呀,蛋呀,肉呀……舍个胆子,不去想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一骨碌都端到团年的桌子上,而孩子们却没有胃口,还没有醒过来哩,这时,当父母的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涌上心头。

现在日子好过了,物资也极大地丰富了,平时随随便便吃的,也比当年过年好得多,正所谓“天天在过年”。同时,人们也不愿再为吃东西起五更睡半夜地折腾了,消消停停地来吧,放在中午团年,晚上团年,都是一回事。而我们家现在改成了中午团年——和国际接轨也还得一个过程啊,再说,我也不知道“国际的轨”是个什么样,真是没法儿“接”啊!

过年这阶段,我发现了一个规律,越是家里忙的时候,我越清闲。老伴余先生忙她的,我不闻不问;如果她心理不平衡,烦我不做事,我就尽量让她眼不见心不烦——我关起门来,呆在书房里,打开电脑,让《似是故人来》、《云水禅心》的音符恣意流淌,像潮水一样将我淹没……

团年之前,余先生说,要把老幺买的那些东西挂起来。我说别挂了!

她说,孩子们好心好意买的东西,为什么不让挂呢,大过年的?

我说,这东西一挂,来客还以为走错门了哩。

她问,咋走错门啦?我说,别人还以为我们家是农家乐啊!余先生听了很不乐意。此刻我心里明白,如果放在平时,她一定会奋不顾身地和我吵一架,可是今天是大年三十,为了安定团结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大局,我们尊敬的余先生忍了!“忍”字头上一把刀啊!这是多么不容易呀!

团年后,孩子们把对联贴了,把“福”字贴了,还把老幺夫妇买的“鱼”也挂了!今天是大年三十,为了安定团结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大局,我也忍了!“忍”字头上一把刀啊!我也不容易呀!

对联是二孙女佳佳写的。我说过我讨厌写对联和贴对联。这就像一个人因为某种食物吃坏了肠胃一样,落下了这个病根,再也见不得这个东西了。可是这是佳佳写的,我应该鼓励她才是。那就贴吧!

——我又一次让步。这是对生活的让步,也是向生活低头,下一步就是向生活投降啦!

此刻,我们家年已团罢,喧嚣已过,外边的炮声却还正浓。而我“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在音乐声中,我一边回复汹涌而来的短信,一边让《云水禅心》洗尽我内心的浮尘……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