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浓的年味,是有父亲在

时间:2021-01-30 09:2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李冬梅

小孩子是最盼望过年的,有新衣服穿,又有压岁钱拿,还不用写作业。而成年人,对年味的感觉越来越淡。也许是年岁渐长,自己要忙碌年,就特别怀念小时候,在父母身边过年的味道。

我参加工作以前,父亲在近郊的一个研究所工作,我们全家也住在那里。近郊山上有草,每到年初,父亲就会买来一只小羊和一头猪崽养起来。又在农户家买些劣质的粮食做饲料,进了腊月,羊和猪长大养肥,就请人来杀了过年。那个时候,物质匮乏,条件没有现在好。我们姐弟三个都在上学,按说日子应该过得很拮据。可是,因为父亲精打细算,我们不仅可以好好过个年,年后余下的油和肉还可以吃一整年。

过了小年,我和弟弟的寒假作业做了大半,父亲就开始给我们安排活干。因为母亲上班的单位离家很远,每天早出晚归,中午也不回家,家务活都是父亲做。过年一应事物也都由父亲做准备,厨房里常常是父亲忙碌的身影。父亲安排我们把萝卜、白菜、藕、菠菜、葱姜蒜都洗干净,一筐一筐地放在窗子上晾干水分。另外一个最重要的任务是剪蚕豆,腊月二十八要炸锅,除了炸油条、麻叶、花生、鱼之外,就是炸兰花豆。

父亲炸的兰花豆好看又好吃,是我家必不可少的一道菜。不过,需要提前把蚕豆用水泡涨,沥干水分,然后用剪刀把蚕豆剪成十字。剪开的十字经热油一炸,如盛开的花一样好看,在上面撒上少许盐。金黄金黄的兰花豆,放在嘴里一嚼,又香又酥又脆。我们做零食,父亲做下酒菜,平时家里来了客人也是一道现成菜。油炸的兰花豆可以放很久,所以腊月二十前后,父亲用洗衣服的木盆泡上一大盆子蚕豆,我和弟弟通常要剪好几天才能剪完。

除了炸锅,另一个过年必备的就是蒸菜。蒸排骨、蒸鸡子、蒸猪肉、蒸羊肉、蒸豆腐、蒸八宝饭,用一口大钢精锅,双层的,架在煤炉子上,几乎要蒸一天一夜。来客人了,在炉子上一热就能上桌。

大年三十晚上,吃了年夜饭,全家人就坐在一起看电视。一边看着电视,母亲一边交代我们把新衣服找出来,需要缝扣子的赶紧替我们缝好。我们快要睡觉时,父亲已经在茶几上摆好糖果瓜子,弟弟伸手去抓糖果,父亲会训斥一声,明早起来了再吃。正月初一早上起来,母亲会摆个小凳子,叫我们姐弟三人轮流跪在上面给父亲磕头拜年。给父亲拜了年,父亲会给我们每人一块钱压岁钱,我们就高高兴兴去吃饺子。

初一这天,父母要在家里守财,等人来拜年。我们小孩子是可以出去拜年的。先给左邻右舍拜年,到了初二初三,父亲就打发我和弟弟到亲戚家拜年。有压岁钱拿,我们都很乐意跑腿。那时候压岁钱很少,父母也不管,都是我们自己攒着零花。过了初五,街上有玩灯的耍龙的,父母就用自行车带着我们去看。父亲骑车带着我和弟弟,弟弟坐在前面横杠上,我坐在后面。母亲骑车带着姐姐,一家人去看灯。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一眨眼,我们就长大了。成家后,只能每年大年初二回家给父母拜年,品尝父亲准备的年味。有一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我在单位加班,父亲叫弟弟给我送来排骨汤和灶饼。我说这么麻烦,还不如等我下了班回去吃。父亲说,闺女出嫁了就不能在娘家过年。我嗔怪父亲是个老封建,出嫁了也是你的孩子,怎么就不能在家过年了?

今年大年初二,我们回娘家去拜年的时候,弟弟和弟媳带着孩子回了弟媳娘家。进门见母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我放下东西就到厨房里,母亲忙跟在后面说,我已经把菜都洗好切好,你们自己炒吧。

母亲的话,让我瞬间停下脚步。扭头望望空无一人的厨房,顿时,有液体涌出,温热了脸颊。厨房里,再也没有了父亲那忙碌的身影。怕母亲看见,我忙走向阳台,边答应母亲,边悄悄擦掉泪水,然后在心底默默地说:“爸,过年好!”

原来,最浓的年味,是有父亲在。

作者地址:郧阳区文联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